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16章 君王的猜疑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解缙皱眉道:你如何得知?

    方醒微微叹道:金忠的病只是上火,年纪大了扛不住,可派来的御医却言辞闪烁,并且无人上门看望金忠,你说说,陛下这是想干什么?

    解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苦涩的道:陛下难道是想用金忠来做试金石?

    就是试金石。

    方醒给他倒满酒,冲着不时关注这边的莫愁笑了笑,换来了少女的一个垂眸,然后说道:这些话我不敢在家里说,陛下老了,狮子老了会惶恐,会猜疑,金忠是坚定的太子党,陛下想看看有谁跟他是一伙儿的,结果只有我去了。

    解缙压压手,等送菜的伙计走后才说道:那你不怕被陛下猜疑吗?

    店里的人越来越少了,都怕赶不上夜禁时间。

    方醒稍微提高了些声音道:陛下此刻的心中必然是矛盾的,别人说我是太孙党的大头目,可实际上陛下知道,我只是大明党,否则我目前大可韬光养晦,等太孙上位后,我再大展拳脚不是更好吗?

    解缙哎了一声道:你就是太过锋芒毕露了。

    方醒笑道:别人去了估摸着会被陛下记在心里,可我去了却一点问题都没有,为何?不过是依着本心做事而已。太多的机心,陛下不喜欢。

    帝王自己机心无数,却要求臣子坦诚相待,这不是哎!

    解缙当年就是没有机心,哦不,是太过坦诚的代表,结果就被坑了。

    方醒嘴角微翘:赵王来了金陵,花言巧语之下,陛下难免对太子多了些不满,金忠算是被连累了。

    解缙无奈的道:父子君臣,何必如此啊!金忠为人宽厚,陛下居然疑心到了他的头上,可笑!

    方醒淡淡的道:此事兴许金忠心里有数,所以他死不了!

    小巷子里的光线渐渐的开始黯淡下来,方醒眯眼看着外面:你别看太孙位置稳固,可要是太子一动,他也跑不了!

    解缙点头道:太子若是被废,太孙要么聪明些自请流放,要么就等着被人赶下来,陛下一去,就和太子一起同归!

    方醒笑了笑:陛下再舔犊情深,也不会让废太子的儿子上位,否则史书上可不好写。

    把宝钞压在碟子下面,方醒和解缙起身回去。

    伯爷,您要走了吗?

    莫愁刚才帮忙收拾桌子,脸上粉红粉红的。

    方醒笑道:嗯,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下次再来。

    莫愁轻盈的走到门边,看着方醒上马,然后在辛老七几人的护卫下缓缓出去,不禁挥挥手,低声道:伯爷,您何时再来呀?

    夕阳落尽,一只老鸹飞过,呱呱的叫了两声,莫愁这才恍然醒来。

    方醒回来后,张淑慧早上都不愿意起床了,只是拖着他磨磨蹭蹭的在说话。

    夫君,等妾身把这个孩子生出来,您会亲自教他方学的吧?

    张淑慧才不会相信什么科学,更不会相信解缙能摸索出这些知识。

    由于肚子大了,所以张淑慧不能像以前般的伏在方醒的胸上,只是把手放在上面摩挲着。

    方醒已经醒的炯炯的了,他抓住有些浮肿的小手道:到时候把他放到书院里去,跟着同窗一起学习,那样孩子的性格才不会孤僻。

    张淑慧有些不乐,不过习惯性的相信了方醒:嗯,到时候孩子就听夫君的安排。

    起床后,一家人悠闲的吃了早餐,然后就在一起下五子棋,倒是其乐融融。

    老爷,太孙被弹劾了。

    方醒在门边低声问道:为何?

    丫鬟低声道:七哥说了,好像是因为殿下题了什么牌匾的事。

    陛下,此事可大可小,一国之储君为商贾题字留名,这简直就是哎!

    陛下,此事已经在金陵城中议论纷纷,臣请拿了那家人,然后治他们一个伪造殿下题字之罪。

    朱瞻基听到这里,不禁心中冷笑,这话看似为他着想,可实际上却是欲盖弥彰,最后只会引发外界无尽的猜想。

    而且招牌的事应该早就被人发现了,可一直等到现在才发难,多半就是想把方醒一股脑儿的也装进来。

    掀翻你朱瞻基困难不小,可把方醒弄下去应该不难吧!

    陛下,臣听闻神仙居的掌柜有一女儿,年轻貌美,气质不凡

    住口!

    朱瞻基怒了,可胡广却比他先怒。

    捕风捉影!诽谤殿下,你居心何在?!

    胡广虽然心中有道,可却不会利用这等龌龊的手段来打击自己的敌人,所以他躬身道:陛下,此风不可长!

    朱棣冷眼看着这一切,觉得自己正身处云端,而那些愁喜不同的臣子就像是戏子,正在出演一场大戏。

    瞻基,你说说。

    太孙被弹劾也得出来自辩,朱瞻基从容说道:皇爷爷,那户人家为平定交趾出过力,所以那日孙儿与兴和伯去了之后,感其质朴,就主动为他家题了招牌。至于留名,那只是不想让外人误会孙儿,正大光明罢了!

    胡广冷冷的看了这名官员一眼,知道今日有人要倒霉了。

    朱瞻基说出了这番话之后,不管是谁都无法质疑,否则就是在有意攻击太孙殿下。

    至于那个女子,皇爷爷应该也知道,就是当街为兴和伯讨公道的那个,皇爷爷当时还罚了兴和伯禁足两日。

    朱棣点点头:朕想起来了,那个女子倒是憨直。

    这话直接就把地上的那个官员的前途钉死了。

    人家可是兴和伯的粉丝,你特么的居然敢强行往太孙的头上泼大粪,这事儿可大发了。

    如果是弹劾其他人还好说,可这是太孙啊!

    朱棣的眸色一冷,淡淡的道:居心叵测,拿了下诏狱!

    此事一了,朱棣也觉得兴趣全无,挥挥手就散了小朝会。

    朱瞻基出来后,对着胡广拱拱手道:胡大人有古君子之风,当勉之!

    这个夸赞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胡广都楞了半天。

    殿下谬赞了,臣只是秉承本心而为。

    朱瞻基微微一笑,然后就走了,留下了胡广独自唏嘘。

    金幼孜从后面上来,轻声道:赵王又进宫了。

    胡广冷冷的道:赵王不回北平,朝中至此多事了。

    金幼孜微笑道:咱们坐山观虎斗不更好吗?

    胡广淡淡的道:小心殃及池鱼!

    金幼孜笑道:赵王殿下对我等可不错,而且他重儒学!

    这个话题击中了胡广的那个啥的点,他的呼吸重了些,冷道:不可能!

    说完胡广就拂袖而去,金幼孜也不恼,只是用手遮住眼前,喃喃自语道:好大的风啊!

    可殿前别说大风,下面的树叶动都没动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