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18章 动手,冲击,逃出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扬州府这几天有些闷热,在这个深秋的季节显得很是稀奇。

    这种天气要吃一顿热乎乎的汤面,然后出一身汗,整个人感觉焕然一新。

    李大人,这天气吃一顿热乎的,然后再洗个澡,那可是飘飘欲仙啊!

    下衙了,三三两两的官吏从各自的房间出来,浑身轻松的往外走。

    李大人笑道:近日府城事多,疲惫不堪呐!明日休沐,本官只想睡个懒觉,不到日上三竿不起床。

    正该如此,那位兴和伯在扬州府蹲着,从百姓到官员大气都不敢出,淫/威赫赫呀!晚上喝几杯,一醉解千愁!

    一个走在前面的官员回身笑道,然后一只脚就迈出了府衙大门

    刘大人,可是有外室来堵你了?哈哈哈哈!

    后面的官吏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可等这位刘大人连连后退,最后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后,所有的笑声都消失。

    你有外室?

    方醒走近大门,笑眯眯的看着这位刘大人问道:你可是刘群?

    不是,下官正是刘群。

    刘群狼狈的爬起来,拍打着自己的屁股。

    伯爷,下官可以走了吗?刘群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头,可当他回头看到大部分官吏都沉默的垂首不语,心中顿时一个咯噔。

    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方醒看着这些沉默的官吏,就说道:今日你们都不用回去了,有公事!

    那位李大人拱手强笑道:伯爷,敢问是何公事?为何知府大人未曾通知我等?

    齐了吗?方醒答非所问的说道。

    老爷,都在这了。

    官吏们这才发现墙头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子,正拿着一张纸在核对着什么。

    兴和伯,下官身体不适,想先去医馆看看,您看

    李大人的面色有些难看,手捂着肚子说道。

    对啊,肖大人也没说今夜有公事啊!

    伯爷,下官家中还有嗷嗷待哺的幼子,您就高抬贵手,让下官回家吧

    方醒站在那里纹丝不动,所有人都知道,风暴,怕是真的要来了。

    咻啪!

    空中一记炸响之后,方醒闪到了边上。就在这些官吏以为他是让路时,方醒喝道:来人!

    噗噗噗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一队队的军士从大门外涌进来,然后不用指挥,马上就把这些官吏围在了中间。

    辛老七接过小刀递来的纸,看了看,问道:谁是李庆?

    刚才说身体不适的那位李大人身体一颤,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道:伯爷,您这是要干什么?下官要见肖大人,下官

    拿下!

    方醒摆摆手,然后转身出了大门。

    此时府衙已经被身上着甲的吴跃部给团团围住,路过的百姓看到后,急匆匆的就往家跑。

    刘群是谁?出来!

    里面在一一甄别那些官吏,方醒负手而立,看着有些昏暗的天空,喃喃的道:难道你们还坐得住吗?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苗诚福和胡二文那里,胡二文毫不犹豫的就令家人分成多路,带着财物去苗诚福家。

    等两人碰头后,苗诚福一脸狰狞的道:胡掌柜,方醒这是要图穷匕见了,难道他不怕盐市断了吗?

    胡二文的身体有些微微发颤,他定定神道:方醒是太孙之师,此时南方的盐市已经乱了,他若是不能压下去,陛下那边肯定会和朱勇般的把他召回去,到那时,他里子面子都没了。所以咱们要跑,马上跑!否则我担心来不及了!

    先别急!

    苗诚福沉吟了一下,道:此时城门那里是众矢之的,咱们肯定走不了!

    胡二文一惊,然后深呼吸几次,收敛心神后道:苗掌柜,此事确实是不能急,你看这样行不行,那些同行估计才知道这个消息,咱们派人去通告一下,就说咱们一起往西边冲。

    留着是死,拼一把兴许能活,他们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取舍

    渐渐的,苗诚福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最后伸出大拇指道:果然是胡掌柜,这真是算无遗策啊!

    老爷

    这时外面冲进来一个男子,他满面急色的道:老爷,那方醒带着麾下朝着城外去了!会不会是去查咱们的盐仓

    苗诚福不惊反喜,和胡二文相对一笑,查了又如何,老子前日就派人去了各地,遣散那些伙计,他们拿到盐有何用,南方这么多城镇,没有咱们的渠道,老子看他慢慢的一家家去送!

    胡二文阴沉的道:到时候天下大乱,我看他们君臣如何收场!

    城中现在只有沈浩的千户所,而且所有人都派出来巡查。

    夜禁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守门的军士打个哈欠,往城里看了看,准备关门。

    那是什么?

    目光所及处,一群乌压压的男子正手持刀枪快步走来,而在他们的身后,就是一辆辆的牛车和马车。

    这是什么?

    小旗官的声音颤抖,最后一声尖叫:敌袭

    发信号!

    当三发焰火在空中炸开时,在街上吃干粮的军士都拼命的往西门赶。

    三发焰火,代表着情况紧急。

    如果从空中俯瞰,就会看到街上的军士渐渐的朝着西边汇集,人数越来越多,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而这一切都被人看在了眼里。

    老爷,成了,大多数人都去了西门!

    好!

    苗诚福和胡二文相对大笑,然后两家人合在一起,从后面的小巷中往东边而去。

    而西门的一个小旗部,不过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后,就丢盔弃甲的跑了。

    冲啊!冲出去!

    这些盐商可没有海外的门路,所以在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后,只得采取了这种反抗的方式。

    苗诚福在河边有大船,咱们去了那边,到时候一起出海!

    逃出府城的盐商们几乎喜极而泣,可就在他们刚生出喜悦之情时,前方影影绰绰的出现了一条黑线。

    官兵来了

    我们上当了!我们上当了!

    快回城里去!咱们抓些百姓

    城里的官兵追出来了!

    我们完了!完了啊!呜呜呜!

    沉默的队列缓缓合围上来,那些盐商面露绝望之色,其中一人喊道:和他们拼了!不然咱们都得死!

    杀官兵,咱们造反了!

    第一排齐射!

    嘭嘭嘭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