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21章 回归,君臣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灰头土脸的离开,孤零零的再次回来。???

    站在军营门口,王贺唏嘘不已。

    咱家又回来了呀!

    王监军,哈哈哈!快来,咱们刚准备了一锅蛇炖鸡。伯爷没那口福,便宜你了!

    进了军营,林群安正和几个千户蹲在一口小锅边流口水。看到王贺后,林群安就笑眯眯的吆喝着,仿佛王贺一直都在营中,从未离去。

    是啊!咱家晚上做梦都梦到在营中吹牛!

    可有酒?

    大白天的不敢饮酒,有些酒酿,大家分分吧。

    监军昨夜睡的可好?

    不好,听不到呼噜声,咱家睡不着。

    那要不今晚安排两个呼噜声大的住你的隔壁?

    卧槽,沈浩,苟日的你啥意思?想欺负咱家?咱家可是被陛下

    被陛下拍过肩膀的人是吧,别说了,早就听腻味了,赶紧来一块蛇肉补补

    气氛热烈,王贺恍然觉得自己昨天的离去只是个幻觉。

    就说陛下找我有事,明白吗?

    方醒和婉婉在勾兑口供。

    婉婉的大眼睛咕噜噜的转动着,狡黠的道:哼!方醒,你想让我骗人!

    看你说的,这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吗!

    方醒熟练的摸出一根棒棒糖去掉包装,婉婉也熟练的接过来,舔了一下,眯眼美滋滋的道:嗯,皇爷爷找你有事,国家大事。

    可回到家里,张淑慧却在忙着让人做衣服,根本没心思问他为啥现在才回来。

    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秋天出生,不冷不热,连带着我这个娘也能少受些罪。

    夏天坐月子能让人疯,所以方醒也大感欣慰,等人出去后,这才嘿嘿的道:这是为夫的本事,你可别往孩子的身上扯。

    张淑慧白了他一眼,抚着肚子,满脸的憧憬道:夫君,等明年这个时候,孩子就该会说话了吧?

    差不多吧。

    方醒也不知道。

    老爷,薛先生来了。

    方醒拍拍张淑慧的手道:等我回来就准备布置地方,一切都放心好了。

    前厅里,薛华敏的面色焦急,看到方醒进来后就说道:姑爷,今日有人弹劾纪纲跋扈,私自截留犯官的财物女子。

    方醒满脑子在想着怎么布置产房,闻言就敷衍道:他那是在作死呢,陛下可动怒了?

    薛华敏看到方醒不在意,就急道:陛下直接将那人下了诏狱,国公爷劝了几句,还被陛下给训斥了。

    咦!

    方醒一怔,讶然道:大哥可是国朝的名将,陛下怎会为了一个纪纲去训斥他?这不科这不可能吧?

    薛华敏点点头,肃然道:姑爷,此事不假啊!

    啧!陛下这是啥意思啊?

    方醒觉得老朱应该不会傻到动摇自己麾下头号大将的威信,可他是为了什么呢?

    薛华敏苦笑道:老爷回家就闭门不见客,家里的两位夫人都有些慌了。

    老夫人呢?

    方醒觉得有老夫人在的话,张家就乱不起来。

    薛华敏神色古怪的道:老夫人也没管。

    瞅瞅去。

    一进英国公府,从那些仆役和丫鬟的神色中,方醒就感受到了一股慌乱。

    作为女婿,方醒先得去拜见老夫人。

    老夫人的院子里丝毫不乱,下人们做事井井有条,神色从容。

    姑爷许久未来,可是忙于照顾二丫头吗?

    老太太正在和明婆婆打牌,看着很悠闲。

    方醒笑道:太医说了,淑慧的这一胎胎像极好,应该问题不大,小婿正准备收拾产房。

    哦!

    老太太有些动容了,她把牌放下,缓缓的道:少见男人去关心这个,可见姑爷心里头还是有二丫头的。夫妻和睦,这才是兴家之道,你们都要好好地过日子,别学老大,两个媳妇都上不得台盘,听风就是雨的

    方醒尴尬的道:是啊是啊

    当着女婿的面数落自己的儿媳妇真的好吗?

    老太太看到方醒表情古怪,就笑道:罢了罢了,你且去吧。

    到了张辅那里,这位正捧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的,方醒瞅了一眼,居然是自己的数学。

    德华这书不错,关键是实例不少,方便了那些寒门学子自学成才。

    张辅微微一笑,并没有什么惶恐焦急之色。

    方醒坐下后,懒洋洋的道:大哥,陛下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呵斥你?

    张辅笑容不变:安稳日子过久了,偶尔提提神也不错。你难道不也是这样的吗?

    方醒无辜的道:小弟有书院,有聚宝山卫,还有工匠要管,再加上那些生意,这日子不安稳啊!

    张辅把书放下,笑道:做臣子的,不能太一帆风顺了,你得给陛下和百官一些由头,呵斥一顿那是最好不过了,如果能进诏狱?那今日我就算是圆满了。

    大哥你是主动的?啧啧!这让我怎么说好呢,太那个啥了。

    张辅哼道:你还装!难道昨夜你不是故意的吗?

    天气太热,以至于朱棣理政的劲头都消磨了一大截,早早的回去休息。

    王贵妃帮他解开外裳,然后令人送上了冰酪,笑道:这是郡主做的,陛下尝尝可还合口味?

    一小碗冰酪下去,朱棣只觉得暑气全消,就问道:婉婉呢?

    王贵妃抿嘴一笑:去了方家抓蚱蝉,说是回来给陛下油炸了吃。

    朱棣的眼皮子狂跳着:那东西能吃吗?肯定是那竖子的蛊惑,真真是不务正业!

    蚱蝉就是知了,身为帝王的朱棣当然是没吃过。

    王贵妃笑道:臣妾肯定是不敢吃的,陛下英明神武,想必再说兴和伯今日不是守了许久的寝宫吗!想必那些邪祟都消散了吧,这也算是功劳一件。

    这是在怂恿朱棣吃,朱棣皱眉道:那竖子自以为聪明,可朕南征北战,什么蛇没遇到过!见到别人塞人进聚宝山卫,就往那人的床上扔了条蛇,这和那些顽童的把戏有何区别,朕真是后悔给他封伯了,丢人!

    王贵妃叹道:陛下高瞻远瞩,谁又能瞒得过您呢!不过是孰轻孰重罢了,只是有些人呃!臣妾妄言了,陛下赎罪。

    朱棣仿佛没有听到后面的那几句话,淡淡的道:以诚待朕,这就是方醒的好处,他很聪明,知道自己的方学犯忌,所以就四面树敌,不给自己一丝遐思的机会,这样的臣子朕才敢用,才敢大用!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