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36章 古道热肠的金忠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等宝庆公主走了之后,方醒赶紧进去看看张淑慧的情况。

    夫君,公主很平和呢!还问了妾身怀孩子的感受,看样子有些羡慕。

    张淑慧神色正常,只是有些倦意。

    睡吧,晚些再起来吃饭。

    方醒让秦嬷嬷把床铺好,扶着张淑慧进了里间。

    御医焦晃来了,带来的是朱棣的顾念。

    太医院中,下官最擅长妇人疾病。

    焦晃傲然的道。

    方醒皱眉道:那上次金大人家为何也是你?难道你还无所不通?那太医院院使为何不是你?

    焦晃尴尬的道:上次之事您是知道的,金大人不过是上火罢了,下官却是能治的。

    啧!

    方醒有些疑虑:若是你

    下官可不想试试伯爷您的刀利不利。

    焦晃苦笑道:兴和伯,令夫人若是有个闪失,下官全家估摸着都得被流放。

    这倒是实话,不过方醒还是威胁道:你知道就好,若是出了岔子,你只需记得方某铸的那些京观!

    于是御医就提前进驻了方家,消息传出去后,那些猜测朱棣会拿方醒开刀的人都沮丧不已。

    陛下这是在纵容兴和伯啊!

    在宫中暴打纪纲,这份胆气不俗,只是陛下的反应有些奇怪,难道是

    纪纲难道就不想报仇吗?

    在养伤吧,听说兴和伯那一脚差点就废掉了他的子孙根。

    可又不需要他亲自动手,难道是怯了?

    纪纲没怯,相反,他比任何时候都冷静。

    大人,陛下送了御医去方家,这是在打您的脸啊!

    庄敬不安的说道:大人,下官觉得不对头,非常的不对头!

    连蠢笨的庄敬都知道不对头,纪纲如何会没察觉。

    你们觉得陛下是在警告还是要动手?

    纪纲的声音很镇定,庄敬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呆若木鸡。

    庞瑛就像是个肺痨患者般的喘息着,良久才颤声道:大人,咱们真的是不行了吗?

    王谦的目光转动,沉声道:不管如何,咱们都不能自乱阵脚,大人,当试探之!

    纪纲仰头叹息道:是了,目前只能是这样,陛下今日可有空?

    王谦道:陛下今日要宴请郑和带来的那些使者。

    纪纲痛苦的闭上眼睛,喃喃的道:陛下啊

    可痛苦不过是一瞬,纪纲撇开腿,艰难的起身道:本官这就进宫。

    纪纲进宫,与此同时,方醒也接到了旨意,让他进宫赴宴。

    不会是鸿门宴吧?

    方醒一边换衣服,一边嘀咕道。

    张淑慧挺着肚子嗔道:夫君可别胡说,这是圣眷,咱家有圣眷,孩子以后也能沾些便宜,难道不好吗?

    小白羡慕的道:少爷,若是有好吃的,您记得带些回来啊!

    方醒点点头,感慨着为母则强,为母则俗。

    为人父母的,若是有了孩子还整天风花雪月,不食人间烟火。气质高雅,阳春白雪,那真是谪仙人了,不该生于世间。

    为夫去了,小白要看好内院,淑慧有何异样记得使人到宫外传话,免得我担忧

    张淑慧如此,方醒也不能免俗,也变得啰嗦起来,恨不能把张淑慧打包带在身边。

    夫君快些去吧,要是晚了可是大不敬。

    张淑慧缓缓走过来,帮方醒整理着那两根‘鸡毛’,柔声道:夫君早去早回,妾身在家和小白等着您回来。

    方醒摸摸她有些发胖的脸蛋,微笑道:嗯,不过无需等我,不许亏待了我的孩子。

    等方醒赶到宫外时,正好看到纪纲被人从马车上扶下来。

    两人相对一视,方醒皱眉道:纪大人这是为何?哎!方某记得秦淮河不但有女妓,那些断袖者出来之后,多半也如纪大人这般的行走艰难。

    纪纲还没反应过来,方醒就大笑着往宫里去。

    守门的军士楞了一下,其中一个忍不住就笑喷了。等看到纪纲的脸色,他就想忍住,可却越忍越辛苦,最后干脆擅离职守,跑到了里面去笑。

    哈哈哈哈

    纪纲脸色铁青,如果是往常,这些军士肯定会惶恐请罪,可今天

    军士们目不斜视,大家都听过了最近传出来的消息。

    纪纲被兴和伯暴揍了一顿,而兴和伯屁事没有,这说明陛下已经开始疏远他了!

    纪纲从未被人如此轻视,他冷哼一声,缓缓的迈着八字步走进了宫门。

    方醒到时,宴会还在准备中,那些使者三三两两的在欣赏着周围的景色。

    而今日被召来赴宴作陪的那些重臣也看到了方醒,大多数都是转过头去,只有几个人在朝着方醒招手。

    张辅微微一笑,并未招手。

    大舅子和妹夫若是太过亲热,不说君王的猜忌,民间估计都会有谣言传出来。

    一个是军方头号大将,一个是战无不胜的后起之秀,并且还是有望在以后加冕‘文宗’的开派祖师。

    这两位要是太亲近的话,会不会是在密谋着什么呢?

    特别是方醒有着太孙老师的头衔,这很容易让人误解。

    方醒朝着这些人一一颔首示意,然后走到了金忠和夏元吉的边上。

    金忠朗声道:你整日就在文官朝班里厮混,别人都说你是不屑于和武臣为伍,可老夫知道,你这是在避嫌,所以才不和那些掌兵者亲近。好啊!这样君臣皆大欢喜,陛下想必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不管你的胡闹。

    金忠的声音很大,附近的那些人都听见了。

    张辅不动声色,徐景昌有些愕然,朱勇恍然大悟,然后眼中有懊悔之色。

    文臣那边就沉稳了许多。

    胡广眼皮子都不抬一下,这个他早就看出来了,所以冷眼看着朱棣和方醒这对君臣在做戏。

    金幼孜低声道:大家早就知道的事,金大人说出来有意思吗?

    杨荣冷笑道:金大人这是在解释朝班混乱之事,有何不妥?

    金幼孜反驳道:金大人这般不就是在为兴和伯归于文臣朝班鼓吹吗?!难道也是妥当的?

    眼瞅着两人就要在外臣的面前互掐,一直是老好人形象的夏元吉突然发声了。

    兴和伯开辟科学,受益者良多,夏某自愧不如,当得起文武双全!

    夏元吉一发话,金幼孜当场就哑火了。

    这位户部的大佬不大喜欢掺和别的事,可他在朱棣和朱高炽父子心中的地位颇高,一旦发话,鲜有驳回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