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13章 再次被腐蚀的扬州知府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坐下后,看到王贺一脸的鄙夷,肖震赶紧说道:下官自从接任知府一职之后,虽不敢称呕心沥血,可也算得上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绝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

    这话说的大义凛然,可配上肖震的苦瓜脸,让王贺觉得极为不可信,他阴测测的道:咱家见到过不少正人君子,当面是君子,背地里都在干着男盗女娼的混账事。

    肖震苦笑看着方醒,他深知太监小气记仇的德性,所以不愿和王贺争执。

    方醒屈指叩击桌子,王贺这才闭嘴。这让肖震艳羡不已。

    监军在军中虽然不能干涉具体,可却有监察之责,往往能和主帅分庭抗礼。

    而能用一个动作就让监军闭嘴的,国朝除去那几位大将之外,也就是方醒了。

    方醒问道:肖大人,盐商的实力如何?

    肖震沉吟了一下:那些盐商财力雄厚,具体数额下官不清楚。

    方醒皱眉道:我问的是武力,盐商们的手下有多少亡命?器械如何?

    肖震心中一惊,从这话里听到了杀气。

    各家的壮丁不少,若是把城外的也算上,下官估摸着能有上千之数。至于器械这个下官确实是不知。

    刀是有的吧?

    肖震艰难的点头道:有。

    那你这是在怕什么?是怕被参一个知情不报还是怎地?

    方醒的语气平淡,可目光却冷冰冰的,让肖震心中大乱。

    伯爷,下官有罪啊!

    肖震被这目光所慑,居然跪在地上抽咽起来。

    王贺嗤笑道:看来咱家法眼无差,果然是有情弊。

    方醒冷漠的看着肖震,临行前,陛下令本伯可随机行事,你可懂?

    肖震当然懂,所以他的身体在微颤,伯爷,下官到任之后和那些盐商井水不犯河水,可,可可犬子却收了他们的好处。

    该死!

    王贺拍着桌子,觉得自己的感觉再没错了,肖震果然是个贪官。

    肖震抬头道:伯爷,那些钱财下官都已经退了,可犬子花掉的那些却无法弥补,所以下官只能是尽量维持着朝廷的体面,但绝没有狼狈为奸。

    王贺在冷笑着,方醒叩击着桌面,良久才道:你儿子呢?

    肖震的身体一颤,垂泪道:被下官打断了腿,现在还在家养伤。

    方醒这才正视了肖震,他问道:你可敢说自己没亏心?

    敢!

    肖震用袖子擦去眼泪,坚定的道:下官发现犬子异常时,当即就打断了他的退,随即就把剩下的财物送了回去。

    那些人收了?王贺好奇的问道。

    没收。肖震目露恨色:下官就让人把那些财物扔在了门外,第二天就有人送来了一封书信。

    信上说了什么?

    说是犬子流连青楼,挥金如土的证据他们都有,让下官知趣点。

    肖震苦涩的道:那些人甚至视夜禁为无物,下面的那些军士和衙役早就被喂饱了,下官形单影只,无力回天啊!

    啧!

    方醒没想到才过了没多久,扬州府又变成了这样。

    那你为何没跟成国公说此事?方醒有些意外的问道,朱勇若是知道了此事,最起码会上一份奏折,那样朱棣的态度必然不会是这般。

    肖震摇摇头,苦笑道:成国公崖岸高峻,下官几次求见都不得。

    自作孽啊!

    方醒不禁为朱勇感到悲哀,他叹道:策略出错了呀!

    肖震不知道他说的是谁,而王贺却清清楚楚,他隐晦的道:兴和伯,那人号称勇。

    勇而无谋,这是大家对朱勇的印象,偏偏这厮对文人很是尊敬,大概是想缺啥补啥吧。

    方醒点点头,沉声道:盐商中可有心怀大明的?

    这是要杀人吗?

    肖震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道:伯爷,袁仁,袁仁就比较配合,而且多次说想回家做个富家翁。

    方醒微微颔首,示意肖震起来。

    肖震艰难的爬起来,忐忑不安的看着方醒。

    方醒既然有生杀大权,那么把他肖震拿下一点问题都没有。

    方醒在沉思着,眼睛微眯。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肖震觉得自己的腿都软了的时候,方醒发话了。

    你可愿戴罪立功?

    王贺失望的轻叹了一声,他觉得方醒太过心慈手软了。

    可肖震却如闻纶音,他躬身道:愿听伯爷调遣,万死不辞。

    那你且回去,不可露出异常。

    等肖震千恩万谢的走了之后,王贺不解的道:兴和伯,为何不拿下此人?

    方醒淡淡的道:拿下他倒是痛快,可你想过没有,拿下他之后,谁来配合咱们?

    王贺还想再说,方醒摆手道:我军刚到,和地方有许多要沟通的地方,我这里要考虑怎么破局,就劳烦监军了。

    不麻烦,咱家正好想看看这扬州府是否都糜烂了!

    王贺领了任务,也忘了和方醒纠缠关于肖震的处理方式,得意洋洋的去了。

    一直在沉默的黄钟这时才问道:伯爷,先前在下看那成国公好似有妥协之意,您为何视而不见呢?

    成国公这一系是大明有数的武勋,而且在军中颇有影响力,方醒交好他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黄钟觉得方醒太过生硬了。

    从昨天到今天赶了许久的路,方醒觉得身上有些发酸,他起身道:如果我只想一辈子专攻武事,那结交朱勇是好事,你明白吗?

    黄钟愕然而惊:伯爷可是怕猜忌吗?

    当然。方醒笑道:换谁都忍不了一个四处结缘的我,所以,就算今天朱勇主动缓颊,我也会置之不理,但陛下那边只有赞赏的。

    黄钟暗自嗟叹:这就是帝王啊!猜忌无所不在的帝王!

    可以前呢?

    黄钟的身体一震,惊骇的道:伯爷,那您以前和那些人结仇,难道是

    方醒搓搓脸,笑道:顺势而为罢了,我的方学需要来自于宫中的支持,而儒家却视我为眼中钉,既然两面讨好不可取,那何不如做个姿态,也好让帝王放心,否则书院早就被封了,那些书也不可能刊印。

    黄钟颓然道:在下曾自诩聪慧,可在伯爷的面前却是米粒之珠,惭愧。

    方醒没精神去讨论这个话题,他叫了小刀进来。

    没练字?

    小刀苦着脸道:老爷,这不是出来了吗,小的回家就练,保证练满十天。

    方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你去查查那个袁仁,盯死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