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603章 民智则国智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你说什么?

    马兴失态的喝问道,那看着垂垂老矣的身体里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一把就揪住了来人的衣领。

    来人从未见到过这样的马兴,只得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方德华!解缙想不出这样的阴损招数,肯定是方德华!

    马兴的几位友人也是面色铁青,其中一人道:此事若是处理不好,陛下的心里面可就有疙瘩了。

    大明不许生员议政,可今天这种堵门的行为,实际上就已经是在议政了,而且是干政。

    意识形态的争斗同样属于政治范畴,因为它将影响到后续的朝政发展方向。

    走!赶紧走!

    马兴想起朱棣那双冷漠的眸子,浑身一颤,就叫人更衣。

    可衣服才刚换好,又有人来了。

    大人,知行书院的人都走了。

    啥?马兴瞪大了眼睛,气急败坏的道:走了?

    走了,他们在那站了一刻钟多一些就走了。

    马兴的身体一松,旋即又怒道:是谁让那些学生去堵书店的?谁?

    来人擦去脸上的油汗,垂首道:廖大人今天一直都在国子监里,查了半天,都没查到是谁领的头,只知道有人喊了几声,然后就慢慢的扩散开了。

    马兴已经无语了,这事如果能找到源头,那么他还可以用有人蛊惑学生的理由来推脱国子监的责任。

    可现在怎么推脱?

    当消息传进宫中时,正好是朱棣让那些学士们各自回去的时候。

    才走出大殿,胡广就听到锦衣卫的人在里面禀告着此事。

    国子监的学生先去堵了金陵各家书店的门,不许他们把兴和伯的书摆在外面卖,然后解缙带着知行书院的师生去堵了国子监的大门,拉了个横幅,写着

    写着什么?

    朱棣的声音听着不大愉快。

    写着今日堵书店,明日堵,下面就没有了陛下。

    里面一阵沉默,胡广对着群臣挥挥手,大家赶紧就各自散去。

    杨士奇苦着脸道:胡大人,方醒这一招够狠的,这下国子监怕是要坐蜡了。

    胡广忍着愤怒道:谁让他们去堵书店的?马兴呢?廖斌呢?这两人是不管事吗?

    杨士奇道:今日国子监休沐啊!

    胡广这才想起此事,他叹道:今日我等本该也休沐,可陛下一声令下,咱们还得照常上朝,可国子监呢!这些人难道就不能安生些吗?

    杨士奇叹道:这下子陛下的心里面估计得有疙瘩了,马兴要是聪明的话,应该马上就来请罪。

    胡广哼道:此人最擅长的就是忍,不来才怪!

    果然,两人才回到值房,就听说马兴已经来了。

    过了没多久,有人就来报信:胡大人,杨大人,国子监的马大人被陛下呵斥了,命他回去整顿国子监,取消国子监半年的休沐。还有还有兴和伯也来了。

    呃这是要当着陛下暴打马兴一顿吗?

    可没等多久,又有人来报:大人,兴和伯在书店的外面贴了告示,那两本书降价了。

    卧槽!这是组合拳啊!

    一拳把国子监打的晕头转向的,第二拳更是让那些潜在的购买者都趋之若鹜。

    书籍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就算是方醒压缩成本,可很多人依然是要节衣缩食才能买得起那两本书。

    这是釜底抽薪啊!

    好凌厉的手段!

    胡广和杨士奇面面相觑,心中凛然。

    方醒看着马兴那张到死不活的脸,真心的想一拳把他打爆!

    可朱棣就在上面,而且正在发飙中。

    无能!无耻!

    两个词打的马兴晕头转向的,可还没完,朱棣脖子上的青筋弹了弹,喝道:居然还查不出是谁在鼓噪,那朕要你何用!

    臣罪该万死

    马兴只能跪地请罪。

    朱棣瞥了方醒一眼,沉声道: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

    方醒无辜的道:陛下,臣只是觉得国子监的学生们号召力太强大了,居然只是简单的串联一下,整个金陵城中的书店几乎都做不成生意了,陛下,臣这是担心他们哪天会把臣家给堵住了,到时候臣无法上朝,那不是大罪吗!

    无耻!

    马兴在心中大骂着方醒的无耻:你分明就是暗指国子监,不,你是在暗指读书人以后会结成一个团体,遇到不合心的事,就会一窝蜂的跑去堵门。

    甚至会干出些的事来!

    方醒振振有词的道:陛下,当年太祖高皇帝说过,天下事天下人均可说得,就是生员说不得,太祖高皇帝英明,当然是有理的。

    卧槽尼玛!

    马兴差点就吐血了!

    这哪就能扯上祖制了?

    而且据说那天议盐政的事,就是你方醒反对祖制!

    大太监在边上微微摇头,觉得马兴想要挑战方醒,真的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方醒反对过祖制,但那是站在对大明有益的立场下。而你马兴自己作死,让学生们卷进了一场不该卷入的争斗中。

    这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聚文堂的外面围拢了一圈人,陈三立看了一眼,然后让人去读出来。

    这是方五带人刚贴上去的,陈三立想起上次对自己趾高气昂的尚云都被拿下了,所以根本就不敢拒绝,看都不敢看。

    想识字吗?那就买一本方学字典。

    想了解世间的奥秘吗?那你先得买一本数学!

    从即日起的七日内,这两本书降价三成!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七日后再也找不到这等好机会了!

    有人在告示前念完后,陈三立就疑惑的道:那些读书人都齐齐反对方学,难道还会有人买吗?

    他的伙计也是摸不准的道:掌柜的,您看那几个读书人,都一脸的藐视呢!肯定不会买的。

    是啊!

    陈三立觉得方醒的这一招白费了,而且会让人觉得方学就是不值钱的学问,谁会买?

    我买!

    一个穿着补丁衣服的男子走进来,问了价钱之后,就小心翼翼的从衣襟里摸出一个袋子。

    铜钱,全是锃亮的铜钱,可见主人是经常抚摸清数。

    这些钱一看就是存了许久,男子憨笑着数了三遍,这才问道:掌柜的,可够了吗?

    陈三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亲自去收钱,却道:多了十个铜钱,你且收回去。

    哦,那谢谢掌柜的了。男子憨笑道:小的就是蠢笨了些,所以攒了许久的钱,就是为了给家中的孩子买兴和伯的书,好自学呢!

    等小的儿孙长大了,肯定会聪明的,不说能赶上兴和伯,可好歹能算账也不错啊

    男子接过两本书,小心翼翼,就像是保护着珍宝般的用油纸包起来,放进怀里。

    陈三立有些懵了,他看着店里已经多了许多人,大多都是穿着简陋,甚至是破烂,而且都是奔着这两本书来的。

    民智则国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