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99章 贵人出现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贾费那张可以去出演硬汉的脸依然冷漠,他昂首道:老子全家就自己一人,去尼玛的!

    朱瞻基勃然大怒,喝道:用刑!

    方醒轻笑道:这种汉子我最喜欢不过了,正好贾全也在,小贾啊,这人就交给你了,口供啥的有的是人愿意说,你就试试锦衣卫的刑讯手段,顺便带两个徒弟。

    小刀,方五,你们跟着贾全去一趟。

    贾费被提溜着去了里面,方醒看着那些跪在地上的俘虏,‘慈祥’的道:谁知道贾费勾结的官员是谁?说出来,可以将功折过。

    朱瞻基觉得不大靠谱:这些人都是悍匪,手上都有人命,还是等刑讯吧。

    你以为他们都是宁死不屈的硬汉?

    方醒笑道:不过是仗着凶狠欺负人而已,真正凶悍的人不会当打手。

    朱瞻基半信半疑。

    既然都不愿意说,那就等着。

    方醒有些不耐烦了,就对林群安道:留下些弟兄看守俘虏,其他的回营,晚上的菜好一些。

    三十多人的俘虏,林群安就留了一个百户所,然后带队离去。

    我们也回去吧。

    方醒和朱瞻基才将上马,俘虏中就有人喊道:大人,小的愿意说,小的愿意说啊!

    方醒勒住大白马,皱眉道:谁?

    这俘虏正准备交代,可边上的一个男子却喊道:小的是范伟长的家人,殿下,小的交代了,是范伟长令小的来给贾费通风报信

    范伟长是谁?方醒对朝中的官员不大熟悉。

    朱瞻基面带怒色的道:是左佥都御史。

    卧槽!居然是左佥都御史?

    陛下大概要动怒了,刘大人大概又要被斥责了。

    朱棣接到消息后是很愤怒,当即把刘观叫来骂了个狗血淋头,若不是朱棣现在的准头大不如前了,刘观今天肯定会头破血流。

    蛇鼠一窝!这就是朕的御史吗?

    滚回去!给朕清理一遍,若是下次再有此等事,朕诛你全家!

    刘观几乎是抱头鼠窜,他得庆幸自己刚接手督查院,所以朱棣网开了一面,否则今天他最少就得下诏狱。

    回到督查院,刘观毫不犹豫的先拿下了那天弹劾方醒的御史。

    大人,下官冤枉啊!

    冤尼玛!

    刘观摸着被镇纸砸破的下巴,心有余悸的想着当时朱棣的手抖了一下,不然绝壁是朝着自己的鼻子来的。

    拿下去!

    刘观恶狠狠的盯着剩下的御史们说道:你们谁和外面有勾结?说出来,本官从轻发落!

    所有的御史都目光坦然的看着刘观,至于心中是否有鬼,刘观也不知道。

    所以他只能是怒道:若是此时不说,被本官查出来之后,必重惩!

    方醒进宫了,他是来讨要恩旨的。

    陛下,聚宝山卫的将士大多来自于北地,之前成亲生子的也有一些,可这几年一直都是南北分离,陛下,可否能接了他们的家小来团聚?

    大明的军士实际上就是终生制职业,你死了还有你的儿孙,子子孙孙都是当兵的。

    而这种事其实五军都督府和兵部都能办,可方醒却觉得在朱棣这里点个卯更好些。

    朱棣的脸上还残留着怒色,他盯着方醒道:那些房子为何能短期修建起来?

    原来你啥都知道啊!

    方醒也没隐瞒:陛下,那是刚研究出来的水泥,用于整个房屋的框架和砖头的黏合,有了这个东西,建房子再也不用去伐木了,直接就可以上砖房。

    皇城中也有砖房,所以朱棣问道:可能持久?

    方醒心虚的道:七八十年应该没问题吧。

    记得那些砖房在几十年后看着就有些不经用了的感觉,有些用力一拳就能打个窟窿出来。

    朱棣摇摇头道:太短。

    方醒有些不甘心的道:陛下,若是用来修路呢?您想想,用水泥平整出来的路,下雨下雪都不怕,而且还能承受重压,不至于把路弄得全是车辙。

    朱棣诧异的道:你就不想用这个东西来挣钱?

    曰!老朱,你小瞧我了不是!

    方醒一脸正色的道:陛下,钱财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对于臣来说,够用就行。

    朱棣嗯了一声,怒色终于是没有了,既然如此,你且把制造之法交给工部,至于功劳,朕会记在心里。

    水泥这个东西本就不是私人能玩的,所以方醒爽快的就答应了。

    朱棣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疲惫,但很快就消失了,他淡淡的道:近期聚宝山卫要做好准备,你去吧。

    方醒自然的行礼告退,朱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大殿门外,突然问道:朕可以相信他吗?

    大太监躬身道:陛下自然是心中有了定数,老奴不敢妄言。

    朱棣是要准备官营了!

    陛下在得到这个借口之后,就可以以盐商多不法为由,把食盐官营,此乃利国利民之举。

    解缙虽然只是一个平民了,可他的眼光依然是从庙堂出发,官营之后,陛下当会给一个适应的时段,这个时段的食盐价格应该能便宜些。

    方醒边写奏折边说道:解先生,我准备建议钉死食盐的价格,这样就算是下面的小吏想动手脚,那他们也只能是往食盐里掺杂其它东西来牟利,不过这种手段很好治,盐都是粒子,那些买家自然能区分出食盐和杂物的区别,到时候提倡举报,举报若是属实,奖励若干财物。

    解缙点头道:盐铁乃国家之财税大宗,若是有人敢在这上面动手脚,抄家是免不了的。

    方醒把笔搁下,让奏折上的墨迹晾干。

    天气已经冷下来了,方醒搓搓手,想起朱棣的暗示不禁笑道:陛下大概是同意了,不过担心两淮盐商会作乱,所以大概会令我领军至扬州府坐镇,以震慑大小盐商。

    解缙闻言就笑道:那你这是三下扬州府了,怎么就没想着带几个美人回来?

    方醒习惯性的道:家有悍妻,不敢啊!

    哈哈哈哈!

    解缙闻言不禁大笑,方醒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笑一笑的,他突然说道:陛下做事雷厉风行,我估摸着这事明日就能见分晓,只是那位贵人也该露面了吧!

    可没等到第二天,天黑之前,贾全就带来了一个消息。

    成国公主动请缨前往扬州府,震慑盐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