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701章 前世今生,轮回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兄弟姐妹们的打赏和支持爵士都看到了,感谢!!!

    如果说大封推是东风,那么你们就是风帆,没有你们,仓库这艘船无法前进!!!

    风吹过,方醒闻着那股子硝烟味和血腥味,把棉袍裹紧了些,打个喷嚏道:李满住说自己是内应?

    李满住拎着猛哥帖木儿的人头,一脸喜意的跪在方醒的面前道:伯爷,今夜猛哥帖木儿裹挟下官前来袭营,下官虚与委蛇,最终斩得此贼的人头,请伯爷笑纳!

    方醒揉揉发酸的鼻子,可本伯不需要人头验功啊!

    开什么玩笑,大明的兴和伯居然还要人头来证明自己的功勋,那说出去真会笑掉别人的大牙。

    李满住的喜意一滞,呐呐的道:伯爷,早知道的话,下官就擒住此贼,献俘金陵。

    献俘与君王之前,这个是武将最高的荣誉。

    说完后,李满住发现方醒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就堆笑道:伯爷,要不下官这就去把此贼的家人给擒来?猛哥帖木儿家里有个女儿,生的能让水中的鱼儿留恋不去,天上的鸟儿为之停步,下官这就去把她送来。

    李满住才转身,就听到方醒那不含感情的声音传来。

    你走吧,走的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再回这里。

    身体一僵,李满住旋即就回身磕头道:多谢伯爷不杀之恩,小的这就去了。

    李满住带走了三匹马,还有干粮和不少钱财,然后就和孛达消失在黑夜之中。

    王贺最近有些上火,他一边痛苦的挤着嘴角的脓疱,一边嘶嘶的问道:兴和伯,为何要放走这个小人?

    王贺喜欢听书,特别是听到那些精忠报国,义气无双的情节时,总是热泪盈眶。

    所以他觉得方醒应该斩下李满住的人头,以警示周围的异族。

    方醒看到林群安已经把建州卫的人也圈住了,就淡淡的道:奴儿干都司的黑夜会吞噬那些对大明不友好的人。

    李满住畏罪潜逃,你等还不跪下,等死吗?!

    跪下不杀!

    大人不是说我们是内应吗?为何要哎哟!

    听了通译的话之后,林群安冷声道:什么内应,李满住就是主谋,见势不对就杀了猛哥帖木儿灭口,现在此贼已经潜逃,你等若是安分守己,那还有生路!

    大势已定,方醒打个哈欠道:就看方五那边的结果了,晚点把俘虏中的头领都找出来甄别,那两人一系的都拿了当苦力,就这样吧,我去睡一会儿,

    经过几次大战之后,这等程度的夜袭早已无法让方醒兴奋。他躺在睡袋里,闭上眼睛,渐渐的进入到了那个光怪陆离的梦境里。

    一个中年男子正困守在一间木屋里,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随从被以喝咒水的名义叫出去。

    呃!门外一声闷哼,所有人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

    陛下,臣先去了!

    一个接一个,没人跪地请降。

    有人出去前给他磕头,有人出去前怒喝,然后一一被门外的缅甸人捕杀。

    陛下,悔不该啊!孙可望不可倚重,当年就该听晋王的呀!

    陛下,臣去了!请陛下莫要辱没了自己的血脉,当慷慨就义

    最后一个臣子被捕杀,男子呆呆的坐着,泪水从眼角滑落。

    猛哥帖木儿的长子阿古收拾好了行装,按照猛哥帖木儿的安排,若是兵败,那他就带着一家老小逃,往鞑靼人那里逃。

    以前是仇敌,可现在有着共同的敌人,未尝不可合作一把。

    屋子里都是家人和侍卫,阿古坐立不安的计算着时间。当错过了约定的时间,依然没人来报信后,他的嘴唇蠕动了一下。

    我们走!

    五名侍卫是整个左卫最出色的勇士,有他们在,阿古相信一家人会平安到达目的地。

    我们会东山再起,我们会重新杀回来,到那时,明人将是我们手中的待宰羔羊,我们走!

    五名侍卫当先开门出去。

    齐射!

    嘭嘭嘭嘭!

    枪声过后,妇孺都跌跌撞撞的退回来,尖叫着,四处寻找着,想找到一个可以躲避那可怕武器的地方。

    门外还有人呻/吟,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声音。

    阿古颤抖着问道:门外何人?

    门外沉寂依然,等室内的气氛几乎凝固时,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

    我乃大明兴和伯家丁方五,里面的人,丢弃武器,一个个听令走出来!

    阿古一下就软倒在地上,颤声道:你们你们先出去!

    以往凶悍的女真人,此时却无比乖巧的一一走出来。

    噗!

    方五拔除刺刀,沉声道:下一个!

    噗!

    当里面只剩下阿古时,他无论如何也不愿出去。

    中年男子惊慌失措的叫喊着,他紧紧的抓住椅子的扶手,死也不愿松开。

    一个黝黑的缅甸官员皱眉道:把他连同椅子一起送给那个明人的叛徒。

    中年男子被连同椅子抬起来,他哭喊着,可依然无法阻挡这些曾经奉大明为上国的藩属国臣子。

    当看到那个军营时,中年男子不禁失声恸哭,声音惊动了正在大营外等候的那个魁梧男子。

    吴三桂,你一家世受国恩,居然甘做鞑虏的帮凶,你不得好死!

    男子的手中握着一把弓,弓很大,弓弦很粗,非武力强横者无法使用。

    看着男子大步走来,中年男子不禁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往后爬。可身后的脚步声沉重,冰冷的弓弦套在了他的脖颈上。

    男子仰头看天,自嘲道:朱家的子孙也堕落如斯了吗?真真是丢了祖宗的脸面,你可还有话说?

    死到临头,中年男子反而忘却了恐惧,他双手抓住脖子上的弓弦,嘶声道:吴三桂,胡人无百年运,你等终究会遗臭万年!朕在地底下看着你一家被万人唾弃!

    哈哈哈哈!

    男子长声大笑着,喘息着道:这世道就是这样,利之所在,人心不古,只要有利益在,老子以后就是英雄!

    弓弦渐渐绞紧,咯咯咯的声音在喉间作响,中年男子的眸色渐渐的黯淡下来。

    天空中唯一一颗星宿隐入了乌云之中,放眼神州,点点灯火渐渐熄灭。

    黑暗,降临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命运,抛弃了那些勤劳而蒙昧的人

    男子放下长弓,转身冲着北方跪下:臣吴三桂绞杀朱氏余孽在此,我大清万岁,万岁,万万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