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56章 大明想打谁,谁就是大明的敌人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兴和伯夫人有孕了?

    太子妃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喜滋滋的道:殿下,臣妾想去探望兴和伯夫人。

    朱高炽笑眯眯的道:兴和伯此时怕是要乐坏了吧,不过也好,你精心挑选两个嬷嬷去,也别说什么帮忙,送给他了。

    这时在边上作陪的孙氏柔声道:娘娘,民女记得宫中最近有几个嬷嬷的差事停了,若是能在里面找两个,既能让那些嬷嬷安心做事,也能解了兴和伯家中的烦忧,岂不是两全其美?

    太子妃一听就笑道:果然还是你想得周到,那就叫来看看吧。

    朱高炽亲自去见朱棣,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朱棣沉吟道:这是好事,方醒有大才,他的子女出来你明白吗?

    朱高炽笑道:儿臣明白,不过万事难以预料,所以儿臣做了几手打算,保证能让兴和伯成为大明的故兴和伯。

    朱棣抚须道:很好,那样的话也算是善始善终。此子做事天马行空,不过对异族却是天然愤恨,而且很聪明,知道分寸,这样的臣子不多啊!

    朱高炽笑道:父皇,英国公也算是识进退。

    张辅?

    朱棣眯眼道:张玉父子的忠心不必怀疑,张辅是个聪明人,秉承了张玉的谨慎,可以放心,不过领军不宜过多,否则谣言满天飞,时日久了,君臣自然就生疏了。

    朱高炽领会了意思;父皇,英国公这等帅才,自然是关键时刻才能大用,儿臣明白了。

    朱棣虽然不满意朱高炽的身体,可却不会怀疑他的悟性。

    那竖子重情义,送两个宫人给他不算什么。

    朱高炽点头道:父皇,只是瞻基和兴和伯准备派人出海,此事儿臣有些疑虑,担心会引发外邦口舌。

    此事是朕点的头。

    朱棣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长刀,冷笑道:前次方醒说了之后,朕派人去了北边查看,朝鲜果然是对那块地方有野心,至于倭国,若是敢提兵前来,那正好让朕看看我大明的海战如何!

    呼

    朱高炽只觉得一股凌冽的寒风迎面扑来,他不禁退后一步,看着朱棣那凌厉的眼神,躬身道:儿臣明白了。

    朱棣不屑的道:你且记住了,没有什么不征之国,大明想征伐谁,那它自然就是大明的敌人!

    张淑慧从未觉得自己这般的像一个千金小姐,在方醒的嘱咐下,丫鬟们都盯住了她,不管是吃食还是走动,必须要谨慎。

    少吃多餐,还有,以后必须要多吃果子和菜蔬。

    方醒正在削苹果,然后切成块递给张淑慧。

    小白也吃。

    方醒自然不会吝啬这点东西,此刻卧室的桌子上就摆放着一个大盘子,里面有各种水果。

    老爷,太子妃娘娘来了。

    张淑慧一惊,赶紧就坐了起来。方醒急忙把她扶起来,劝道:娘娘肯定是来探视你的,你且慢些。

    在方醒的眼中,太子妃自然没有张淑慧重要。

    张淑慧去迎了太子妃后,太子妃就指着身后的两个中年女人说道:此二人乃宫中的嬷嬷,照顾人倒是有一套,殿下说了,也别说什么帮忙不帮忙的,身契都已经好了,你且收起来。

    两个嬷嬷上前给主家见礼,倒也不见惶恐,很平静。

    张淑慧接过身契笑道:又占了娘娘的便宜,妾身惶恐。

    两人早就熟了,太子妃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你这胎倒是来的及时,兴和伯可是要乐得不行吧?

    张淑慧捂嘴笑道:娘娘法眼无差,拙夫都喜的有些傻了。

    方醒是有些傻了,所以连黄金麓几人都交给了黄钟处理,他自己进了书房,交代小刀不许人进来,然后闭门。

    半小时后,解缙来了,小刀想拦住他,可老解却在外面喊道:德华,老夫来了!

    半晌里面的门开了,解缙推开小刀走了进去。

    书房里有些乱糟糟的,桌子上还摆着一瓶酒。

    解缙坐在方醒的躺椅上,伸手道:给老夫也来一杯。

    方醒的眼睛有些发红,他拿出一个玻璃杯,倒了杯白酒给解缙。

    解缙把酒杯凑到鼻下,陶醉的道:果然是好酒,别无分号的好酒!

    方醒坐不得,就站在桌子边上,扔了一袋花生米给解缙,两人就这样默默的喝着酒。

    解缙看到方醒的情绪有些古怪,有些兴奋,但也有些迷茫,就轻叹道:你可是不愿意这个孩子在此时出现?

    方醒把酒杯放下,笑道:我本身处漩涡之中,颇有些四面楚歌的滋味,本想过几年再要孩子,可没想到这就是天意。如此也好,大家都安心了。

    不过是一次忘形之后失败的避孕而已,不过方醒已经接受了这个意外。

    解缙了然的道:外间传言,说你无法令女子受孕,老夫看你恍若未闻,就知道其中必有隐情。德华,你也太小心了,有陛下和两位殿下在,难道谁还能害了孩子不成?

    方醒洒然道:以前我只想让自己的孩子能无忧无虑的度过他的孩童时期,不过现在想来也有些矫枉过正了,毕竟娇花经不起风吹雨打。

    解缙哈哈大笑道:你方德华也有迷障的一天?哈哈哈哈!

    方醒坦然道:为人父,当然会迷障,甚至是惶恐,不过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

    解缙抿了一口酒,丢了两颗花生米进嘴,有些幸灾乐祸的道:若是儿子还好说,若是个闺女?德华,老夫放句话在这里,太孙殿下估摸着就等着她了。

    他不敢!

    方醒斩钉截铁的道:他知道我不会拿自己的子女去交换什么,若是到了那一步,那我宁可玉石俱焚!

    解缙讶然道:你拿什么玉石俱焚?

    方醒淡淡的道:他知道的,若是激怒了我,这世上就没有能拦住我的东西!

    解缙失笑道:罢了,你若是有此心,殿下想必不会勉强你,可你和文武两边都不靠,到时候你的子女婚嫁如何?

    方醒傲然道:若是到了子女谈婚论嫁的年龄我还是这般光景,那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完事。

    老爷,宫中送来的两位嬷嬷求见。

    小刀在外面禀告道。

    让她们进来。

    方醒把酒瓶子放到下面,然后打开了窗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