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63章 裂缝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以枪为棍,猛地挑上去,看到的人都不禁双腿一夹,感觉下面凉飕飕的。

    嗷

    达额双腿夹紧跪在地上,脑袋撞击着地面,咚咚有声。

    一缕深色的液体迅速从胯下蔓延开来。

    侍卫们一拥而上,方醒喊道:这厮滑溜,赶紧捆上。

    可急切之间找不到绳子,于是几名侍卫解下腰带,把达额捆的死死的。

    乱糟糟的场面终于恢复了平静,朱棣冷冷的看着达额,问道:方醒,你所说的邪术是怎么回事?

    方醒这时才龇牙咧嘴的揉了揉屁股,让大家想起他刚才的奋不顾身。

    陛下,这种邪术靠着眼神器具声音来诱惑别人,厉害的甚至可以让人对他言听计从,醒来后完全忘掉此事。

    方醒继续说道:此等邪术并非是修炼而来,而是靠着口口相传,有天赋的人才能学会。用之于正道则正,类似于达额这种就是走了邪路。

    金幼孜刚才在逃跑中擦破了小腿的油皮,此时正火辣辣的痛,他怒道:陛下,这等贼子就该千刀万剐。

    吕震学聪明了,刚才方醒斥责达额时,他可是出头驳斥过。所以他稍微退后了半步,把身体隐在了朝班中。

    杨士奇此时还在后怕,他悲声道:陛下,鞑靼狼子野心,臣万死不辞,可陛下差点被邪术伤到,真真是欺人太甚啊!

    胡广在刚才并未表现出力挽狂澜的能力,所以他只是垂眸不语。

    方醒突然出班,他蹲在托里的身边,用手拍打着他的脸颊,越来越重。

    呃

    托里幽幽的醒来,看到方醒那张脸后,愕然道:你为何还好好的?

    方醒继续拍打着他的脸颊,说道:你们行刺陛下,罪证确凿,托里,这是你最后一次出使了。

    托里摇摇有些晕乎的脑袋,然后坐起来就看到了跪在前方,脑袋被侍卫死死按住的达额。

    在听了方醒的介绍后,没人敢让达额看到朱棣,仿佛只要看一眼,朱棣就会变成一个疯子。

    形式已经很明显了,托里跪地喊道:陛下,鞑靼只是想和大明贸易,绝无异心

    朱棣看了朱瞻基一眼,冷笑道:鞑靼使团全数拿下,等来年大战之后,朕想看看阿鲁台可否敢提兵南下!

    好一个朱棣!

    方醒在心中不禁给朱棣点了一百个赞。

    在自己被暗算的情况下,朱棣居然忍住了马上北征复仇的强烈愿望,而是冷静的等待着来年鞑靼和瓦剌相互消耗,这份忍耐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陛下呜呜呜

    托里被堵住了嘴巴,他两眼喷火的看着被提起来的达额,心想老子只是让你出手迷惑一下朱棣,让大明给些援助就好了。

    可你娃干了什么?居然想让朱瞻基出家,这特么的可是方醒的逆鳞啊!

    出家的皇太孙哪怕后来还俗,也绝无可能再次登上继承人的宝座。

    仙术?我呸!

    方醒看到这个场景,就知道达额刚才的动作超出了托里的预计。这是在冒险,若是成功,自然可以让大明混乱一阵子。

    可一旦失败,后果就是现在,肯定逃不了那一刀。

    朱棣草草散了朝,面无表情的去了后宫。

    管理宫事的王贵妃闻讯赶来,看到朱棣正呆呆的站在一幅画像下面,就柔声道:陛下,娘娘九泉之下想必也不想让您黯然伤神,歇息歇息吧。

    朱棣微微摇头:朕纵横天下,可却逃不过一个贪字,祥瑞之事本就是一个警钟,可朕却失于警惕

    王贵妃没有接话,只是倒了杯热茶奉上,然后倾听着。

    大明虽然强盛,可民力耗用不小,这些朕都知道。可若在朕死之前不能定下北疆,后世子孙只有守成的份,甚至战火会蔓延至北平

    王贵妃听到了死字,不禁轻呼一声,然后眼睛红红的道:陛下自然会万寿无疆。

    朱棣仿佛没听见般的自言自语道:交趾平定,南边就剩下了倭寇,当然,还有一个心怀叵测的朝鲜

    朕的敌人在北方,大明的敌人也在北方。

    朱棣的眼中闪过激奋之色:扫灭蒙元残余,朕要打下一个最大的江山!

    王贵妃有些忧虑的看着朱棣,她觉得朱棣的情绪过于亢奋了。

    方醒爱朕。

    朱棣沉声道:患难见忠臣,方醒暗地里的事不少,可有这一条就够了,朕就取了他的这份忠心。

    朱棣转换话题的跳跃性太强,让王贵妃想了想才跟上。

    陛下,外面的事臣妾不知,不过既然兴和伯忠心耿耿,何不如给些赏赐呢?

    他要发财了。

    朱棣笑道:那竖子同倭国人做了几笔买卖,又弄了那个什么杂货店,还有下海

    朱棣止住了下面的话,然后目光深邃的道:他这是想让朕看到鼓励商贾,放开限制的好处,倒是用心良苦了。

    王贵妃抿嘴笑道:陛下说他好,那必然就是好的,若是方便的话,下次臣妾就请了兴和伯夫人进宫,也好为陛下笼络一番。

    兴和伯夫人有孕在身,不必了。

    朱棣想起方醒干的那些事,不禁失笑道:那人看似惫懒,可你若是虚情假意,那他也会虚与委蛇。

    瓦剌使团全数被拿下后,方醒就被朱高炽请到了自己宫中,以示感谢。

    太子妃向方醒盈盈福身,吓得他赶紧跳到了边上,娘娘千万别,臣可受不起。

    受得起。

    太子妃刚才听到了此事后,魂都差点吓丢了。

    朱瞻基有多重要?这个问题谁都知道。

    所以太子妃感谢完方醒后,就恨道:那些文臣武将平日里好话一箩筐,可关键时候却都在装哑子,这是觉得瞻基

    咳咳!

    朱高炽干咳一下,若是再让太子妃说下去,东宫内部就要产生矛盾了。

    朱高炽的儿子又不是只有朱瞻基一人,若是朱瞻基被废掉,按理就该轮到朱瞻墉了。

    可朱瞻墉真要上台,那朱瞻基的命绝对不保。

    朱瞻基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那些人总是希望能有一个言听计从的太孙,其心可诛!

    朱高炽觉得自己的儿子变了,而那些文臣也变了。

    以前那些文臣不会放弃这种表忠心的机会,可今天在朝中,当朱棣那凶狠的目光盯着朱瞻基时,那些往日自诩不惧鬼神的文臣却在默然。

    子不语怪力乱神,可今天文臣们却冷眼看着,估计心中巴不得朱棣一声令下,马上就把朱瞻基赶上山去,再换一个大明的继承人。

    朱高炽闭上眼睛,疲惫的道:罢了,此事就此作罢。

    太子都要息事宁人,可见这文官抱成团的威力之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