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29章 愤怒,柔情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和好了?父皇还极为快慰,还赏了方醒宝刀?

    朱高燧眨巴着眼睛,看着居然有些萌哒哒的味道,可接下来他的手一拂,满地的东西证明了这个英俊男子的愤怒。

    畜生!那个该死的畜生!

    朱高燧猛然起身,眼睛瞬间血红,环视一周,无人敢抬头。

    嘭!

    朱高燧的武力值很差,比他那个最近又被朱棣禁足的二哥差了一大截,可愤怒之下,他居然宇宙爆,推翻了沉重的书桌。

    嗷

    一个谋士躲闪不及,被书桌重重的砸在脚背上,当场倒地惨嚎起来。

    废物!都是废物!

    朱高燧怒时有些像朱棣,两眼特别吓人。他背负着双手,气呼呼的冲了出去。

    剩下的人赶紧把自己的同僚拯救出来,却现这人的脚背已经肿的比猪蹄还大。

    纪纲那条狗呢?他为何没有动静?

    在院子里吹了一阵风之后,朱高燧冷静了下来。

    谢忱无奈的道:王爷,纪纲今日派人去了知行书院,可恰好遇到了太孙殿下,被打了。

    废物!

    朱高燧冷冰冰的道:他除了替父皇抓人之外,还能干什么?他除了中饱私囊之外,还能干什么?!

    纪纲觉得自己能干的事情很多,比如把俸禄都给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不大的院子里,纪纲脱掉外裳,拎着把柴刀用力一挥。

    咔嚓!

    木材一分为二,纪纲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回身得意的道:慧娘,为夫的本事不差吧?

    慧娘站在台阶上,看着那么大的太阳,就心疼的道:二哥快歇歇吧,妾身做了冰酪,吃了消消暑气。

    纪纲摇摇头,坚持着把最后那柴火都劈好了,这才接过毛巾擦汗。

    慧娘,最近可有陌生人在附近?

    慧娘把冰酪递给纪纲,茫然的道:没有呢,这里安静,都是街坊邻居的孩子打闹的多,并无外人。

    那就好。

    纪纲坐在台阶上,刚吃两口冰酪,就看到墙上冒出了一块红布。

    慧娘,若是闲极无聊,那就到外面去走走,银钱只管花用,为夫不差这钱。

    看到纪纲起身,慧娘面露柔色,用毛巾把他脖子上的汗擦干,二哥在外做事可要心了,千万别走偏僻的地方,有贼子呢!

    贼子?

    纪纲有些忍俊不禁,就抱着慧娘喃喃的道:放心好了,为夫武艺高强,也舍不得去冒险,不然怎么和你白头到老啊!

    慧娘闻言身子都软了,她嗅着纪纲身上散出来的汗味,温柔的道:反正妾身就等着二哥哪天不做了,咱们一起去乡下,种种地,养养花,每日妾身都给二哥做饭可好?

    好!

    纪纲的鼻子抽动几下,然后松开慧娘,双手把住她的双肩,仔细端详着道:好,为夫答应你,且等这两年过了,咱们就到乡下去,到时候咱们男耕女织,就这么把这辈子过了。

    带着一抹温柔,纪纲出了大门,亲眼看到仆役把门关好后,才低喝道:不是不许到此处找本官吗?

    一个瘦的男子跟在后面道:大人,去知行书院的人遇到了太孙,被鞭责,还有,赵王派人想联系大人,看那模样,多半是要兴师问罪。

    纪纲上了马车,沉声道:陈卫,你可有把握除掉方醒?

    瘦男子正是上次去灭口的陈卫,他垂道:大人,方醒的身边有几位高手,的并无把握。

    呼!

    纪纲郁闷的道:方醒出入身边最少带的有两名家丁,辛老七多半在,这人武艺高强。还有一个就是那个刀,和你倒是有些像,都是用飞刀,身形灵活。

    仔细找寻机会,不要轻易出手,等待本官的通知。

    少爷,这就是陛下的宝刀?

    白伸手摸了一下刀背,然后就有些好奇的问道。

    方醒把刀入鞘,屈指弹了一下白的额头,看到起了个红,就笑道:对,这刀跟随陛下多年,杀人无数,你怕不怕?

    白扁嘴道:不怕,少爷也杀了不少人,可还不是好好的吗!

    方醒伸手揉揉她额头上的红,道:你倒是胆子大,不过你家夫人马上就要生了,还是老实些吧。

    这把宝刀张淑慧颇有兴趣,只是秦嬷嬷却严正警告是刀兵上的煞气会惊到孩子,所以才把瞻仰宝刀的时间推后了。

    产房就在主卧的右边,方醒进去后,看到墙壁刷的白生生的,就道:这屋子不许闲人进来,每日用醋熏一下。

    一架木床摆放在中间,被褥没有,得等到要生产时再拿出来,不然方醒担心病菌。

    再看看窗户后,方醒就交代道:这段时间要注意夫人的身体预兆,只要有,马上就叫我。

    秦嬷嬷低声答应了,觉得方醒这种男人真是世所罕见,居然亲自布置产房。而且每晚就睡在张淑慧的边上,一有动静就起来查看,揉脚什么的都驾轻就熟了。

    眼瞅着张淑慧的产期越来越近了,方醒的情绪也是越来越神经质,经常看到他自言自语的,不知道在啥。

    新生入学了,第一天方醒自然要去的,照例和朱瞻基一起表了一番演讲后,他一溜烟就跑了。

    解缙哭笑不得的道:明明御医都了还有半个月,可德华这急性子,一天到晚就紧张的不行。

    朱瞻基笑道:德华兄盼着这个孩子眼睛都盼绿了,等孩子落草了,我看他弄不好会晕过去。

    解缙抚须微笑道:殿下明年也要大婚了,可想过和德华结亲?

    朱瞻基笑容微敛,淡淡的道:解先生无需试探,德华兄的为人咱们都知道,他不是那种拿子女去结亲的人,除非是情投意合,否则肯定没戏。

    解缙尴尬的道:是啊,德华这人吧,有些倔,喜欢认死理,比那些老夫子还倔。

    解缙的姿态不错,有些长辈的意思,朱瞻基当然也是表了态。

    可一转身,老解就跑去和方醒领功。

    德华,这话可是老夫亲自套出来的,赶紧的啊!最少两瓶那种美酒。

    方醒啼笑皆非的道:解先生,太孙也不敢逼着我和他结亲啊!

    解缙皱眉道:自从你媳妇养胎之后,你就没请老夫喝过酒了,不觉得对不住人吗?赶紧的拿酒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