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75章 会面,下马威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李显忠很穷,整个建州卫都很穷。至于为啥穷,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不会种田,只知道狩猎和收集各种能换钱的东西。

    所以此时的建州卫,其实和生女真相比也好不到哪去。

    所谓的进贡,其实就是些土特产。送完了皇帝后,还剩下不少,李显忠就开始了自己的外交活动。

    几位辅政大臣是要走动一下的,可李显忠却碰壁了,门子很有礼貌的说,自家老爷最近不见客。

    而后李显忠又去了几位武勋家,同样被拒之门外。

    最后没辙,又怕货物砸在手里,李显忠只得无奈的去找太子求助。

    朱高炽听到他的要求也有些哭笑不得,就去请示了朱棣。

    父皇,李显忠在哭穷,说是想给朝中的大臣们送些礼物,然后换些回礼带回去。

    朱棣的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他不耐烦的道:日日哭穷,月月哭穷,难道我大明就该养着他们?

    朱高炽无奈的道:父皇,朝鲜那头还得要建州卫来牵制啊!

    废物!

    朱棣也不知道是在骂谁,然后说道:去,让兴和伯来处理。

    朱高炽一想也是,就笑道:父皇英明,兴和伯和外邦打交道从不吃亏,只是李显忠估摸着要挨刀了。

    朱棣戴上眼镜,嘟囔道:那竖子都钻进钱眼里去了,让李显忠去找他,别来烦朕。

    于是一直等在宫外的李显忠得到了通告。

    梁中一脸正色的道:目下朝中的外事大多是兴和伯在处置,陛下的旨意

    噗!

    李显忠马上就跪下了,五大三粗的身材,敲在石板上发出脆响。

    梁中的脸抽搐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膝盖都跟着疼,然后才说道:陛下的旨意,让你去求见兴和伯,大多事情都可解决,宫中路远,没事就少跑几趟。

    李显忠一脸憨笑的起身,膝盖完全没有问题:劳烦公公了,下官有些许礼物,请公公笑纳。

    笑纳你妹!

    梁中从方醒的嘴里得知女真人和朝鲜人目前的态势,哪里会去蹚浑水,就板着脸道:你当咱家是什么人!还不速去!

    李显忠赔笑着作揖,然后讪讪的去了。

    呸!装!咱家看你装!

    能当部落首领的家伙会是这般憨厚?

    梁中觉得这厮是在考验自己的智商。

    等兴和伯收拾你!

    李显忠回去马上就准备了‘丰厚’的礼物,然后带着自己的随从就浩浩荡荡的去了方家庄。

    进了方家庄,那些孩子都已经放假了,正在满庄上的疯跑,以庆祝自己逃脱了学习的魔爪。

    当看到一队骑兵和马车进来,那些孩子们都纷纷跑过来,准备看看是谁来了。

    可当跑近前时,看到这些骑士的脑袋光秃秃的,而且一脸的凶相,一个小女孩就哇的一声哭了。

    你们是谁?

    一个大些的男孩子双手抱胸出来问道,其他人分工明确,有去报信的,有去安抚小女孩的,很是井然有序。

    李显忠懂大明话,就努力挤出个笑容道:我等是来求见兴和伯的,还请让路。

    要见我家老爷?

    男孩干咳一声,作大人状道:已经有人去通报了,你且等着。

    李显忠郁闷的点点头,然后下马,掏出些从会同馆里拿的豆子喂马。

    在草原上,马儿就是自己的战友,你对战友不尽心,那是自寻死路。

    没多久,几个家丁在辛老七的带领下就出来了,只是全副武装。

    宰相的门子都得顶七品官,大明一位伯爷的家丁,那自然是地位不低,所以李显忠急忙就拱手道:下官李显忠,前来拜见兴和伯。

    辛老七打量了这支骑兵小队一眼,沉声道:到了方家庄,就要守规矩,把刀和弓箭都交出来吧。

    欺人太甚

    一个随从愤怒的想冲上去,辛老七看到也不怒,只是挥挥手,几把弩弓就对准了这个家伙。

    回来!

    李显忠喝了一声,然后第一个把腰刀解下来。

    辛老七这才点头道:这是我家伯爷的私人地方,除非是陛下和殿下来了,否则就没有不听话的!

    被敲打了一下的李显忠憨笑着进了主宅,然后在前厅等待着方醒的接见。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会做生意吗?

    方醒在书房里有些郁闷,他想见的是猛哥帖木儿。至于这位在目前对大明还算是恭谨的建州卫指挥使,他的兴趣不是很大。

    黄钟笑道:女真人的货物大多都是山货,伯爷,咱们还真是不好销啊!

    方醒不屑的道:那些山货拿来干嘛?还不如战马值钱。

    这时小刀禀报说李显忠到了,方醒这才起身去了前厅。

    拜见伯爷。

    李显忠跪地行礼,整个发型都被方醒看到了。

    空荡荡的脑袋,只有后脑和耳上有头发,最后编成了两条细辫子。

    起来吧。

    两边坐下后,方醒就随意的问道:为何要留辫子?

    李显忠虔诚的道:人的魂魄会从卤门出入,头发会遮盖住它,所以从很久以前,下官的族人就是这个模样了。

    方醒微微点头,这才弄清楚了所谓金钱鼠尾的源头。

    伯爷,陛下命下官前来求见,只为了那些货物,还请伯爷多多照看。

    方醒点点头:本伯已经得知了旨意,只是山货大明不缺,这你也该知道的吧?

    此时大明的境内有不少地方都是原始森林,别说是山货,老虎豹子多的是。

    李显忠沮丧的道:下官知道,所以此次还拿了些珠子来,除去献给陛下之外,也想换些钱粮。

    北珠?

    方醒不动声色的道:可以,成色不错的话,本伯就先收了。

    李显忠闻言大喜,赶紧叫人去取了几个匣子进来,打开后,光晕自生。

    方醒微微看了一眼,然后拿起几颗挑剔的道:前几年得了一匣子,比这个大些。

    李显忠失望的道:伯爷,那您看能值多少?

    方醒叹道:本伯哪能管这些商贾之事,那不是与民争利吗!伯律,你来。

    黄钟忍笑起身道:此事李大人也不必担忧,且等在下清数验货。

    方醒指指外面道:这等小事就交给下面的人处置,你我且到外面走走。

    黄钟微微一笑,然后和李显忠的随从开始验货点数。

    当然,买货的肯定是要压价,而且压得很低

    两人到了外面后,方醒问道:猛哥帖木儿可好?

    好。

    对大明可恭谨吗?

    恭谨,大明待他如再生父母,他每日都虔诚祷告,为大明祈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