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46章 小伯爷,狠心的方醒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土豆同学满一周了,肌肤渐渐的白嫩起来。眼神茫然,但哭声很大,很凄惨。

    哇

    这不,方醒不心触碰了他的脸蛋,土豆马上就不乐意了,张开嘴,扯着嗓子嚎哭。

    没尿啊!也没拉。

    方醒笨拙的揭开尿布,然后又盖上,疑惑的看向奶娘。

    奶娘笑道:老爷,孩子就是这样的,哄一哄就好了。

    方醒抱起土豆,对张淑慧道:淑慧,你且歇着,为夫带土豆出去溜溜。

    张淑慧哭笑不得的道:夫君,您可是伯爷,被别人看到了

    伯爷咋了?伯爷了不起吗?对吧土豆?

    方醒抱起儿子,乐滋滋的去了外面。

    秋风细微,带着暖意,看到方醒抱着孩子出来,庄户们遇到都躬身喊伯爷。

    伯爷。

    一个庄户严肃的躬身,仿佛土豆比他爹还厉害。

    对此恰好也出来的解缙是这般解释的:土豆出生,这些庄户以后就有了第二代主家,不再担心呵呵!

    方醒颠着襁褓,看着土豆的眼睛没有焦距的乱转,笑道:这是怕我死了,他们没了依靠。

    解缙摇头道:也不完全这样,老夫查看了许久,觉得这些庄户对你算是死心塌地了,句大胆的,你方德华就算是要做大事,他们也会跟着,所以土豆的出生他们也跟着欢喜。

    这些我都知道。

    方醒把襁褓抱高些,和土豆大眼瞪眼,顿觉心满意足,此生别无遗憾。

    庄户们的想法很简单,谁对我好,那我就对谁好。加上契约的存在,他们心里主观就认为自己是方家的人,给恩惠就能赴汤蹈火

    方醒叹道:虽然我也是受益者,可若要大明强大起来,这种契约是不合适的。

    自由民才是强大的根基,奴隶只会让大明的成功局限于中上层,必不长久!

    解缙讶然,沉声道:这种话你以后少,至少不要在外人的面前。

    方醒看看左右,笑道:这里只有土豆在,我不会大意的。

    那些大地主就靠着契约庄户财,方醒要是现在动了这个,那就是和全天下的地主过不去。

    而那些地主大多不是文人就是官员家,若是两样都不沾的,你也敢当地主?弄不死你!

    所以方醒再大胆也不敢现在去触碰这一块,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别是他,连朱元璋都不敢。

    土豆,咱们以后不当官好不好?

    方醒逗弄着儿子,可土豆少爷却不乐意了,先是脸上表情一僵,然后就舒坦的放松了身体。

    哇

    儿子,咋了?

    方醒手忙脚乱的颠着土豆,可那哭声却越的大了。

    解缙也没啥经验,慌乱了一阵后,他迟疑道:你看看是不是尿了。

    这时一股湿热传到了方醒的手上,他苦笑道:正是,这子早不尿晚不尿,该打!

    还没到主宅,方醒就看到了大太监。

    大太监看到方醒抱着襁褓急心火燎的模样就是一愣,然后问道:可是土豆病了?

    没,尿了。

    方醒歉然的头,然后一溜烟就冲了进去。

    大太监愕然,这是他第一次上臣子的门被冷落。

    黄钟出来道歉道:伯爷近来有些宠爱那个土豆,公公见谅。

    大太监没有孩子,可到了他这个年纪,对孩子自然是有一番慈爱之心,所以道:不碍事,再此次咱家来,也是为了这个土豆,他哭着也没法接旨啊!

    有给伯爷的旨意?

    黄钟一听不敢怠慢,急忙叫人进内院去报信。

    方醒还在学着换尿布,听到这话就楞了一下。

    给土豆的旨意?

    张淑慧有些吃惊,担心的道:夫君,咱们的土豆那么,陛下会是什么旨意?

    白喜滋滋的道:少爷,兴许是封赏呢!

    孩子家家,哪来的封赏。

    方醒抱起换了尿布的土豆,安慰道:无碍的,你们且安心等着。

    方醒走后,张淑慧和白有些忐忑的在等着,秦嬷嬷就劝道:夫人无需担心,陛下再怎么着也不会拿一个孩子来作伐。

    邓嬷嬷也道:奴婢在宫中也未曾看到陛下迁怒于孩子,估摸着就是封赏。

    张淑慧双手绞在一起,喃喃的道:可陛下不是赏过了吗?!

    朱棣前几天就赏了一把短剑,还有一支毛笔。

    正煎熬着,一个丫鬟从外面跑进来,喜道:夫人,外面老爷抱着伯爷接了旨意,是给了一方印章。

    啊!

    张淑慧一惊之后就是一喜。

    秦嬷嬷赶紧恭喜道:夫人,从未听襁褓里的孩子能受封的,这是大喜啊!

    邓嬷嬷皱眉道:夫人,印章此意大概是先定下了伯爷承袭爵位的名分。

    张淑慧头道:我知,但早定下来也好,免得以后揪扯,一家不宁。

    方醒有一妻一妾,张淑慧以后估计还会生,到时候为了爵位,几个儿子斗成乌鸡眼,这是张淑慧不愿看到的。

    秦嬷嬷看到白懵懵懂懂的,就笑道:按照大明的规矩,爵位是先嫡长男,接着是嫡孙,伯爷这下算是名正言顺了。

    张淑慧瞟了秦嬷嬷一眼,微微摇头。

    敲打白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方醒这人看着和气,可却不喜欢家中内斗。若是土豆惹他不喜,别什么爵位,估计长大些就会被赶到军中去磨砺。

    若是旁人的话,估计只能按照嫡长子和嫡孙这个顺序,可方醒是谁?等他到了需要卸下爵位的时候,估计不是朱瞻基就是他的儿子在位。

    为母则强,这些念头不过在张淑慧的脑海中一转而过,她就道:土豆还,此事无需张扬。

    伯爷,这下你子可是伯爷了,哈哈哈哈!

    方醒的笑声传了进来,张淑慧靠在床上笑道:夫君,土豆没哭吧?

    没哭!

    方醒抱着土豆进来道:这子贼大胆,那眼珠子还咕噜噜的转,还张嘴笑了笑,把传旨的公公给乐的差就想带回宫里养着。

    方醒把土豆交给秦嬷嬷,然后表情平静的道:土豆长大若是成器,那我的爵位就是他的了,若是不成器,淑慧,你多生几个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