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40章 文人无耻,平衡之道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朱棣饶有兴趣的看着朱瞻基,然后问道:那第一种如何?

    朱瞻基胸有成竹的道:皇爷爷,孙儿认为可以疏导。

    疏导?

    朱棣和朱高炽都不懂这话的意思。

    朱瞻基笑道:正是,这些人手里有钱,可却找不到生财的地方,所以只能选择最保守,却最稳妥的方法,买地。

    朱棣点点头,这是汉人的习惯,有钱就置地,然后传给子孙。

    一般只要不出现超级败家子的话,那么这份家业肯定会越来越大。

    朱瞻基说道:这等人谨慎,所以需要引导,比如说异地屯田,或是工坊,都可以让他们把钱投进去,只要看得见好处,后续就不愁这些人不来。

    朱棣玩味的道:为何不提高购地的花费?

    政府可以用提高交易费用来打击土地兼并,甚至可以提高到让人购买田地亏本的程度。

    朱瞻基朗声道:皇爷爷,孙儿以为压制为下,疏导为上,无声无息的把事情消弭于无形,这才是与民休息。

    要洞察先机,不可等事态激化后才做出应对,那样不是一个称职的呃!皇爷爷,孙儿有罪。

    看着跪在地上的朱瞻基,朱高炽的胖手拍打了一下大腿,颤巍巍的起身道:父皇,瞻基年幼,激进了些。

    回来的大太监听到这话不禁把脸转过去,心想这只是激进?这是要彻底的改变千年来的格局好不好!

    有钱就买地,这是多少年的老传统了。

    可朱瞻基居然想把这个传统给改过来,姑且不论这里的难度,光说这种姿态就让人心惊。

    太孙还是被方醒给教成了文人眼中的‘离经叛道’啊!

    可皇家怕离经叛道吗?

    大太监偷偷的瞟了朱棣一眼。

    朱棣的眼神很复杂,不过最后转为平静,他淡淡的道:多看,多听,朕不喜欢纸上谈兵,所以自小就带着你出入民间军中,你且记住了,手中有兵才是道理,其它的自然可快可慢。

    朱棣并未点评朱瞻基刚才的话,可朱高炽却有些郁郁。

    作为皇太子,军权全在朱棣的手中,若是有朝一日山陵崩,仓促之间他怎么去收拢兵权?

    那只有对武勋妥协一些利益,否则就是一场祸端。

    朱棣看到朱高炽的神色,就淡淡的道:平衡而已。

    朱高炽若有所思,可朱瞻基却想起了方醒的话。

    千万别用太监去平衡朝政,那是另一个圈套!

    所以还得要在文武之中有自己的人啊!

    当方醒被家丁送回家时,方家仿佛是经历了一场地震。

    铃铛急切的想凑过来,小白呜咽出声,张淑慧板着脸让人把方醒送到卧室去,接着就取出了张家的伤药。

    张家作为武将世家,伤药当然是最上乘的。

    方醒伏在床上,张淑慧脱掉他的外裤,然后就看到了高肿。

    拿剪刀来。

    张淑慧瞪了小白一眼,然后接过剪刀,顺着短裤的下方剪开。

    嘶

    冰冷的剪刀让方醒感到刺痛,毛细血管出血粘在短裤上,让每一下撕扯都是巨大的痛苦。

    张淑慧表情严肃,让门外的方杰伦和家丁们大气都不敢出。

    短裤全被撕开了,露出了青肿,还有些泛红的屁股,张淑慧拿着药准备涂上去。

    淑慧,先消毒。

    张淑慧眼睛眨巴着:夫君,是那个能喷的东西吗?

    对,就是那个。

    方醒在家中配备了不少去处了痕迹的药物,所以小白马上就去床头的柜子里找到了消毒喷剂。

    嗤嗤嗤

    嗷

    方醒被刺激的嗷的一声,然后就感觉一滴温热的液体滴落在自己的大腿上。他强笑道:为夫在受刑时都没有叫嚷,刚才只是逗你玩的。

    张淑慧用手背抹去眼泪,然后把膏药涂抹在屁股上。

    涂好药膏,方醒安慰道:今日之事不打紧,只是陛下和为夫的一个默契而已,是好事,千万别伤心了啊!

    张淑慧看到解缙等人已经在门外了,就嗯了一声,用一块薄纱盖住方醒的屁股,然后就和小白去了里间。

    解缙进来就问道:德华,你为何事触怒了陛下?

    朱棣一般不喜欢仗责大臣,而是会把他扔进诏狱中。至于什么时候能出来,那还得看他的心情。

    方醒让人送来圆凳,然后笑道:我欲兴方学,而陛下也需要有人来和文官打擂台,所以一拍即合。

    黄钟讶然不已:伯爷,难道是苦肉计?

    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在洪武年间就出来了,所以不少人都知道些里面的典故。

    方醒点点头道:儒家的特权太过泛滥了,以前陛下睁只眼闭只眼,可现在我却把它捅了出去,如果陛下反对不认可,那么今日我肯定要下诏狱。

    解缙抚须道:确实是,免粮不过是当年太祖高皇帝劝学之举,只限定于家贫的学生,可后来就泛滥了,德华你也是受益者。

    方醒嘿嘿笑道:所以今日我就把方家和第一鲜该交的赋税都交了,还是直接给了陛下。

    解缙愕然,然后指着方醒皱眉道:你啊你,你这是要亮明方学的态度,顺便挤兑儒家。

    方醒的额头上全是汗水,他说道:方学要想在儒家的重围下突出去,必然要亮明自己的立场,而陛下显然想着要平衡!

    解缙看了身边的黄钟和马苏一眼,然后说道:当年的太祖高皇帝正是如此,功臣们自持功高,于是就失去了平衡,后来你应该都知道了,一场场的大案,摧毁了野心,可也折损了那些大将和文臣。

    黄钟有些担心的问道:伯爷,陛下可收下了方家的赋税?

    解缙赞许的看了黄钟一眼,而马苏也是微微点头,显然学到了一招。

    看问题要直指事物的本质!

    方醒闭上眼睛,就在解缙等人以为他是想睡觉时,却说道:陛下踢翻了御案,可却没让我把钱和账本带回来。

    屋子里马上就响起了一阵呼气的声音。

    解缙起身道:既如此,那你好生养伤,等伤好了,把你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都给学生们说说,让他们也知道世情艰难。

    方醒笑了笑,然后目送着他们出去。

    等人一走,方醒叫来了张淑慧,让她回一趟娘家。

    让大哥不要轻举妄动,我是方学的创始人,自然不怕,可大哥平日里对儒学颇有关照,此时若是动作,会引发文官的反弹。

    张淑慧摇摇头道:夫君,我让人去转告一声即可。

    方醒握着她的手,温声道:随你。

    张淑慧嗯了一声,然后让小白去吩咐厨房做些清淡的饭菜。

    夫君,睡一会儿吧。张淑慧柔声道。

    好。

    方醒握住她的手,闭上了眼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