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94章 方醒反对,祖制难违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殿内有些沉寂,大家都被方醒突然的反对和爆发镇住了。

    朱瞻基放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握住,他想起了方醒以前说过的豪商不法,豪商无国,心中杀机顿生。

    朱高炽依然是弥勒佛般的坐在朱棣的下首,心中微微一动,就问道:兴和伯此言可有依据吗?

    方醒说道:有,臣在扬州府查抄盐商家时,财物之多,户部那里有记录。其次山/西本就产粮,而且解州产盐,也就是说,山西的盐商只需把官府收纳的粮食运到不远的大同镇就可获取盐引,然后回去就可轻松的把钱给挣到手了。

    这不是盐商。方醒讥笑道:这是运输商人,而且是在投机。如果仅凭运送就能获取巨额财富,那臣为在边关用性命在保卫着大明的将士们感到不值!为在朝堂上兢兢业业操劳的官吏们感到不值。

    而且那些盐商积累了大量的财物不知回报,整日骄奢淫逸,挥金如土,这样的商家,难道还能指望他们对大明有何益处吗?

    金幼孜皱眉道:兴和伯是否危言耸听了?

    大明的盐商从明初就开始了发财之旅,可至今还没看到有什么势力膨胀的趋势。

    方醒说道:此一时彼一时,此时我大明国势如日中天,那些豪商蛰伏享受,可若是有机可乘,他们自然不介意寻求能给他们更大好处的主子!

    殿内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方醒的这个预测给弄晕了。

    朱棣沉声道:兴和伯可有实证。

    没有实证你敢放出这等话来,明天弹劾的奏章将会把朱棣淹没。

    他有屁的实证!

    包括夏元吉都是这般想的,觉得方醒有些过了。

    陛下。

    方醒不慌不忙的道:臣在扬州府时,那几家盐商堪称是豪奢,抄家的结果也显示他们并不缺钱,可他们为何还要去弄私盐?

    大明对私盐贩子历来都是从重处置,可那些盐商在不缺钱的情况下,居然还要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去贩卖私盐。

    这是为何?

    人心不足!

    方醒断然道:有了一万两银子,那他们就会想着两万两,三万两,就算是家有百万,他们依然不会满足,这是人性。

    看到金幼孜一脸的不以为然,方醒就刺了一句:有不想当尚书的官吏吗?

    唰!

    此话一出,殿内的大佬们都有些不自然。

    这个方醒,居然拿大臣来做例子,这不是当面羞辱人吗?

    当大明不能满足他们的私欲时,只要给个缝隙,他们就敢走私塞外。兵器粮食没有他们不敢走私的东西!

    这次连胡广都为之侧目了,他沉声道:陛下,豪商,特别是靠近边关的豪商,他们走私军械粮草,这是有的,所以兴和伯之言,臣认为有其可取之处。

    这就是胡广,他会和方醒争夺道统,可在大是大非上却会摒弃这些争执。

    金忠马上补充道:陛下,从太祖高皇帝以来,商人走私塞外屡禁不绝,兴和伯所言甚是。

    朱棣微微点头,他何尝不知,可大明需要稳定的财源,如果不用盐商,那用什么?

    金幼孜察言观色后,朗声道:兴和伯,可大明之大,如若没有这些盐商,那靠什么把盐送到千家万户?

    这是一个问题,每一个百姓都需要盐,如果不能及时有效的把盐送到各地,那后果不堪设想。

    朱高炽微微一笑,他知道此事难不倒馊主意层出不穷的方醒。

    可方醒却只是给了朱瞻基一个眼神。

    这时候你得亮出自己的政治立场,否则你永远都是一个在群臣眼中没有长大的皇储。

    而朱棣显然也乐意在这种时候看到自己孙子的表现,所以他就对着朱瞻基鼓励道:瞻基,你来说说。

    至于朱高炽,他的政治能力已经从靖难时就展露无遗,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显摆。

    朱瞻基沉声道:皇爷爷,孙儿觉得为何不能官营呢?

    轰!

    所有人都被朱瞻基扔出的这枚炸弹给炸的头晕目弦。

    明朝以前,盐铁都是官营,也是一项重要的财源。

    可当年大明初创时,整个国家就像是一间破屋子,四处漏风,除去兵锋强盛之外,一无是处。

    那时候的边关缺粮,如果官方自己运送的话,代价太大,所以朱元璋就果断的引入了民间资本,也就是开中法。

    开中法在明初很好的纾解了因财力不足而导致边关缺粮的问题,对大明边关的稳定提供了物质基础。

    时至今日,就算是废除了海运,可在运河开通的情况下,开中法这种模式已经落后了,只能便宜了那些商人。

    可这是祖制啊!

    所有人都眼观鼻,鼻观心的不敢说话。

    上面的那位大老板可是以维护祖制为‘己任’,盐政他会变更吗?

    朱棣面无表情的看着御案,良久才道:此事再议。

    众人躬身送走了朱棣一家三口,正准备离开时,胡广却嘱咐道:今日之事不可外泄,若有泄露,本官定要禀告陛下处置!

    方醒心中一动,对胡广拱拱手,然后才出了大殿。

    夏元吉几步跟上方醒,喜滋滋的道:德华,若是能官营,那我大明可就多了一个大进项,本官的日子也要好过多喽!

    方醒点点头道:此事还得看陛下的意思,不过台阶啊!

    夏元吉心知肚明的道:此事若是成了,对各部都有好处,所以群策群力当是不难。

    方醒呵呵道:国事与私事,希望大家不要把儒学当成了国事。

    夏元吉微微一叹,不再说这个话题。

    还没出皇城,方醒就被梁中追上了。

    兴和伯,殿下说了不法二字。

    方醒心领神会的道:你回禀殿下,这么处置再恰当不过了。

    回到家中,方醒找来了解缙。

    解缙听了此事也是沉思良久,然后才说道:德华,晋商本不出色,只是开中法之后,他们借助着本地产粮和产盐的便利,没用多久就积蓄了大量的钱财,然后又掺和到了两淮。

    这是想垄断嘛!

    方醒分析道:解州的池盐在北方占据了重要的份额,这就是北盐。而两淮地区是南盐,晋商的目的很清楚,那就是想垄断大明的盐业,到了那时

    解缙也有些惊怖的道:到了那时,晋商的实力之强大,朝堂还能控制他们吗?

    当然不能!

    方醒说道:到了那时,朝中的学士,各级官吏都有他们的代言人,这大明就成了商人帝国。可这些商人偏偏没有属性,在他们看来,只要有需要,改天换日也只是寻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