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76章 忽悠释家奴,妻妾和谐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交割完货物之后,李显忠千恩万谢的回去了,临走时听说张淑慧有孕在身,就解下脖子上的一串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兽骨项链,非要送给方醒。

    方醒收下后就交给了辛老七。

    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辛老七接过来闻闻,甚至还用舌头舔了一下,然后说道:老爷,这东西咋有些人骨头的意思呢!

    卧槽!

    方醒嫌弃的道:你处理了。

    茫茫的的大草原上,一群衣着破烂的野人呼喝着擒住自己的对手,然后割下脑袋,打磨头骨

    想起这个东西很有可能是人的头盖骨,方醒赶紧就去洗了几遍手。

    黄钟把货物收拾好了,回来问怎么处理。

    方醒也没辙,就说道:放在第一鲜售卖。那些能存放的,到时候还可以弄到咱们的杂货铺去。

    最值钱的就是那些北珠,或者说是东珠,方醒还欠着这个钱没给,所以他马上就消失了一会儿。

    咱们进城去。

    方醒拎着个大锦盒出来,就看到小白提着一串东西在逗大黄,等凑近一看,不禁脸抽抽的道:赶紧放回去!

    特么的!这是虎/鞭啊!

    到了城里,先把那些山货都交给方十一处理,方醒就去了太孙府。

    兴和伯请进。

    方醒发现太孙府的人对自己亲切了不少,等看到朱瞻基时就问了一下。

    朱瞻基无奈的道:小弟那日整治了一下金英。

    我可不想管你府上的闲事。

    方醒觉得有些不自在,就把锦盒拿出来,打开后,微微一笑:你觉得这东西可值钱?

    一尊浑身透亮的文殊菩萨,盘坐着的菩萨!

    朱瞻基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激动的道:德华兄,此物至宝啊!

    呵呵!至宝?

    方醒打个哈哈道:陛下把李显忠的事交给了我,可我的钱都投进了杂货铺里,只得用这个换取他的货物了,你看可值?

    物超所值,德华兄,你吃亏了!吃大亏了!

    皇室虽说崇道,可还是有不少人都是信佛的,所以朱瞻基一看到这尊菩萨就忍不住心动了。

    方醒唏嘘的道:好歹是我大明的建州卫,我个人吃点亏不算啥。

    朱瞻基再仔细一看,不禁点点头道:李显忠有个儿子叫做李满住,满住就是文殊,德华兄,此物要是被李显忠看到了,估计他会愿意给出全部身家来交换。

    那就请他来吧。

    在等李显忠来的时间里,方醒问了赵王的事。

    大概要过完元宵吧。

    朱瞻基显然也对赵王有些警惕。

    晋王呢?

    晋王?

    朱瞻基笑道:王府中的人怨声载道,晋王有些焦头烂额,想赚钱都想疯了。

    方醒无辜的道:大头可都被汉王拿了,所以晋王要是想报仇,那就去找汉王吧。

    哈哈哈哈!

    等李显忠到了之后,行礼只行到一半,目光就被那尊玻璃佛像被吸引住了。

    此物如何?

    噗通!

    李显忠毫不犹豫的叩首道:无价之宝!

    方醒笑道:可有你那些货物值钱?

    李显忠一怔,然后狂喜道:有有有!多了些。

    方醒和朱瞻基交换个眼色,然后问道:你们现在和朝鲜如何?

    朝鲜人奸诈,咄咄逼人!

    李显忠不知道方醒问这话的意思,就义愤填膺的把朝鲜人经常过来抢掠的事说了出来,显见双方的仇恨是不死不休。

    你既然对大明忠心耿耿,那这尊佛像就算是给你的奖赏,先回去吧。

    方醒把玻璃菩萨装好,递给了不敢相信的李显忠。

    多谢伯爷,多谢伯爷!

    李显忠狂喜的带走了佛像,仿佛建州卫的艰难处境已经结束了。

    有信仰是好事,可过犹不及。

    方醒解决一件事,心情大好的回到家,把那几盒子北珠都给了张淑慧处置。

    张淑慧怀孕之后,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小骄傲,可这份小骄傲在看到几盒子北珠之后就消失了。

    夫君,都是咱们家的了?

    张淑慧拍掉小白的手,像是个贪财的巨龙般的守护着这些宝贝。

    小白委屈的嘟嘴撒娇道:夫人,那么多

    张淑慧看到方醒嘴角噙笑,就不好意思的道:以后要是有闺女了,就拿给她玩耍,现在先给你做一串,等你生娃了再说。

    小白这才欢喜的道:夫人,还有郡主呢?郡主好像都没有呢!

    张淑慧想了想,大方的道:这么多,那就给郡主做一串好了。

    淑慧果然贤惠,为夫佩服。

    方醒的夸赞让张淑慧喜上眉梢,就拿起一颗珠子放在小白的头上比划了一下,‘慈祥’的道:女娃就该打扮打扮,回头再给你做几个珠花。

    小白也乖巧的低头任由张淑慧摆弄,一时间妻妾和谐,方醒不禁‘老怀大慰’。

    而那边得到‘至宝’的李显忠也是喜不自禁,恨不能马上就回到北方,把这个佛像展现一番。

    信佛,特别是文殊菩萨,这是女真人的特点。

    所以取名叫做满住的人多不胜数,甚至那啥都有可能是由此而来。

    李显忠不肯让随从接手这件至宝,他凶狠的脸上居然浮现了一抹慈悲,觉得自己的心肠都软了许多。

    所以在看到一个少女被一队骑士团团围住时,慈悲心肠发作的李显忠就大喝道:住手!

    为首的男子在马背上冷笑着问道:女真蛮夷,也敢插手殿下的事吗?还不快滚!

    在金陵谁敢称殿下?

    朱高炽父子,朱高煦,还有就是刚进京的赵王朱高燧。剩下的那些王爷没谁敢在金陵这般嚣张。

    而李显忠刚从朱瞻基那里出来,朱瞻基的态度还算不错,手下不会说出蛮夷这个称呼。

    朱高煦做事直接,手下也跟着学到了这种风格,如果是朱高煦的手下,现在李显忠大概就要挨打了。

    赵王!

    一瞬间,李显忠就猜到了这是谁的人,他急忙下马请罪。

    下官这就走。

    滚吧!

    陈岩不耐烦的道,然后回身看着被围住的那个少女道:当街辱骂赵王殿下,你这是在找死!拿下她!

    少女的两个鬏鬏很显目,脸蛋因为愤怒而微红。眼睛大大的,气鼓鼓的,导致看着有些包子脸,多了几分可爱。

    你们说兴和伯的坏话!

    陈岩冷笑道:说了又如何!这是你一个民女能管的事吗?找死!

    少女被人捆住了双手,她有些慌了,可还在嘴硬着:兴和伯对我家有恩,你们说兴和伯是小人,迟早会被什么王爷给弄死

    边上围观的人听到这里都有些会意,可谁都不敢说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