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37章 穷凶极恶,步子再大些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金幼孜的嘴角扯动几下,悻悻的道:文武不分,早晚是祸害!

    慎言!

    胡广有些恼火金幼孜不分场合的开炮,他扫了那些使者一眼,幸好没人关注这边。

    陛下驾到

    一声尖利的呼喊后,所有人都转向大殿,然后跟随着指引进入。

    一进去方醒才知道为啥来的人不多,他跟着指引到了自己的案几前,然后随着礼官的口令行礼。

    朱棣今日看来情绪不错,居然面带微笑。

    一番套话之后,朱棣就令开宴。

    开始上菜了,方醒记着小白的要求,就对上菜的宫女说道:那啥,能给我一个空食盒吗?

    宫女从未听过这等要求,就不知所措的摇摇头,然后碎步离去。

    我曰!

    方醒扫了一眼,看到不少人在注视自己,其中徐景昌还猥琐的冲着这边挑挑眉。

    兄弟,哥哥我佩服你哟!居然敢在陛下的面前调戏宫女!

    大太监看到后就去了后面,找到那个宫女问道:兴和伯跟你说了些什么?

    宫女委屈的道:公公,兴和伯跟奴婢要空食盒。

    大太监愕然,然后摇头道:罢了,此事你不必理会。

    回到大殿,大太监想想就笑着到朱棣的身边低声说了此事。

    朱棣刚放下酒杯,闻言差点就把嘴里的酒水给喷了出来。

    那竖子当真是穷凶极恶!

    朱棣抬头一看,就看到方醒一脸关切的把一条蒸鱼夹起来,然后送给了边上的夏元吉。

    咦!不错啊!居然都知道谦让了!

    可接下来方醒的动作让朱棣恨不能掐死这厮。

    家里经常吃鱼的方醒腾出一个空盘子,然后把几样喜欢的菜腾挪了一些过去。

    朱棣咬牙切齿的道:去告诉那竖子,回去的时候给他一盒子,吃死他!

    方醒夹了一片烤鸭,然后送进嘴里,再喝一口还算是不错的御酒,眼睛都美的细眯起来。

    兴和伯,陛下说了,让你别丢人,晚点给你一食盒的菜。

    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方醒楞了一下,然后尴尬的道:知道了。

    既然如此,方醒肯定就要大快朵颐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朱棣就放下筷子,用相对柔和的声音道:诸位远来,大明的饭菜可合口味啊?

    这些使者大多能听懂大明话,所以马上就有人起身道:大明皇帝陛下,外臣从未吃过这般美味的食物,让人能回味到晚上。

    哦!那就好。

    朱棣‘慈祥’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大明有美食,有广袤的疆土,当然,也有强大的军队,不过大明和睦友邻,希望与诸国长久友爱。

    这时一个使者起身道:陛下,外臣有个不情之请。

    方醒盯着这人,低声问道:夏大人,这人是谁?

    夏元吉正遗憾那两条鱼变冷了,闻言说道:好像是占城的使者。

    你且说来。朱棣还保持着微笑。

    占城使者躬身道:陛下,听闻大明军队悍勇无双,可否让外臣一睹其风采呢?

    朱棣的笑容一敛,淡淡的道:那有何不可。

    因为这句话,下面的气氛就有些沉闷。

    草草吃完之后,方醒正准备去问自己的食盒在哪,大太监就过来了。

    陛下令你回去准备一下,明日让这些使者去看看,记住,要让他们感受到大明的威武!

    大明的威武吗?

    方醒点点头:请公公转告陛下,臣必然会让他们感受到什么是天朝上国!

    大太监满意的道:陛下知道你办事可靠,所以才把这个重担交给你,明日陛下也会亲去,你要注意

    方醒拱手道:聚宝山卫的将士们对陛下忠心耿耿,公公请安心。

    拎着个食盒,方醒就这么特立独行的行走在群臣和使者们的中间。

    夏元吉没吃舒服,看到后就问道:德华这是何物?

    方醒坦然的道:方某厚颜,想着家里人没吃过御宴,就要了些。

    呃

    夏元吉愕然,然后佩服的道:真名士自风流,德华率真,老夫不如也!

    这年头男尊女卑,出来赴宴还记着给家人打包,这种行径多半是家境贫寒。

    可方家不差钱,这个大家都知道。

    兴和伯,请留步。

    方醒听着这个声音陌生,止步回头。

    你是

    来人一身大明服侍,可却是从使者那一群人走出来的。

    下官旧港宣慰使施进卿,见过伯爷。

    方醒的眸色一动,温和的道:施大人远来辛苦,不知旧港如今可好?

    施进卿的眼中闪过喜色道:伯爷,旧港占地太小,我汉人也不多,满刺加和爪哇都在虎视眈眈,下官只能是苦苦支撑啊!

    这是想投靠还是在哭穷?

    方醒的念头一转,说道:虽然你们远离大明,可大明无时不刻在牵挂着你们这些海外的游子,大胆些,步伐更大些,若是有海外不臣,大明不会袖手!绝不会!

    施进卿的喜色越发的浓厚了,他拱手道:旧港微弱,可有大明为后盾,下官也敢为汉人扬威于海外。

    方醒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的去做,回头我去禀告陛下,看看能否支援旧港一些兵器物资。

    多谢伯爷!

    施进卿九十度躬身,喜不自胜。

    那些使者看到这个场景都心中一动,其中爪哇和满刺加的使者有些心慌,就找到了礼部尚书吕震。

    吕大人,那位兴和伯如何?

    吕震厌恶的眨眨眼,然后说道:兴和伯杀人无数,每到一处必然要杀人铸京观,那些异族都被杀怕了,所以给他送了个诨号,叫做魔神,你们千万别理他。

    吕震的本意是想说方醒嗜杀,然后借助这些使者的嘴散播四方,最后反馈回大明。那样的话,大明在藩属国的名声可不怎么好,方醒也会受牵连。

    可等他说完就看到两个使者面如死灰。

    我曰!

    俺们正在挤压旧港宣慰司的生存空间,看施进卿的模样,多半是在向那位魔神告状求援。

    京观啊!

    想起哪天这位兴和伯要是乘舟出海,说不定会到海外去发展他的京观大业,两位使者就觉得头皮发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