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47章 送礼,放风的朱高煦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此话一出,秦嬷嬷和邓嬷嬷担心的看着张淑慧,心想方醒也太过分了,居然在张淑慧坐月子的时候这种打击人的话。

    可张淑慧却头道:夫君,妾身知道了,一定不会溺爱土豆。

    方醒头道:你我夫妻,我有何打算自然会告诉你。至于白

    方醒对白道:你也无需担心,为夫自然会安排妥当。我的子女,不敢多尊贵,可我要他们都活出自己的模样来!

    白懵懂的道:少爷,我也要生孩子吗?

    一室愕然,秦嬷嬷垂,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了。

    而方醒只是笑道:你当然要生,女人都要生孩子,不然你老了就只能看着别人子孙满堂空羡慕。

    张淑慧头道:夫君放心,妾身自然知道怎么做。

    好。

    方醒不管懵懵懂懂的白,他知道这个从丫鬟变成通房,现在成为妾,以后兴许会变成二夫人的女孩没有那么多的心计。

    为夫身为一家之主,你们只需要安心就是了。

    方醒是个大男子主义者,在他看来,为人夫者,就该为自己的女人创造一个让她感到安心而舒适的环境。

    至于女强人,句实话,目前在大明这块地方,根本就没有女强人生存的土壤。

    一直到了明末,那位女将军秦良玉也只能被淹没在滚滚大潮中。

    方醒进宫谢恩,朱棣好奇的问道:别人女人成群,你为何独守着妻妾?

    方醒愕然道:陛下,广而不爱,家宅不宁。

    朱棣想了想,最后挥挥手。

    等方醒走后,王贵妃过来送参茶,朱棣想起这事就道:没想到方德华倒是清心寡欲,朕后宫女人繁多,可记得住的终究只是那几人,想来也是广而不爱。

    王贵妃低头苦笑,然后道:陛下日理万机,分身乏术罢了。

    也不算啊

    朱棣想起了自己的先皇后,还有后来的那位权氏,不禁有一瞬恍惚。

    朕老了吗?怎么老是回想旧事!

    回到家,张淑慧正在床上看着丫鬟打开一个箱子。

    夫君,这是聚宝山卫那些家眷送来的。

    箱子打开,方醒俯身一看,原来是十多件衣服。

    有大有,而且针脚很密,却看着是出自多人之手。

    秦嬷嬷看了一件衣服,然后恍然大悟道:老爷,夫人,这多半是那些家眷一人缝一。

    方醒笑道:这个礼物寓意不错,从到大,这就是希望土豆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成人,好!

    等满月了再回礼,一家送一对红鸡蛋。

    还在襁褓中的土豆就被朱棣暗喻为以后的爵位承袭人,这个恩宠倒是让那些勋戚的夫人们艳羡了一番。

    张辅有些头痛,自从得知此事后,老夫人就开始给他准备女人了。

    老大啊!你也老大不的了,可还没个继承人,这样下去我怎么去见你父亲啊!

    张辅刚准备拒绝,老夫人就搬出了去世的荣国公来。

    母亲,我现在的女人已经不少了,看来这孩子得看以后的缘分,您

    看着在边上站成一排,含羞带怯的年轻女人们,张辅头痛的道:母亲,此事暂且作罢吧,若是女人太多,这传出去那名声也不好啊!

    老夫人揉揉眼睛,叹道:老大啊!你罢了,你现在也不容易,哪天去看看吧。

    这话也只有老夫人能这么直接。

    张辅纠结的出去,等到了书房,薛华敏已经等着了。

    国公爷,二夫人托话,是她在二姑爷家问了问,二姑爷了,让您多吃些鳝鱼,海参泥鳅之类的食物。

    张辅正在郁闷,闻言诧异的道:德华还懂这个?

    薛华敏笑道:二姑爷不是治好过郡主吗?

    是了。

    张辅头道:那以后就多弄些。

    大儿子残疾,注定是不能袭爵,那么目前张辅的主要任务就是当马,种/马,为英国公这个爵位的承袭而奋斗。

    方醒,方醒

    方醒正在研究一个木制的玩具车,听到喊声就无奈的起身道:这位啥时候被放出来的?

    朱高煦惹怒了朱棣,结果被禁足于王府已经很久了。

    方醒担心这货把土豆惊到,赶紧就迎了出去。

    朱高煦依然豪迈非常,一见面就笑道:听到你生了儿子,本王一出来就送贺礼,方醒,够意思吧?

    够意思!

    方醒心中一暖,然后道:王爷,咱们先去书房,晚喝一杯。

    朱高炽不屑的道:你家土豆也不给本王看看?

    方醒笑了笑,让人进去带土豆出来。他看着朱高煦手中的肉干,问道:王爷这是什么肉干?

    千万别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啊!

    朱高炽提起这块巧的肉干道:这是牛筋,闻起来香喷喷,可很难嚼,正好给土豆当磨牙的玩意儿。

    我去!

    方醒纠结的接过牛筋,这可是朱高煦的一番心意,自然是不能扔的。

    朱高煦自从放弃了对大位的觊觎之后,朋友骤然少到了差不多众叛亲离的程度。

    也只有方醒不忌讳和他交往,而且也不惧怕他的脾气。

    土豆被抱来了,朱高煦看了一眼,皱眉道:太白了,一看就没男子气概。

    有这么上门祝贺的吗?这哥们真是不会话啊!

    方醒无奈的道:王爷,这孩子的皮肤还得看父母的,这就是遗传。

    朱高煦想伸手去摸摸土豆的脸,抱着他的秦嬷嬷急忙闪身道:王爷恕罪。

    方醒没好气的道:你自个瞅瞅自己的手指头,我儿子能经得住你戳一下吗?

    朱高煦看看自己萝卜似的手指头,讪讪的道:本王在家也没逗弄过孩子,倒是孟浪了。

    这位算是个可怜人。

    王爷,既然来了,那咱们就喝一杯吧。

    方醒这段时间压力极大,所以神经也崩的紧紧的,觉得整个人有些不得劲。

    跟夫人一下,就我今日喝酒,晚上就睡在书房了。

    方醒摸摸土豆的脸,舍不得交代道。

    两人到了书房,方醒叫人准备了下酒菜,然后拿出一瓶好酒。

    王爷为何被禁足?

    朱高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郁闷的道:还不是和老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