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41章 肝胆欲裂,吓死一个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时间流逝,那些窃窃私语都消失了。

    占城使者刚开始还在心中暗自讥讽大明军队傻子般的行为,可随着温度的升高,时间的延长,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了。

    施进卿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觉得头有些晕。

    热,对来自于热带地区的使者们来说问题不大,可这样站着却很难受。

    特别是在下面那二十多排纹丝不动的阵列影响下,大多数人都不自觉的也跟着站定。

    结果没多久就有人支撑不住了。

    噗通!

    使者堆里倒下了一个,朱棣的耳朵动了动,朱高燧赶紧禀告道:父皇,爪哇的使者晕过去了。

    朱棣的目光微微一动,吩咐道:方醒,开始吧!

    太可怕了,这支军队太可怕了!

    爪哇的使者被抬走后,剩下的人看着下方依然纹丝未动的阵列,心中不禁有一股凉气升起。

    这样的军队才称得上是不动如山,令行禁止。

    若是自己国中的军队和聚宝山卫碰上会如何?

    一时间不少人都在想着这个问题,准备回去反馈给国内。

    方醒走到边上挥舞令旗,下方的林群安马上喝道:缓步走!

    队列朝着右边走去,刚开始比较慢,这是在恢复有些僵硬的肢体。

    等走到了边上堆放着两千多个箱子的地方时,林群安高喊道:着甲

    顿时台子上的人都看到了一场精密的配合。

    每两个军士结成一组,互相帮助对方着甲。

    场面虽然让人眼花,可却丝毫不乱。

    朱棣微微点头道:这就是临战不乱的底气所在,不错!

    朱高燧勉强挤出了些笑容,心中的阴影却越发的大了。

    着甲完毕后,方醒再次挥动令旗。

    列阵!

    再次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排排的钢铁战争机器。

    上面甲!

    咔嚓!咔嚓!咔嚓

    占城使者突然觉得身上发冷,他微颤着看看左右,那些使者都是一个德行。

    齐步走

    咵咵咵!咵咵咵

    因为着甲的原因,所以没有大幅度的摆臂和踢腿,可那阵列散发出来的煞气却让人胆寒。

    当队列走到高台下时,朱高燧有些紧张的道:父皇,这样的劲旅放在城外,会不会

    可朱棣却没有心思去听他的话,他观察着这支队伍的成色,最后发现比上次在校场和郑亨演武时差了些。

    这个差指的是阵列的整齐程度。

    可杀气却多了不少,看来战阵厮杀的能力又长进了不少啊!

    整齐的队列走过,那些使者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居然冒出了冷汗。

    这就是那个魔神的麾下?

    队列到了标靶的前方,随着一声令下,硝烟瞬间就弥漫开来。

    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嘭!

    嘭嘭嘭嘭!

    噗通!

    朱高燧闻声回头一看,发现使者群里又倒下一个。

    而其他使者在这个枪声下身体微微发颤,目光惊惧。

    这就是大明的武功?

    可怕!

    真是太可怕了!

    嘭嘭嘭嘭!

    二十多轮齐射完成后,队列再次从硝烟中走出来,依然是整齐如一。

    朱棣闻着硝烟的味道,感觉着身体里生出的战意,就说道:带他们去看看。

    方醒站在边上,看到那些使者们下台阶的时候,腿居然是软的。

    果然都是畏威不畏德的货色啊!

    朱高燧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群使者的身上,俯身道:父皇,这等军伍应该掌握在您的手中才是最合适的呀!

    朱棣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的回头,先是看到了朱瞻基面无表情的模样,然后就是朱高燧那张堆笑的脸。

    往日这种笑容深得朱棣的喜欢,可今天他却冷漠的道:大明的好东西数不胜数,今日要这个,明日要那个,朕不是饕餮。

    朱高燧讪讪的,等朱棣回头后,他对朱瞻基解释道:我这只是想着父皇的安危罢了,毕竟聚宝山卫凶悍,若是有一日呵呵,你看我说这些干嘛呢!

    朱瞻基微微一笑:赵王叔想岔了,聚宝山卫就这点人,再说了,大明百万大军,难道我皇家都得去一一掌控吗?用人而已,煌煌大明,立国至今可有反叛的?杞人忧天只会让下面的人惶惶不安,而且还失了体统。

    朱棣看着那些使者在标靶中穿行,嘴角渐渐的翘起。

    皇家本就是统管大局,若是事必躬亲,那是什么皇帝?太监都不如!

    哎!

    想起刚才朱高燧的话,朱棣失望的在心中叹息,觉得这个儿子的眼界不够宽,锱铢必较。

    朱高燧尴尬的道:想岔了,想岔了,我只是过于关心父皇的安危

    朱瞻基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然后看向了远处的标靶。

    占城使者在标靶的中间转悠,看着那些孔洞,他的心就凉了半截。

    方醒南征交趾时,占城使者字听说聚宝山卫几次击溃叛军,至于是如何击溃的,谁也不知道。

    今天看到这些靶子之后,使者的心中再无疑惑。

    那些叛军就是被这种火铳击溃的!

    闭上眼睛,想想那些交趾叛军在火铳阵列前,就像是婴儿般无助的被一排排打倒,使者只觉得头晕目眩,心肝脾肺都在颤抖。

    占城和交趾相邻,要是大明动怒

    关键是那位兴和伯对占城可没有好感,相反,占城上次说他跋扈,双方肯定已经结仇了。

    这位兴和伯是大明的重臣,对皇家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若是他

    噗通!

    边上的军士看到有人倒地,只是懒洋洋的喊道:有人晕了!

    朱高燧想挽回刚才的失分,就抢先道:父皇,那边好像有人晕了。

    朱棣眯眼道:去看看是谁?

    朱高燧应了一声,居然亲自跑了下去,大叔的年纪,学着小孩子的那种蹦蹦跳跳,让朱瞻基的眼皮子直抖。

    可朱棣显然对此很受用,他抚须微笑,黄俨凑过来说道:陛下,赵王殿下这是心生欢喜啊!

    占城使者倒在靶子的中间,那双眼睛没有合上,呆呆的看着天空,刺眼的阳光也无法让它眨动一下。

    有随行的御医上去看了看,等他一番检查后,朱高燧看到了一张苦脸。

    死了!这人被吓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