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14章 寻找突破口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领军到来,让扬州府上下都在等待着他的出手。按照大家的想法,方醒至少也得要拿几颗人头来立威,不然也镇不住那些豪奢的盐商。

    可方醒却在睡觉,整个驻地显得冷冷清清的。如果不是大门处站着两名军士的话,大家还以为这个大宅子里空空如也。

    袁仁从苗诚福家出来,面无表情的上车,喊道:快,回家。

    回到家,袁仁就叫来了护卫,兴和伯那边可有动作?

    护卫摇摇头:老爷,没,城里就留了一个千户所,另一个在城外。

    袁仁的身体往后一仰,定定的看着屋顶。

    刚才他和那些人闹翻了,所以他得早作打算,不然双方胜败他都将会是炮灰。

    一阵风吹进来,袁仁打了个哆嗦。他坐直身体,目光呆滞的道:去,让夫人收拾一下,咱们准备回家。

    护卫一怔,心想难道家不是在这里吗?

    袁仁摆摆手:让人给夫人传话,她自然知道。

    等护卫走后,一个年轻女子从后面掀开帘子,轻迈莲步走到了袁仁的身后。

    一双玉手在袁仁的太阳穴上轻柔的按摩着,他舒服的叹道:小莲啊!跟着老爷回乡下去,你可愿意?

    小莲抿嘴轻笑道:老爷放心好了,贱妾必是愿意的。

    袁仁想起那些人还在苗诚福家不知道商量着什么手段,就觉得心急如焚,恨不能马上就回到老家,从此不再接触食盐,老老实实地过往这一生。

    人心险恶啊袁仁觉得身心俱疲,正准备眯一会的时候

    老爷,为何要回去?

    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女人在一群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进了屋里,她看到小莲后,就怒道:小贱人!滚出去!

    小莲出前盈盈跪下,泣声道:夫人,贱妾只是

    呜

    小莲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可反应却非常快的偏了一下脑袋,朝着她脸上扔过来的金手镯擦着耳朵飞了过去。

    哎哟!

    袁仁揉着膝盖,恼火的道:夫人且消停些吧,等哪天我死了你再为所欲为!

    女人冷哼一声,也不道歉,只是梗着脖子问道:老爷,为何要回老家?那里是什么地方!到县城都得坐半个时辰的马车,回去作甚!

    袁仁揉着膝盖,看看左右道:小莲先避一避,我与夫人有话要说。

    等人都散去后,袁仁才说道:盐政一事已不可为,苗诚福和胡二文还不死心,我看早晚是要全家抄没的结局,所以为夫准备献出一半的家产,就讨一个全家平安。

    按理袁家应该是袁仁做主,可当他才说完话,中年女人就劈头盖脸的吐了一口唾沫,骂道:你这个瘟神,那可是一半家产,你是梦魇了吗?别人都好好的,就你多事!那个兴和伯来了又怎地,难道他还能躲得过苗诚福和胡二文的算计?

    袁仁抹去脸上的唾沫星子,苦笑道:夫人,兴和伯来过扬州府两次,哪次不是人头滚滚啊!

    他的夫人怒色更炽,喝道:这人生下来哪一天不吃盐!只要你们抱成一团,难道他还敢全都抓起来?那老娘还佩服他,心甘情愿去流放!

    袁仁还想再说,可他的夫人眼睛一瞪,喝道:安心做你的生意,凡事跟着他们就行了!

    方醒一觉睡到了晚饭前,他觉得嘴里发苦,身上发软,就去洗了个澡。

    再出来时,小刀已经回来了。

    老爷,那袁仁家就住在城东的一个大宅子里,小的陪袁家的一个门子赌钱套话,他家里有家丁六十余人,都有刀枪。

    方醒烦躁的擦着自己的头发,袁仁今晚会在何处?

    开始那些盐商都聚集在苗诚福家中议事,袁仁提前半个时辰出来了,目前还在家中。

    小刀只要方醒不盯着他练字的事就好,所以殷勤的准备帮方醒擦头发。

    不必了,我自己来。

    方醒可不愿意让男人给自己擦头发,就随口问道:他家里的情况怎么样?

    小刀的面色有些古怪,老爷,那袁仁的夫人周氏是个泼妇,老丈人回乡前在国子监里当过教授,当年的学生不少,人脉不错,所以袁仁不敢惹周氏。

    有趣!

    方醒觉得有些闷热,干脆就不擦了,他把毛巾放在桌子上,吩咐道:让人盯紧了,还有,让老七和方五来一下。

    等辛老七和方五来了之后,方醒正在喝茶,骂着这奇怪的天气。

    这天怎么突然闷热起来了,感觉和六月飞雪似的,必然有冤情!

    辛老七干巴巴的道:老爷,那要不小的就派人下去访一访?

    一杯茶喝完,方醒觉得精神好了些,就说道:今晚出两个百户所,方五你的一个,再挑选一个出来,咱们去拜会那位袁仁。

    林群安带着一个千户所在城外虎视眈眈,所以方醒就把此事交给了辛老七。

    至于什么家丁掌军,方醒根本就当是呓语。

    辛老七如果愿意脱籍,就凭他的功劳,现在少说也得是个千户官以上。

    老爷,可要搏杀?

    方醒点头道:说不准,不过有备无患,六十多人,两个百户所就够了。

    沈浩,马上安排人巡街,全都撒出去,我要让百姓看到军伍都习以为常。

    小刀,今晚这里就留一个小旗,你自己练字,回来老爷我要检查。

    小刀苦着脸想求饶,可方醒却挥手道:都滚蛋,我要吃饭了。

    晚饭是面条,在方醒拒绝了肖震调派厨子过来的好意后,他就把主食改成了面条。

    汤是肉汤,浇头是从骨头上剔下的肉,最后就是一勺辣椒油,红彤彤的看着很美味。

    吃完面条,方醒出了一身汗,精神大振。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方醒在屋前溜达着,小刀拎着根棒子骨,一边啃一边跑过来道:老爷,袁仁出来了。

    继续盯着。

    袁仁气冲冲的从家里出来,上车后,马车随即远去。

    跟在后面的斥候交替盯着马车,可等马车绕了一大圈后,才发现居然又回来了,不过是在袁家的后面。

    一堵围墙就隔断了两边的视线,袁仁下车后就换了个人。

    翠娘,我来了。

    一个女人笑吟吟的出来,把袁仁迎了进去,院门随即就被关上了。

    当消息报到方醒这里时,他也是为之赞叹:这人深谙灯下黑的要诀,人才啊!

    家有悍妻,可他居然把外室养在了隔壁,只能用胆大心细来形容了。

    方醒活动一下脖子,吩咐道:半个时辰后出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