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58章 悲惨世界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锦衣卫的刑房里,十多个犯官被捆在长凳上。

    今日人到的比较齐整,纪纲的心腹全都在此。

    看着这些身上血肉模糊的犯官,在场的人没谁变色,早就习以为常了。

    纪纲就坐在一盆炭火的边上,笑吟吟的道:这批人交代了,咱们也算是立了一功,来人,把酒菜拿进来。

    酒菜流水般的被送进来,其中一道菜是火锅,可小碳炉的火力却不够。

    纪纲笑道:天气渐渐的冷了,热乎乎的才好,弄点油来把它烧开。

    庄敬急匆匆的道:那就弄点猛火油来。

    猛火油是战略物资,可锦衣卫不缺。

    一个大木桶被个瘦小的锦衣卫提了进来,他低着头,拿个勺子舀了一小点猛火油,顺手就倒进了碳炉中,顿时黑烟冒起,火焰猛地一炽。

    庞瑛笑道:这猛火油倒是不错,就是烟大了些,味道大了些,燃起来就很难扑灭。

    纪纲压压手道: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来,都坐下,咱们兄弟好好的喝一杯。

    大家坐下后,王谦讶然道:大人,这是第一鲜的菜?

    纪纲点头,咱们吃一顿,那方醒也富不起来,来,喝酒!

    秋季的夕阳很美,感觉金黄金黄的,照在飞檐上,就像是在上面种了一片即将收获的水稻。

    可方醒的心情却不美。

    太孙府中,一个身高只到方醒肋下,穿着一身破旧,而且明显肥大战袄的孩子正茫然的跪在地上。

    方醒进去看到这个场景就问道:这是谁?

    朱瞻基没在,杜谦说道:这是颍州卫的一名军士。

    颍州卫的军士?

    方醒一把拎起这个看着最多七八岁的孩子,问道:谁让你去当兵的?

    这孩子茫然的道:大人,小的家里没人了。

    方醒抬头,正好看到朱瞻基进来。

    朱瞻基摆摆手,等坐下后才叹息道:这孩子的父亲和叔父一个战死在草原,一个战死在交趾,按照军律,那些人就去他家勾选,可家里就剩下了一个七十岁的祖父和他,最后就把他给勾走了。

    方醒心中一震,摸摸这孩子的头顶问道:你叫啥名字?

    这位可能是大明年龄最小的军士呐呐的道:大人,小的叫岳保国。

    这人的父辈必然不是目不识丁,方醒心中的怒火在四处冲撞着。

    祖父还在吗?

    岳保国道:还在。

    朱瞻基说道:此次清查卫所,他的祖父岳兴滨得知此事,就写了信给兵部。

    方醒心中悲凉的道:兵部咋说?

    朱瞻基摇摇头道:金大人很同情,已经上书皇爷爷,要给他家除籍。

    大明的军户制度,一旦你被勾选中,只要是死亡或是无法执行军役,军方的人马上就会和地方官府联系,继续勾选你家里的男丁补充。

    而且这个规矩之严,除去贿赂和逃亡之外,几乎无法避免。

    方醒苦笑道:大明的军士除非做到兵部尚书,否则就不能除籍,这还得看陛下是否法外通融。

    我要上奏折!

    朱棣接到了金忠的奏折,看完后面沉如水。

    陛下,有兴和伯的奏折进上。

    大太监小心翼翼的把奏折奉上。

    朱棣随手接过。

    其人一家二丁皆为国捐躯,此非忠良焉?然忠良之后却零落至此,岂不让人心寒?陛下,此后可还有人愿意为国效命否?

    混账!

    朱棣把奏折扔出去,起身在上面转圈。

    联想起方醒上次的奏折,其目的昭然若揭:改变勾选制!

    朱棣有些恼火,不,应该说是羞怒!

    此事要是传出去,那些百姓就会视勾军为畏途,到时候到哪找兵源去?

    令瞻基把这事处理了。

    朱棣深知变革不易,在北方草原上依然存在大敌的情况下,关于军制的改革必须要谨慎,否则一旦出现反复,大明就危险了。

    竖子无知!

    陛下说了,竖子无知!

    黄俨得意的走了,杜谦殷勤的把他送出去,留下了方醒和朱瞻基。

    朱瞻基尴尬的道:德华兄,这岳保国就安置在书院里吧?

    既然是忠良之后,理当得到优待。

    方醒点头答应,然后无奈的道:军制改革必然要谨慎,这个道理我懂,可谨慎是一回事,没动静又是一回事,大家都拖着,等拖几十年,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积重难返!

    朱瞻基看到杜谦回来了,就干咳一声打断了方醒的话,说道:我这就派人去接他的祖父过来,德华兄,这孩子你就带回去吧。

    于是方醒在回程时就多了一条小尾巴。

    到了书院,方醒叫来马苏,介绍道:他叫岳保国,此后就是书院的弟子了,你且安排人照顾他,等他祖父到了之后再说。

    岳保国回身看着方醒,那眼中都是惊恐。

    大人

    稚嫩的声音让方醒有些伤感,他说道:在这里别叫什么大人,叫山长。

    山长。

    岳保国扯扯已经把手完全套住的袖子,怯怯的道:大山长,小的会干活,刷马打草喂食都会,还会洗衣服。

    这里是书院,你以后就是学生,别说什么小的,以后自称学生就好了。

    马苏不知道这位身穿一套大的可笑的军服的孩子是什么来历,不过既然是方醒安排的,他肯定会照顾好。

    岳保国看着方醒,眼中流露出一丝依赖。

    这是个懂事而敏感的孩子,从在太孙府中的谈话中,敏锐的察觉到了最可靠的就是方醒。

    方醒安慰道:你且安心住下,每日有人照顾你的生活,学习也有人帮你,有事情就去找教授们。

    岳保国点点头,等方醒转身之后,他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直直的看着方醒的背影,哽咽泪流满面!

    方醒听到了声音,却没回头,硬着心肠大步离去。

    几岁的孩子就被勾选到军中,天知道他究竟是经历了些什么!

    地方卫所的军士早就成为了官长和地方豪绅的免费劳力,这么小的孩子,方醒能想象到他所经历的苦痛。

    茫然,离别,然后就是煎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