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96章 方醒动手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金忠突然得到了朱棣的超级礼遇,让金陵城中多了许多猜测。

    金大人不会是不行了吧?

    胡说,下午我还看到他老人家提着一块卤肉回家,笑的都看不见眼睛了。

    那陛下是什么意思呢?

    兴许是觉得老大人劳苦功高吧。

    可少师的功劳不高吗?而且身体也不好,可你看啥时候整个太医院都出动了!

    朱棣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一个随性的举动会引发这么多的议论,他正在看奏折。

    陛下,那三人供述了,他们上面的盐商就是贾费。

    刘观觉得自己很苦逼,他目前的主职是左都御史,可刑部尚书没人,所以还得兼职一段时间。

    你说兼职就兼职吧,大不了辛苦些,可居然碰到这种事情。

    如果说金忠是背锅侠,那他刘观就是无辜被卷入的路人。要是朱棣派他去抓捕贾费的话,那事情可不好处理,弄不好就会栽进去。

    贾费是谁?

    金陵城外的一个庄子里。

    贾费原先是个混混,靠着够狠能打,很快就收拢了一帮手下。等弄到第一桶金之后,他走了些门路,于是顺利的拿到了开中法的入场券。

    和别的盐商相比,贾费做事的手段更直接,挡住他路的,那就杀。

    虽然这种行事手法容易得罪人,可贾费却背靠着自己的关系,大刀阔斧的吞噬市场。到目前为止,金陵的食盐供给有三分之一就是他的生意。

    黝黑的脸,矮壮的身材,如果不是他的衣着在提醒别人自己的身家,那么大概会当他是乡间的农户。

    可就是这个农户长相的家伙,凭着一把长刀,砍下了如今的这份家业。

    这日贾费正在看着几个账房在核算最近的收益,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之后抬眼一看,自己的心腹手下白金东一脸惊慌的疾步走来。

    何事?

    贾费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坚毅,长相坚毅,气质坚毅,简短的两个字说的铿锵有力。

    白金东看了一眼账房们,低声道:大哥,从咱们这拿货的那三家被抓了!

    贾费的眼神依然坚定,动都没动一下,他沉声道:可知原因?

    白金东道:小弟去了范大人家,范大人让人传话说,今日是金忠的家人去买盐,结果发现不对,然后金忠那老贼就派人顺着把他们给抓了。

    贾费陷入了沉思,白金东却有些忍不住性子的道:大哥,咱们那盐可是自己煮的,行家能分出来。

    官盐和私盐在品质上有差异,而且每个地方的盐都不一样,供应金陵的盐当然是最好的,所以白金东才有此担忧。

    贾全的眸子一动,淡淡的道:金忠不过是狗拿耗子,你别忘了,那些大盐商谁在朝中没有关系?没关系的早就被吞了!

    白金东喜道:大哥,您的意思是说,那些人自然会出手平息此事吗?

    当然会。贾费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若是不平息下来,他们也跑不了!

    伯爷,此事有些诡异啊!

    黄钟得以参与进来,得知那个贾费居然不跑路,觉得这事有些麻烦。

    能干盐商的不会是傻子,可贾费居然不跑,那就说明他有自信这把火不会烧到他的身上。

    书房里,婉婉一本正经的坐在方醒的对面,手中拿着一枚棋子,那小眉头都要扭成了蚕宝宝。

    方醒指指棋盘,示意黄钟晚些时候再说。

    婉婉本就是初学者,看到自己的白棋已经被提的差不多了,就噘嘴道:方醒,你以大欺小,这盘不算。

    方醒微微一笑:那要不就去看看新做的果汁?

    好啊好啊!

    酸酸甜甜的果汁是婉婉的最爱,其中方家做的果汁那更是少不得的美食。

    等婉婉迫不及待的走了之后,方醒才问道:那贾费没有收拾财物的迹象?

    黄钟道:没有,据贾全说,他的那位本家和平时一样,甚至连出货都没受影响。

    有趣!方醒笑道:看来那天廷议的事情还没有泄露出去,那就好玩了。

    黄钟一想也是,就笑道:也不知道那贾费是依仗着谁,这下可害死人了。

    胡广还是识大体的,那些辅政大臣这点操守也是有的

    方醒止住话头,因为小刀来了。

    老爷,陛下有旨意。

    黄钟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他苦笑道:伯爷,金大人背了第一口锅,看来陛下是想让您背第二口锅啊!

    这不算锅。

    方醒起身道:我既然管着聚宝山卫,那动武的事自然责无旁贷。

    到了前面后,旨意果然是令方醒马上带人去抄了贾费一伙。

    方醒接了旨意后,就让方五来说说那个庄子的情况。

    方五拿出一张草图介绍道:老爷,这主宅的围墙很厚,小的趁着开门的时候从侧面用望远镜看了一下,好像是双层砌砖。

    木门呢?

    方醒看了一下地形,觉得能排开阵势,也能围住,就随口问道。

    方五挠头道:感觉有些重,大概是好木头吧。

    辛老七已经有了腹案,他指着草图道:老爷,那贾费的手下有两百多亡命,如果从大门强攻,那肯定会有伤亡,咱们还是火枪和手雷掩护,炸开墙壁吧。

    方五也觉得这样最稳妥不过,可方醒却摇摇头道:不必了,咱们今天就强攻!

    老爷

    辛老七觉得方醒应该不是漠视伤亡的人,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方醒令道:老七和方五去找林群安,把两个千户所都拉出来,还有,火炮我要一门。

    辛老七这才恍然大悟,急忙就和方五去了军营。

    方醒看看天色,对黄钟交代道:此去必然是杀戮,若是夫人问起,你就说我去了军营看操练。

    黄钟领命,然后就去了前厅坐镇。

    方醒带着小刀和另一名家丁出发了,可半路就遇到了朱瞻基。

    德华兄,这次咱们试试那火炮的威力?

    方醒看到朱瞻基虽然没有披甲,可却是一身利落的装束,就点头道:我已命人去带一门火炮一起去,今日咱们就拿贾费来试炮。

    朱瞻基的侍卫们只有贾全见过火炮,所以都不清楚朱瞻基坚持的意义所在。

    可等他们和聚宝山卫汇合后,看到那门被两匹马拖着跑的火炮,不禁有些怀疑这火炮的威力。

    出发吧。

    方醒也期待着火炮的第一次实战,哪怕对手只是一些亡命之徒。

    一路绕着城外走,最后在江东门外的十里地找到了那个庄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