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78章 请继续你的表演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莫愁!

    胡叠看到自己女儿的模样,心中大恸。

    刘观干咳道:兴和伯,此事本属刑部啊!

    按理这种事情,方醒最多就是令家人送一张帖子过来,表示自己在关注即可。

    可方醒居然亲自来了,而且看他和莫愁之间的称呼,关系还很亲密。

    刘观觉得这事很棘手,衡量利弊之后,他决定还是要‘秉公办事’。

    方醒回身对辛老七道:放他去报信。

    辛老七冷哼一声,然后让开了一条路。

    这下刘观的心里又没底了。

    方醒这厮居然不怕赵王吗?

    方醒朝莫愁招招手,莫愁咬着嘴唇,怯怯的走过来。

    喝水。

    方醒变魔术般的摸出一瓶水来,那透明的瓶子让大堂里的人都不禁有些眼馋。

    这玩意肯定能值不少钱吧!

    莫愁接过打开盖子的水瓶,有些不好意思喝。

    方醒回身对胡叠说道:带莫愁去梳洗梳洗,哎刘大人,刑部有梳洗的地方吧?

    刘观开始以为方醒要强行带走莫愁,正担心的不行,闻言急忙道:有,本官遣人带她去。

    朱高燧回到王府后,心中想着那个少女略带忧郁的脸,不禁有些心痒痒的。可他总算是想着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才强忍了下来。

    明媚与轻愁,正如那莫愁湖般的让人心动啊!

    正在意/淫着的时候,有人禀告道:王爷,兴和伯去了刑部,想带走那名女子。

    什么?

    找死!

    朱高燧大怒,喝道:备马!

    谢忱起身道:王爷,此事还是派人去一趟的好。

    朱高燧看着自己的智囊,怒道:那方醒多次坏本王的好事,今日得此机会,本王要让他颜面扫地!

    等朱高燧到了刑部,看到莫愁正站在方醒的身边,手里拿着一个漂亮的瓶子在喝水,就喝道:方醒,你想乱法吗?

    方醒回身看到是朱高燧,就拱手道:王爷难道不知儒以文乱法吗?方某不敢当。

    朱高燧心中大怒,这方醒到了这个时候都不忘记打击儒家,可见狡黠。

    方醒,此女当街辱骂本王,你这是要包庇她吗?

    方醒笑了笑,伸出食指摇摇道:谁能证明?

    朱高燧理直气壮的道:本王的侍卫亲耳所听,难道还不能证明?刘大人你说说,可否定罪?

    方醒漠然道:那莫愁说王爷的侍卫在街上说要弄死我,这事怎么说?

    胡言乱语,一派胡言!

    朱高燧不屑的否认道。

    方醒忍不住笑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别人说的都是假的,王爷,陛下都没你那么厉害啊!

    方醒,你无礼!

    方醒嗤笑道:若没有说我的坏话,莫愁她失心疯了敢去驳斥王爷的侍卫吗?

    朱高燧哑口无言。

    刘观看看一冷漠的方醒,再看看怒气冲冲的朱高燧,就叹道:王爷,要不此事就让陛下论断吧。

    朱高燧身体一僵,脸上多了些阴霾,笑呵呵的道:刘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等小事居然扯上朱棣,不论谁有理都讨不了好。

    可刘观却知道自己在坐蜡:双方各执一词,方醒的话显然可信度更高些。

    可朱高燧的模样告诉刘观,这事不整明白了,他刘观就没好果子吃。

    陛下宣赵王和兴和伯觐见。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刘观如释重负,赶紧说道:王爷,此事就和下官没关系了。

    朱高燧冷冷的看着刘观,那张白净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是的,就是微笑,让人感到阳光的微笑。

    刘大人,你很好。

    走!

    朱高燧转身过去的瞬间,脸上的笑容换成了阴森,头也不回的出了大堂。

    等他们都走了之后,有人问到:大人,此事赵王殿下有些执拗了!

    刘观揉揉太阳穴,冷笑道:赵王这是在叫板呢!兴和伯当然不会退缩,这不就掐起来了!

    大人,可今日这事是巧遇啊!

    巧遇?

    刘观嘴角翘起,就算是没有此事,赵王也会找兴和伯的麻烦,谁让他弄了那个什么科学呢!

    手下不懂,就问道:大人,这事和科学不搭界啊!

    刘观淡淡的道:文人恨谁?

    兴和伯。

    那不就结了!文人恨兴和伯,那赵王当然也会恨兴和伯!

    这是莫愁第一次进皇宫,她爹胡叠只能在外面守候着。

    低头,细步走,莫愁被皇宫的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

    等到了殿外,里面通传赵王和方醒进去,莫愁就孤零零的站在外面,心中忐忑。

    朱棣放下奏章,冷眼看着下面行礼的两人,沉声道:无事生非,很有趣吗?

    朱高燧委屈的道:父皇,儿臣在外被人羞辱,兴和伯还想带走那人,儿臣

    朱棣冷哼一声,也不问方醒,就喝道:各自回去,两日不许出门!

    方醒捶捶腰,一脸舒坦模样道:陛下体贴臣下,臣愧领了。

    无赖子!

    在朱高燧不敢相信的目光中,朱棣并未惩罚方醒,只是骂了一句。

    父皇

    方醒看着一副求喂养模样的朱高燧,就低声道:请继续你的表演,方某看着呢。

    出去!

    朱棣的脸色有些难看了,朱高燧这才委委屈屈的作罢。

    走到殿外,莫愁正垂首盯着自己的鞋子,方醒就说道:我们走。

    没事啦?

    莫愁惊喜的抬头,就看到了朱高燧那张阴沉沉的脸。

    方醒,孟贤呢?

    方醒诧异的道:孟贤?那不是王爷的指挥使吗?

    朱高燧盯着方醒的脸,想从中看到些端倪。

    方醒纳闷的道:王爷和孟大人闹翻了吗?那可真是可惜了,孟大人看着一表人才,身强力壮,而且还很体贴哎!王爷别走啊!咱俩再聊聊。

    朱高燧已经要气疯了,他本就长得瘦削白净,有女相,被方醒这么一说,仿佛他是在寻找自己的姘头。

    出了皇宫,胡叠正来回的转圈,看到莫愁后,不禁喜道:莫愁,挨打了没有?

    莫愁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方醒,摇头道:爹,没有呢。

    多谢伯爷。

    胡叠行礼道谢。

    方醒笑道:起来,此事是莫愁为我出头,我要是不出手,那以后谁还会为我说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