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45章 金陵城中的强拆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崇文书院原先是一位被抄家灭族的豪商主宅,被抄没后,这处豪宅被认为是不吉利,而且面积太大,所以乏人问津。

    而后被崇文书院收购,据说花费也不少。

    大门上是一个牌匾,上面书写着崇文书院四个鎏金大字。

    大清早,学生和先生都进去了,所以门房偷得半日闲,就把买的油饼拿出来,放在小碳炉上烘烤。

    油饼滋滋的作响,颜色焦黄,门房闻着香味不禁食指大动,正准备用筷子夹起来,却听到了马蹄声。

    尼玛!这里可是书院,谁敢纵马?

    大门此时紧闭,就门房这里有一个窗户,他打开窗户就准备喝问。

    九个浑身散发着肃杀气息的骑士拱卫着一辆马车正停在大门外,门房以为是哪位贵人来看书院,就问道:敢问贵人身份,小的好进去禀告。

    辛老七对趴在车里的方醒道:老爷,已经到了。

    扶我下去。

    车里的黄钟和外面的辛老七一起把方醒扶下车来,黄钟说道:伯爷,要不还是派人去学生家守着吧,只要抓到几个,咱们就有话好说了。

    方醒艰难的笑道:他们又不是傻子,只要咱们的人在,没谁会去,可咱们总不能永远都守着吧?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所以不如直捣黄龙,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黄钟心中咯噔一下,伯爷,没有证据啊!

    方醒活动着双腿,冲着门房微微一笑,他们既然敢玩阴的,那老子还要什么证据,老七!

    老爷!

    辛老七轰然应诺,其他家丁也都拿出了武器木棍!

    门前顿时杀气腾腾,门房喊道:这里可是崇文书院,你等好大的胆子,还不快快退去!

    方醒斜睨了门房一眼,指着大门道:给我砸!

    你敢!

    门房尖声叫道,可辛老七和家丁们权当他是犬吠。走到门前后,辛老七看到大门粗厚,就说道:一起来。

    一,二,三

    嘭!

    一,二,三

    嘭!

    巨大的声音传到了书院里,郑启年放下手中的书本,皱眉道:你等继续读,老夫去看看。

    林杰和夏铭有着相似的经历,所以渐渐的关系也变得亲密起来。

    夏铭打个哈欠道:这是谁喝多了,居然敢来崇文书院找事。

    林杰天资颇高,所以有些傲娇,他对这些不感兴趣,只是低声道:那兴和伯被陛下重责了一顿,现在你可还在后悔?

    夏铭不自在的道:我哪有后悔?

    林杰用那种掌控一切的眼神看着他道:在兴和伯引雷电成功之后,我就知道你后悔了。

    胡说!

    夏铭拿起书本,跟着念了起来。

    林杰洒然一笑,目光扫过教室里的同窗,一种鹤立鸡群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嘭!

    大门方向传来了一声巨响,所有的学生都中断了读书,好奇的看着外面,可有郑启年的话在前,谁也不敢出门。

    林杰仗着深得郑启年的喜爱,就起身道:我去看看。

    同去同去!

    可等他们到了大门处后,却看到门房正跪在边上,而郑启年面色铁青的在咆哮。

    大胆!你等何人?

    辛老七默然不语,郑启年觉得占据了上风,就冲着门子喝道:书院圣地,居然有贼子出没,去报官!快去!

    门子抬起头来苦笑道:郑先生,是兴和伯。

    郑启年的脸色一沉,目光转动:兴和伯在哪里?

    本伯在这里。

    辛老七闪开,方醒拄着拐杖出现了。

    这位儒家的叛徒终于出现了,郑启年沉声道:兴和伯,你这是什么意思?

    光耀门庭,门面,门脸

    冲撞大门,这个有些太过分了吧!

    方醒看着那群沉默的学生,笑了笑:没什么意思,本伯今日就是来找茬的,荣先生是谁?

    郑启年摇头道:书院并无此人。

    你们还有第三产业?

    方醒把拐杖拿在手里舞动着,讥笑道:青皮不可怕,就怕青皮有文化,砸!

    谁敢?

    郑启年张开手臂想阻拦,可却被辛老七推了一把,踉踉跄跄的退到了学生那边。

    先生

    这群学生哪里见过这等粗暴的行径,都慌成了一团。

    嘭!

    几个家丁拆下了一根柱子,就用这根柱子开始了拆迁。

    轰!

    课堂的侧面被柱子撞塌,接着又是另一面,最后只剩下光秃秃的柱子立在那里,也被撞倒。

    轰!

    整个屋子轰然倒塌,灰尘飞扬。

    郑启年跺脚道:五城兵马司的人还没来吗?

    轰!

    在第二间屋子被拆垮的时候,五城兵马司的人终于来了。

    还不住手!

    大白天的居然敢在金陵城搞强拆,这是在蔑视五城兵马司啊!

    十多名军士冲进来,挥舞着长刀喊道:都跪下!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可拆迁依然在继续,方醒回身道:你等来晚了。

    你是何人?

    为首的小旗官拦住了手下,谨慎的问道。

    敢在这个时候拆别人房子的,不是神经病就是敢蔑视律法的家伙。

    本人方醒。

    兴和伯?

    小旗官愕然道:兴和伯,还请停下,有事去大理寺行吗?

    这种案子五城兵马司是不乐意接的,哪怕那些巡城御史都想出名想疯了,可依然不敢。

    郑启年愤怒的道:此人打砸书院,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

    林杰没见到过方醒,所以还好些,可夏铭看到方醒后却有些躲躲闪闪。

    这就是兴和伯啊!

    林杰嘴角含笑,觉得此人行事冲动,以后多半会坏事。

    看来没进知行书院是对的。

    这人昨日已经被陛下厌弃了,他这是在自暴自弃,咱们离远些,看他如何猖狂!

    咱们书院可是有背景的,他一个刚被陛下仗责的过气伯爷,居然也敢来闹事,多半要下诏狱!

    想起方醒昨天刚被朱棣仗责,这些学生们的胆子也大了,认为方醒此时最应该做的就是躲在家里,老老实实地不要冒头。

    昨日知行书院的十多名学生被威胁,要求他们转到崇文书院,否则就断了一家人的生路,所以本伯今日就来了,来看看崇文书院究竟是有多牛笔,居然想断了本伯书院的生源。

    呃

    这话小旗官马上就相信了,因为大家都觉得方醒此时应该在家养伤,顺便躲风头。

    那么对知行书院的学生下手,这肯定就是方醒的对头干的。

    趁你病,要你命,这个道理谁都知道。

    痛打落水狗嘛!

    可现在看来这只落水狗的胆子有些大,居然敢反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