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19章 夜半举火,查找实据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第四更,晚上努力,争取再来一更。

    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但能坚持下去,大家的支持就是爵士的动力,求订阅,求各种支持!

    聚宝山下一阵杂乱,火把照亮了半片天空,不但惊动了方家庄,也惊动了金陵城的守军。

    朱棣刚处理完政事睡下,迷迷糊糊间听到外面有动静,就喝道:谁?

    顺手从大床的里边拿起一把短刃,朱棣穿着里衣下地,目光森然。

    门外传来了大太监的声音:陛下,有人来报,聚宝山卫那里有亮光,看样子是出事了。

    朱棣身体一松,喝道:伺候朕更衣。

    大门打开,几个宫女太监进来,一阵忙活之后,那个神采奕奕的帝王又出现了。

    去,让人去看看!

    方醒已经到了,他面色铁青的进了军营,林群安带着吴跃和沈浩来迎接。

    混蛋!

    方醒二话不说,上前一人一脚踢飞,在火把的照耀下,他指着三人喝道:夜半举火,你们这是想造反吗?

    林群安跪地道:伯爷,下官有罪。

    方醒的面色稍霁,你知道有罪就好,且等天明跟着本伯进宫,看看陛下怎么处置你!

    沈浩鄙夷的看了在边上发呆的文新一眼,嚷道:伯爷,这事可怪不得林大人,是监军大晚上的叫救命,一营皆惊,大家都以为有人摸营,于是才准备反击的。

    救什么命?嗯!

    方醒的脸色一冷,目光如鹰隼般的盯住了文新。

    文新想起那条冰冷的蛇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夏季的热风对他丝毫不起作用。闻言他就尖声道:兴和伯,咱家第一晚住在营里就来了条蛇,此事怕是不干净吧!

    此事闹腾的太过,明天肯定有人会被处理。

    环视着周围全副武装的将士,文新冷笑道:咱家知道自己代表着陛下前来惹了有些人不高兴,可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有意思吗?

    文新冷冷的扫了林群安一眼,挥舞着双手,仿佛这样就能把自己心中的恐惧甩掉:这样有意思吗?!啊!

    两千多将士,那边的工匠也在自己的区域默默的看着这边。

    静悄悄的,除去火星炸裂和文新的喘息之外,现场静悄悄的。

    文新的喘息渐渐的平静下来,他抬头一看,所有人都在用可怜的目光看着他。

    咱家可怜?

    文新讥讽的笑意还挂在脸上,就感到身后一阵凉意。

    你是在说本伯吗?

    方醒的声音冷冰冰的,而那些可怜的目光也变成了厌恶。

    兴和伯咱家

    伯爷,宫中来人了。

    方醒一跺脚,怒道:请进来!特么的!这事闹大了,都准备准备吧,陛下肯定要召见。

    来人在十多名侍卫的拱卫下进来,方醒仔细一看,居然是大太监。

    此事已经惊动了陛下。

    方醒遗憾的叹息着,然后迎上去道:营中的小事,居然惊动了陛下,方某有罪。

    大太监扫了一眼现场,看到聚宝山卫居然全副武装,就低声问道:究竟是何事?为何将士们都着甲了?

    方醒拉着他到了边上,苦笑道:今夜监军的房间里进了一条蛇,然后大喊救命,一营皆惊,没炸营就算是将士们训练有素了。

    蛇?

    大太监狐疑的看着方醒,方醒叹道:聚宝山下的蛇多,军中每日都能打到蛇,吃都吃腻味了。

    大太监看看周围,沉声道:口说无凭!

    方醒打个哈哈,吩咐道:林群安!

    伯爷!

    方醒缓了缓道:罢了,咱们不预设地方,公公请自行到军士的住所随意检查。

    大太监的脸色稍缓,然后说道:那就带路吧。

    所谓的住所,其实就是许多排木屋。

    火光猎猎中,大太监随意指着一间木屋道:进去看看有没有蛇!

    几名宫中的侍卫进去转了一圈,出来说道:公公,没有。

    大太监瞟了方醒一眼,方醒无奈的道:要是间间都有蛇,那就是林群安的失职。

    文新在边上嘿然不语,显得极为不屑。

    方醒打个哈哈,突然喝道:谁给你的胆子,当着一位伯爷和陛下身边的人冷笑!

    文新愕然,大太监冷哼一声,再看看其它房间。

    连续搜了两个房间都没找到,文新也不讥笑了,只是木然。

    大太监打个哈欠道:兴和伯,最后一个了。

    方醒无奈的道:方某问心无愧。

    方醒有些色内厉荏,大太监低声叹息着指指下面一个房间。

    文新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喜色,转瞬即逝,不过并没有逃过正盯着他的林群安的双眼。

    几名侍卫大晚上的还得出来干活,心里是极为不爽的,所以推开房门,大概看了一眼后,就准备出去。

    早点回去交了差事,趁着时间还早打个盹也好啊!

    走吧。

    三人举起火把往外走,前面两人都出去了,后面一个侍卫的个子比较高,准备出门时听到了头上有嘶嘶嘶的声音。

    什么鬼东西?

    火把一举,侍卫抬头看去,腿瞬间就软了。

    一只蛇头正在门框上微微摆动,那蛇信吞吐,目光阴冷。

    蛇

    前面走出去的两个侍卫闻声回头,就看到自己的同伴嗝儿一声软倒在门内。

    一个蛇头从门框上垂下来,仿佛是在讥笑着人类的愚蠢,身体一扭,就消失在了上方。

    好大一条蛇!

    这两人不怕蛇,急忙冲进去,身体一跳,就把那蛇抓了下来。

    大太监干咳一声道:兴和伯,此事暂且搁置,你随咱家进宫一趟吧。

    方醒看看天色,愁眉苦脸的道:天快亮了,拙荆近日极为喜欢方某下厨做饭,哎!不过谁让咱对大明忠心耿耿呢!走吧。

    大太监对方醒的无耻早已有所见识,所以他只是眼皮子跳一下,然后就招呼侍卫们回去。

    方醒回身道:那啥林群安,记得弄只鸡来,晚点和那条蛇一起炖了,等我回来再吃。

    文新呐呐的道:公公,奴婢不去吗?

    大太监正在琢磨蛇和鸡一起炖味道如何,闻言就冷冰冰的道:你?等着吧!

    文新这次真是腿软了,不过他强笑道:公公,奴婢只是怕蛇,您看刚才那位不就被吓晕了吗?

    大太监冷冷的道:陛下已经醒了,咱家说了不算。

    方醒跟着这些人去了,林群安吆喝道:都赶紧睡了啊!操练时间不变,起不来的早饭就别想了。

    大人,这事咱们是无妄之灾啊!要不就给半个时辰?

    对啊!又不是咱们惹的事

    林群安骂道:以前经常夜袭怎么不闹瞌睡了?都特么的赶紧回去!

    人群各自散去,渐渐的,文新的周围空荡荡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