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38章 被虐狂纪纲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吕震一看这两人的神色,心中大悔。

    特么的!失误了啊!居然变成帮方德华那厮吹嘘了。

    其实这不怪吕震,当郑和的船队到达沿岸国家时,面对着那遮天蔽日的风帆,填满大海的船队,不管是百姓还是国君,无不顶礼膜拜,奉为神灵。

    如果大明真要介入这场暗战中去,满刺加和爪哇的日子不会好过!

    嗜杀的魔神,怎么办?

    咱们还得等郑公公的船队才能回国,不过明人的船队运输有限,咱们还是看看明日的大阅吧,若是

    方醒晃晃悠悠的出了皇宫,徐景昌凑过来问道:德华,方才施进卿和你说了什么?难道那边也有商机吗?

    面对着这位钻进钱眼子里的国公,方醒淡淡的道:有啊,沿着郑和船队的路线,有许多地方出产香料,矿产更是多不胜数,随便干啥都能赚钱!

    徐景昌的眼睛一亮,可随即又黯淡下去:可没有船队啊!

    方醒挑眉道:只要开了海禁,打造船队小事一桩,那时候不管是贸易还是劫掠,定国公,那可比盯着土里的产出强多了。

    丢下这个鱼饵,方醒优哉游哉的回家了。

    而纪纲却才刚开始自己的面圣之旅。

    陛下,纪纲求见。

    朱棣喝了些酒,感到有些疲惫,正在用手揉着眉心,闻言就放开手,目光冷厉的道:他来干什么?

    大太监的嘴角微微翘起,可还是按照习惯问道:陛下,可要召见他?

    朱棣微微眯眼道:让他进来。

    大太监出去,看到纪纲躬身站着,可双腿有些撇开,就冷笑道:纪大人,陛下召见。

    纪纲垂首而入,跪地道:陛下,臣有罪。

    朱棣喝了一口由婉婉送来的莲心泡的茶水,淡淡的道:你有何罪?

    纪纲的身体微颤道:陛下,臣下面有一百户官收受了犯官的贿赂,放走了他的儿子,臣罪该万死!

    朱棣端着茶杯的手稳定如山,嘴角微微翘起,然后勃然大怒道:蠢货!愚不可及!

    气咻咻的朱棣所有人都怕,可纪纲垂下的眼里却多了一丝惊喜,然后把脑袋伏在地砖上,叩地有声。

    是,臣愚不可及,发现的晚了,今天才追索到了那人,罪该万死!

    你是该死了!

    朱棣怒不可遏的起身,飞起一脚,直接把纪纲踢了个翻滚。

    纪纲放松身体,肩头的疼痛被心中的喜悦驱散了,他滚地喊道:臣死不足惜,陛下请息怒,保重龙体!

    滚!

    朱棣一脚踢去,纪纲顺势就往门外滚去。

    滚到了门口,纪纲重新跪地说道:谢陛下不杀之恩,臣马上就去追查那犯官之子。

    朱棣眯眼看着纪纲跌跌撞撞向外奔跑的身影,脸上的神色有些莫测。

    方醒家要生了吗?

    大太监以为朱棣会问纪纲的事,可没想到却来了个神转折。他定定神道:御医说了,就在这几日。

    朱棣起身道:送些药材过去。

    大太监的身体一震,越发恭谨的应道:是,陛下。

    等纪纲跑到宫门外时,这才借着上马车的机会往里面看了一眼。

    大人,属下一直在关注,并未发现有人跟着。

    王谦把纪纲拉上来,然后放下车帘,敲了敲前面的隔板,马车缓缓开动。

    纪纲躺在马车里,双目紧闭,在回忆着刚才的细节。

    大人,陛下是什么意思?

    王谦虽然是头号智囊,可到了这种时候依然沉不住气。

    纪纲难掩欣喜的道:陛下还是如往常一般,看来事情并没有咱们想的那么糟糕。

    呼!

    王谦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然后身体一软,靠在车厢壁上苦笑道:大人,可这不是长久之计啊!

    纪纲只觉得浑身疼痛,他阴测测的道:陛下的心思谁能猜得到,可恨那方醒落井下石,可恨可恼!

    马车粼粼远去,皇宫中接着出来一辆马车,却是朝着方家庄而去。

    等到了方家庄时,马车被一群庄户堵住了。

    哪来的?找谁?

    梁中掀开车帘,看到十多个庄户都手持棍棒,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哟!这是咋地了?

    看到是这位遮奢公公,庄户们这才挥挥手,示意马车进去。

    主宅的外面看着空荡荡的,梁中下车吆喝道:人呢?

    转身一圈,梁中还是没看到人影。

    梁公公,请进。

    声音来自于头顶,梁中抬头一看,就笑骂道:你这个小猴崽子,这是在看大门呢!

    小刀在屋顶上笑嘻嘻的道:是啊,我家夫人要生了,这时候谁敢硬闯,老爷可是说了,格杀勿论!

    要生了?

    梁中一听急忙就带着两个太监冲了进去。

    等到了里面,看到张淑慧一脸痛苦的在两个嬷嬷的搀扶下溜达,梁中不禁问道:不是说要生了吗?

    方醒闻言镇定的道:御医说还早呢,估摸着得到晚饭后。

    这厮的养气功夫不错啊!

    梁中暗自赞叹,可却没发现方醒的双手紧握成拳,都有些发白了。

    陛下令咱家送来些药材,都是产后用得上的,兴和伯,等孩子出生了再去谢恩吧!

    哦!

    方醒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可他却不能表现出来,所以就笑道:纪纲进宫干嘛?

    还能干嘛?请罪呗!

    梁中幸灾乐祸的道:被陛下踢了几脚,还乐滋滋的。

    方醒摇摇有些发蒙的脑袋,瞬间就想明白了梁中此行代表的含义。

    陛下这是要让纪纲疑神疑鬼吗?

    前脚让纪纲觉得自己依然得宠,后脚就让梁中大摇大摆的来送药材,纪纲大概要猜疑不安了。

    念头一转而过,方醒此刻只想着张淑慧。

    夜幕降临,方杰伦让丫鬟进来看看,然后问张淑慧想吃什么。

    方醒一把揪住焦晃,拙荆现在能吃什么?

    焦晃还没说话,秦嬷嬷就抢先介绍道:伯爷,夫人此时不能大量进食,若是有些长力气的汤水倒是可以喝一些。

    焦晃点头道:确是如此,下官这就开个方子,抓只鸡来,合着一起炖,等上产床后再喝。

    花娘早有准备,厨房都已经有好几只杀好的鸡鸭,马上下锅。

    哎哟!

    当张淑慧感到小腹下坠时,整个方家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