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20章 运筹帷幄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哈哈哈哈!

    哪怕是方醒策马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前,可跪在地上的苗诚福还是在幸灾乐祸的大笑着。

    胡二文,你以为自己的家丁很厉害吗?哈哈哈!

    被火枪赶回来的家丁们又被骑兵迎头兜住,方醒在马上俯瞰道:苗诚福,你等以商贾之身搅乱大明秩序,此事当被录进史册,从此天下商人都会诅咒你等死无葬身之地,永坠畜生道!

    抑商,这个声音从未消失过,此次有了盐商作为案例,这种声音将会甚嚣尘上,天下豪商将会战战兢兢,担心自己会成为第二个盐商。

    苗诚福抬头惨笑道:伯爷,小的自知必死,可这不是身不由己吗!

    方醒看着呆立在马车边上的胡二文,嗤笑道:这不是身不由己,而是贪心不足!大明对你们实在是太好了,好到让你们觉得自己可以再进一步,蠢货!

    伯爷,下官来迟。

    吴跃带着自己的千户所赶到了,从外围兜个圈子,然后逐步缩小包围圈。

    方醒点点头,然后吩咐道:马上打开他们的盐仓,肖知府。

    肖震赶紧应道:伯爷,下官在。

    方醒交代道:你去征用些民夫,把那些盐送到河边去,要快!

    这时被捆住的胡二文突然喊道:伯爷,没有我们,你能把盐送到哪去?等下面的百姓没盐吃了,到时候陛下饶不了你!

    苗诚福的身体一震,恍然大悟道:对对对!那些商路只有小的才知道,伯爷,只要把小的放了,小的发誓一定把盐都发出去

    方醒摇摇头,如果不用你等之头来警示后人,那本伯何须在扬州府周旋这些天,时光啊!真特么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这时场面已经被控制住了,林群安过来说道:伯爷,水师没用上,傅大人大概要嘀咕白跑一趟了吧。

    方醒摇摇头:他早就走了。

    呃

    林群安有些发蒙,觉得方醒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折腾水师不大妥当。

    我们去看看盐仓。

    盐仓的家丁早就被拿下了,打开大门后,一袋袋的盐堆得满满当当的,方醒回身道:肖大人,马上起运,水师那边只运了袁仁的存盐,这远远不够,你得抓紧了!

    啥米?

    正好奇打量着盐仓的众人都大吃一惊,林群安惊讶的道:伯爷,原来水师是来运盐的

    肖震却不乐观的道:伯爷,大明之大,咱们能运到哪去?那些渠道原先都掌握在这些盐商的手中,临时梳理来不及了啊!

    黄钟也有些不解的道:伯爷,难道袁仁知晓那些渠道吗?可咱们的人手也不够啊!

    方醒拍拍盐袋子,淡淡的道:那为何不能暂时让官府售卖呢?

    啊!

    众人齐齐惊呼,肖震讶然道:伯爷这是想让各地官府把盐送下去吗?

    很难吗?

    方醒笑了笑:此事早在出发前陛下就同意了,百姓一日吃盐又不多,费不着多大劲,等盐政衙门成立之后,自然会接手这些事务。

    黄钟拍着自己的脑门笑道:是了,各地官府只需把盐发送到下面,自然会有那些商家来购买,只需定下价格,这事就妥了。

    话虽这般说,可在场的人都在心中为方醒的筹划感到了心惊。

    这人居然在金陵时就想到了种种变化,真是

    胡二文跪在边上,惨然道:伯爷,那您这段时日其实是在等待水师吗?

    方醒诧异的道:当然,不然你以为本伯在等什么呢!

    苗诚福绝望的道:那想必您是先把袁仁的盐给运走了,怪不得那日袁仁开仓出盐,小的还以为他是屈服了,自己运盐出去,可没想到走的却是水师这条路子。

    方醒不置可否的道:你等赶紧把背后勾结的官吏说出来,那样自己和家人还可少受些煎熬。

    走出仓库,外面被火把照的亮堂堂的,那些民夫驱赶着牛车,推着推车,把一包包的盐往码头送。

    黄钟看到这个场面不禁叹道:等这些盐送到了各地,此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只是边关的那些人少了进项,也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心思来。

    方醒双手抱胸,淡淡的道:太祖高皇帝时还有驱除鞑虏的信念,时至今日,那些将领们都渐渐的变质了,脑袋里就想着如何升官发财,陛下怕是下不去手啊!

    黄钟无奈的道:下面的卫所逃亡甚多,官吏和卫所将领相互勾结,从中牟利,可陛下却只是让人下去核查,收效甚微。

    这才是真正的投鼠忌器!

    方醒不讳言的道:那些卫所在太祖高皇帝时就已经出现了受贿逃亡的情况,眼下更厉害,那些被勾选的人只需给了好处,地方官吏就和卫所联手作假,还能吃一份空饷。

    所以这些盐商不过是疥癣之患,而卫所糜烂才是我大明最要命的地方。

    卫所最后糜烂到了比百姓还不如的境地,让戚继光找不到合格的兵员,最后一横心,干脆自己练兵,这才清剿了为祸多年的倭寇。

    想起这些弊端,方醒突然变得有些意趣阑珊,回去睡觉。

    回到府城,路过关押着盐商家人的苗家大院时,听到里面嚎哭声震天。

    方醒看到黄钟的脸上有些不忍,就说道:比他们更艰难的大有人在,一路哭不如一家哭,为政者就该有这等觉悟,否则还是趁早熄了自己的雄心壮志,该干嘛干嘛去。

    和方醒相处久了,黄钟也敢问一些看似矛盾的问题:伯爷,为了燕娘您能斩杀了整个瓦剌使团,可这些人里面肯定有无辜的,为何不救呢?

    随着距离的拉远,哭喊声越来越小,方醒眯眼看着远处道:既然选择了跟着逃跑,那就没有无辜者。

    黄钟在苏州府当小吏时见到过许多拖家带口被抓捕的场景,所以心中有些不忍,不过按照朱棣的尿性,这些盐商肯定是要掉脑袋的,而他们的家人多半会被流放。

    我会建议把他们流放到交趾或是北方,南北都需要人手啊!死不了!

    自从决定要迁都之后,朱棣一直都没停止向北方迁徙人口,这和朱元璋的手法如出一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