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67章 高贵的血统,神术的来由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指着地图上的瓦剌方向说道:把秃孛罗和太平看到自己的心腹大患马哈木败亡,此时正该是内部争夺权力的时候,可阿鲁台的虎视眈眈,却会让他们携手御敌,由此看来,阿鲁台不懂谋略。

    王贺笑道:兴和伯此言大为有理,不懂天时地利人和,蛮夷就是蛮夷,好日子长不了。

    从古至今,汉人最骄傲的就是自己再糜烂,可终究是‘胡人无百年运’。

    这种阿q精神方醒不是很感冒,他点点头继续说道:等灭了那股敌军之后,王大人记得把消息放出去,就说我方某人到了!

    好!

    这声音有些突兀,众人一看,就看到杨福宏一脸嫌弃的看着梁顺。

    梁顺涨红着脸道:伯爷恕罪,下官一时心中激荡,情不自禁了。

    方醒微微一笑道:两军对垒,信心很重要,不过我料定阿鲁台得知消息之后,肯定会嗤之以鼻,并继续攻打瓦剌。

    方醒所部不过两千多人,进取不足,只能防御,这个道理阿鲁台肯定是懂的。

    阿鲁台一战被陛下打断了脊梁骨,此后必然不敢正视我大明。

    王焕有些迷惑道:伯爷,那咱们何不如静观其变呢?

    方醒说道:为了让阿鲁台和瓦剌打的更精彩些,咱们就先剁掉他的一根手指头,让他知道,只有统合了蒙元,他才有机会挑战大明!

    王焕觉得不大对头,不过此事不是他所能置喙的。

    方醒最后说道:准备吧,斥候判定敌军的位置之后,我们就出发!

    要打仗了啊!

    众将都心潮澎湃的出了大堂。

    杨福宏堆笑走在王焕的身边问道:大人,咱们也要去吗?

    王焕还在想着方醒刚才的分析,闻言就随口说道:不一定,兴和伯兴许会让咱们留守兴和堡。

    杨福宏闻言松了一口气:虽然兴和伯战绩赫赫,可那是阿鲁台的精锐呢,而且还是冬日进军,弄不好啊

    梁顺盯着杨福宏,看的他讪讪的,然后说道:敌军就在眼皮子底下,若是不打,哪天咱们被人摸了都不知道。

    杨福宏道:有斥候呢,哪有那么容易被人摸进来的。再说了,兴和伯的封号就在咱们这里,那肯定是不能丢的,否则他还怎么叫兴和伯?

    王焕喝道:闭嘴!

    这时方五带着一个全身都蒙在黑袍里的人走了过来,连脸都看不到。

    啧啧!这是谁?杨福宏舔舔嘴唇道:大人,看体型有些像是女人呢!难道兴和伯还嘿嘿!

    方五带着这人进了大堂,然后禀告道:老爷,此人自称有蒙元皇室的血统。

    方醒闻言就说道:先去把监军叫来。

    等王贺来了之后,看到这个黑袍蒙元人,就问道:兴和伯,难道是有人投献?

    方醒摇摇头,只想请监军来做个见证。

    揭开吧,让我看看这蒙元皇室是什么脸嘴!

    王贺一听就懵了,呐呐的道:蒙元皇室?不会吧

    那黑衣人缓缓把头顶上的黑布取下来,一头刚洗过的秀发看着黑乌乌的。

    单眼皮,有些蒜头鼻,脸蛋红黑,嘴巴呃居然略微有些地包天!

    特么的!是谁说贵族女人都是美女的?

    出来,老子打死你!

    前世电视小说看到那些异族贵族小姐都是美女的方醒郁闷了,他本想看看异族风情,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个长的那么有‘特点’的女人。

    问着她。

    方醒大失所望。

    通译问了话就说道:伯爷,她说自己身负高贵的血脉,只要大明给予帮助,她将会臣服于大明,永世不悔。

    高贵的血脉?

    可笑!

    方醒不屑的道:没有谁的血脉高人一等,当年的蒙元人也曾经是底层,此人无用!不过问问她达额的消息。

    女人听到达额这个名字后明显的一愣,然后一脸不屑的说着。

    方醒微微闭眼,静静的等待着。

    那个幻术真是无懈可击啊!

    难道真有什么妖怪?

    半晌后,通译说道:伯爷,此人说达额学到了些神术的皮毛,就被阿鲁台奉为高人。可这只是当年蒙元鼎盛时一位神人传下来的神术,后来渐渐就不可闻,达额和那位神人相比,就和幼儿般的可笑。

    有趣!

    方醒挥挥手,让人带走了这个女人。

    王贺都听傻了,等女人一走就问道:兴和伯,可是那个会幻术的达额?

    方醒点点头道:我觉着当年的蒙元人除去武功之外,还有些运气,不知道和那位神人有没有关系。

    王贺看看门外,小声的道:兴和伯哎!此事既然过了就别再提,否则那些文官武勋会喷死你!

    自从上次报信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更亲近了,方醒笑道:我知道,我自己也不愿意看到陛下沉迷于鬼神之事中。

    王贺脸色一肃,伸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道:那这个女人干脆就灭了?

    方醒失笑道: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什么皇室血统!蛮夷的也能叫皇室?沐猴而冠!无需如此,让王焕发配给军士为妻为妾都行。

    王贺担心的道:若是被人捅出去,那些文官怕是不肯罢休啊!毕竟那是皇室。

    狗屁的皇室,那些文官不过是觉得逾越罢了,把她许配给军士,谁敢说逾越?那老子非得抽他不可!

    说到这个,方醒想起了一个人,就问道:那位驸马呢?

    王贺扁嘴道:赵辉已经没了。

    赵辉比较倒霉,朱棣深恨他辜负了自己的妹妹,所以这一路上都没好果子吃。

    等到了兴和之后,赵辉差不多只剩下了半条命。

    这人还想着修他的道,说是此处空灵,他的道肯定能大成,结果修一修的,有天晚上就修没了,硬邦邦的死在床上。

    方醒和王贺两人面色古怪,最后都摇摇头,算是了结了此事。

    不过方醒还是写了份奏折,顺便把最近的事做了个交代,让人马上送出去。

    现在一切就绪,就等着斥候回报,然后方醒将会斩断阿鲁台伸出来的触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