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81章 孙氏进谏,朱瞻基恼怒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胡广最后说道:陛下,还是停了吧。

    朱棣不置可否的道:兴和伯说,交趾男子反复无常,若无牵制,不久就会故态萌发。

    金幼孜急忙说道:陛下,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大明在交趾扫除了豪族

    朱棣漫不经心的拿起一份奏折,打断了金幼孜的话:黄福也是这个意思,说是交趾男人多变狡诈,提高女人地位对巩固大明的统治有好处,所以,朕准了。

    散朝后,金幼孜不爽的道:那方醒做事真是出人意表,今日是交趾,若是以后大明的女人也跟着这样,那他就是罪人!

    胡广微微点头:且安心吧,大明不至于此。

    金幼孜不服气的道:我看方醒多半是自己压服不了媳妇,然后就觉得天下的男女都该是这样!

    胡广微笑道:互敬互爱,这是夫妻之道,男主外,女主内,这是能力的区别,我看这样就挺好。

    呃!

    金幼孜不禁苦笑道:家有悍妻啊!

    方醒很快就得到了通知,所以他就把好消息告诉了小娘。

    小娘感激的道:伯爷,那小娘这就回去。

    这是个女强人啊!

    方醒说道:既然到了金陵,那就好好的歇歇,过完年再回去。

    等方醒把这事告诉张淑慧后,她不禁捂嘴笑道:等这事传出去了,夫君可就是大明女子的知己了。

    胡说什么呢!

    方醒不自在的道:那是交趾,再说了,大明的女子现在也有不少厉害的,不用我出手,只要继续发展下去,迟早那些女人就会自我觉醒。

    当工坊开始密布,需要大量的工人时,那些女子就会抛头露面,然后有了钱的女人自然就会不满自己在家里的地位

    哈哈哈哈!

    想到得意处,方醒不禁阴险的笑了起来,等笑完后,才想起张淑慧就在身边。

    呃!为夫想到了个笑话,所以就哈哈!

    张淑慧笑吟吟的道:夫君,是何笑话?让妾身也笑笑。

    自作孽啊!

    方醒打起精神道:话说有一家夫妇,家里的孩子大了,于是就相约那个啥的时候说暗语,就是洗衣服。

    张淑慧眼波流转的轻呸道:夫君又瞎说了。

    方醒看看门外没人,就一把揽住她,继续说道:一日男的想了,于是就让儿子去告诉媳妇要洗衣服,可媳妇正纺纱,忙的很,就说晚点。等她忙完之后,就叫儿子去问还洗不洗衣服

    你猜那男的怎么说?

    方醒看到张淑慧红晕满颊,眼中似乎要滴出水来,就缓缓低头,喃喃的道:为夫可不会用手洗的

    张淑慧不禁伸出手来勾住了方醒的脖颈,两人的嘴唇刚碰上,就听到了铃铛奔跑时呼呼的喘息。

    夫君

    张淑慧急忙松开手,一把推开方醒。

    方醒郁闷的道:铃铛怕什么?

    可当看到铃铛嘴里的那只足有七八斤重的野兔时,方醒不禁赞道:好!晚上可以吃一顿红烧野兔了。

    日子就在方醒每天盯着张淑慧的肚子中度过,眼瞅着要过年了,方醒才在方杰伦的提醒下准备。

    今年夫人有孕,大喜。家里不是存了许多鸡蛋吗,每家给几个,沾沾喜气也好。

    虽然张淑慧的肚子还看不出来,可方醒却已经是在憧憬那孩子的出世了。

    书院也放假了,黄钟回家过年,老解就很无聊。他仗着年纪大,偶尔也进内院里来,不干啥,就是寻摸方醒书房里的好酒。

    岁末寒冬,就在大明上下安心等着过年的时候,朱瞻基却怒气冲冲的来到了方家。

    这是咋了?被陛下给抽了?

    方醒正在看着自己从仓库拿出来的奶瓶,还有些玩具。

    朱瞻基坐下来就气呼呼的道:德华兄,那孙氏居然把我养在婉婉那里的促织给断食了!

    促织?

    方醒一愣神,才想起这玩意儿就是蟋蟀。

    朱瞻基已经不算小了,近年来长进不小,只是这个爱好却有些让人头痛。

    方醒把东西收起来,然后皱眉道:你这个你现在是太孙,可对促织的兴趣都这般大,等以后呢?

    朱瞻基大喊冤枉:德华兄,小弟冤枉啊!那不过是在府中自己玩玩,谈不上玩物丧志吧?

    方醒懒得理他: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别人在你这个年纪,都在日夜苦读,或是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哪有时间去玩这些!

    孙氏虽然给方醒的印象不是很好,可这个举动却是深得人心。

    朱瞻基拿出一个小罐子来,一脸悲凉的道:德华兄,小弟的促织啊!都已经奄奄一息了!

    我看看。

    方醒抢过罐子,把盖子打开。

    德华兄,手下留情!

    呯!

    罐子落地粉碎,桌子上的蝈蝈正准备逃窜,方醒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朱瞻基呆呆的看着自己粉身碎骨的爱宠,不禁悲从心来。

    方醒擦擦手,叹道:罢了,看来你的日子太过逍遥,我这里给你出个题目,你去推演一番,若是阿鲁台取胜后,对我大明有何影响。

    于是朱瞻基回去就一头扎进了浩瀚的资料中,让孙氏有些忐忑。

    进谏,这在朱家的皇后中不少见,从大脚马皇后开始,到朱棣的原配徐氏,以及太子妃张氏,都算得上是贤惠有加。

    孙氏的这个举动当然瞒不过该知道的人,朱棣按兵不动,没管。

    朱高炽只是点头夸了几句,太子妃不置可否。

    只有婉婉,一到方家庄,就跑来跟方醒抱怨着。

    她还不是我大嫂呢!就开始管着大哥了。

    方醒笑了笑,这事不是他能插手的,所以就说道:那是你大哥的事,他自然会处理,婉婉只管玩耍就好了。

    婉婉闻言就羞道:可是可是他们说女子成亲以后也会变成孙氏这样刻薄呢!

    方醒无语,揉着她的头顶笑道:那不是刻薄,每个人的处境不同,目标不同,做事的方法自然也就不同,婉婉当然不会刻薄,而且你还小呢,谁给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婉婉歪着脑袋,皱着眉头道:可是婉婉都七岁了。

    七岁也还早着呢,别多想了,我带你去看看大黄。

    婉婉新养的鹅还没长大,虽然可爱,可却不能每天跟着,所以她每次来都要逗弄一番大黄。

    大黄

    进了内院,婉婉就嚷着小跑起来。

    大黄也叫了两声过来相迎,眼瞅着一人一鹅就要胜利会师,婉婉却一脚踩在一块青苔上。

    婉婉!

    方醒在后面看到婉婉的身体猛地向前扑去,不禁惊呼一声。

    前面就是台阶啊!要是磕碰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