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64章 宫中宫外,利益为先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午饭时,杨荣冲进了胡广的值房,怒气冲冲的道:胡大人,今日为何不出声为太孙缓颊?

    胡广把筷子放下,淡淡的道:那你呢?

    杨荣一怔,然后怒道:你是大学士,那时候大家都在等着你先发话,不然如何能形成合力?

    胡广冷静的道:当时大家都在担心陛下,再说了,就算是太孙被赶出去,事后陛下清醒时不也可挽回吗。

    杨荣摇摇头,苦笑道:事后事后,就算事后陛下清醒了,可他会把太孙召回来吗?就算是召回来了,可太孙威严全失,这样的储君不是大明所需要的。

    杨大人,注意你的言辞!

    胡广依然是很冷静,可杨荣却无法冷静下来:你们就希望出现一个所谓的明君,而这个明君必须要知趣,要少管事。我说你们怎么会对方醒这般仇视,是觉得太孙被他教坏了吧?哈哈哈哈!

    杨荣摔门出去,灰尘缓缓飘过来,不少都落在了饭菜里。

    杨士奇一进来,就看到胡广在呆呆的看着饭菜,就干咳一声说道:胡大人,饭菜都冷了。

    嗯!

    胡广缓缓侧脸,然后问道:士奇,你说咱们错了吗?

    想了想,杨士奇说道:没错,虽然本官感激兴和伯今日的救命之恩,可就事论事,太孙是被他教坏了。

    胡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是啊!堂堂的太孙殿下,居然去掺和商贾之事,整日和那些工匠为伍,若是有那么一天,难道大明就得沦为商贾之国吗?人心算计,淳朴之风不再,战火四起,杀戮之心永存。

    杨士奇唏嘘道:以商贾之心,如何能统御这亿兆民生。

    胡广说道:所谓的方学,骨子里就是趋利的,实用实用,不获利怎么实用?人性趋利,国将不国,这个道理方德华不是不懂,只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推而广之。

    杨士奇颓然道:殿下已经深受方学的毒害,昨日本官去授课时,殿下居然反驳了。

    年轻气盛,殿下的城府没有方德华的深厚,你看他好似胡闹般的做下这些事情,可事后的结果却大多对他有利,此子不可小觑啊!

    方醒已经到家了,张淑慧捧着不见显怀的肚子出来相迎,身边的两个嬷嬷小心翼翼的在看着她的脚下。

    下次不许再出来了。

    方醒扶起张淑慧,看到小白在里面折腾铃铛,就有些犹豫不决。

    记得孕妇的身边好像是不能养宠物的吧?

    说是对胎儿不好。

    不过当铃铛摇着尾巴在他的身边转圈时,方醒就释然了。

    多少人家养狗?

    而且不少人家的幼儿直接和宠物一起玩耍,可也没听说有什么弊端。

    不能娇气啊!

    铃铛在张淑慧坐下的那一刻小心翼翼的护在边上,方醒伸手揉揉它的脑袋赞道:铃铛果然是最忠心的。

    铃铛把脑袋压在方醒的手上,呜呜呜的撒娇。

    秦嬷嬷笑道:老爷,夫人的身体极好,按照您的吩咐少吃多餐之后,这孕吐也少了许多,想必那孩儿知道了老爷的意思,乖巧的很啊!

    希望是个健壮的儿子。

    张淑慧虔诚的祈祷道。

    女儿也不错。

    方醒剥了个香蕉,撇断后,一半给了张淑慧,一半给了小白。

    女儿的话,妾身心里就没底。

    怀孕后的张淑慧显得有些脆弱和患得患失,方醒已经二十三岁了。在这个普遍早婚的年代,别人如他这般年纪的,孩子都有了好几个。

    方醒笑道:女儿好,女儿是父母贴身的咱们还可以再生嘛。

    张淑慧的眼睛一亮,两位嬷嬷也是嘴角含笑,觉得在男尊女卑的大明,方醒能说出这番话,真的是太难得了。

    好好的养胎,莫要胡思乱想。

    方醒去了书房,在那里,刚得知今日早朝消息的解缙和黄钟已经在分析此事了。

    解缙好奇的问道:德华,那人莫非真有什么妖术?不然怎会平而无故的从手里长出一株东西来!

    幻术而已。

    方醒也有些纳闷,可他觉得这不可能是什么法术。

    我当时泼了一点黑狗血,那东西马上就消散了,可见为假。

    黄钟说道:黑狗血可破法术,那应该就是邪术。

    马丹!那玩意儿就像是全息影像般的诡异,方醒也指不出哪里有鬼。

    就是幻术!

    方醒一锤定音,把此事断定为幻术。

    解缙笑了笑,他在诏狱就相当于死了一回,所以对这些神怪稀奇事不感兴趣。

    可黄钟却依然在神游域外,一脸的向往。

    咳咳!太孙如何了?

    解缙的话让黄钟清醒过来,他讪讪的道:以前听过不少神怪故事,所以一时间有些遐思。

    方醒淡淡的道:那是君,也是祖父,太孙只会恨那些袖手旁观的文臣。

    解缙了然的道:间不疏亲,陛下对太孙多有疼爱,若此时有人从中离间,那是自寻死路。

    达额不会是鞑靼的人,所以这事就有趣了!

    方醒笑吟吟的道:而且他居然知道陛下有了长生之心,最后坑了鞑靼人一把,呵呵!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

    俞佳此刻就在冷眼看着金英作死。

    朱瞻基准备去看看那位达额,招呼道:去请兴和伯一起来。

    这事按理应该是贾全的活,就算是贾全不在,让一名和方家相熟的侍卫去也行。

    殿下,要不奴婢去一趟吧?

    金英堆笑着请示道。

    朱瞻基正在两名太监的服侍下换衣服,闻言他微微侧脸,那冷冽的目光盯住了金英。

    奴婢有罪!

    金英很机灵,马上就跪地请罪。

    朱瞻基没说话,大步走了出去。

    没发话那就是让金英继续跪着。

    俞佳走到金英的身前,低声道:兴和伯最不喜欢内侍插手殿下的事,你可是想去讨好他?哈哈哈哈!

    走出两步,俞佳想了想,又回头道:忘了告诉你,兴和伯若是怒了,打你都是白打,你可想去试试吗?哈哈哈哈!

    金英面无表情的道:你就是个蠢货!

    啪!

    俞佳怒极而笑,伸手就是一巴掌。

    俞佳,殿下都出去老远了,你还在折腾什么?

    门口一个太监探头探脑的喊道,等看到金英的脸上有些浮肿时,不禁大悔。

    你们聊,你们聊。说完这人就溜了,显然不想插手此事。

    俞佳看到金英脸上有些红肿,心中也是后悔不迭,担心朱瞻基回来后看到会受罚。

    梁公公对我可是青眼有加,你最好老实点,不然收拾你!

    看到俞佳急匆匆的往外跑,在门槛处差点被绊了一跤,金英的脸上多了些阴森,然后

    啪!啪!啪!

    金英很用力,清脆的响声在室内回荡着,那双眼睛里没有痛苦,有的只是野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