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92章 有贵人传话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金忠很愤怒,以至于直接就进宫去找朱棣。

    朱棣在午休,听到金忠有事求见,就叫人服侍自己起来。

    陛下,臣方才令人去了尚云家查看,这是清单。

    朱棣接过单子看了一眼,那面色马上就晴转阴。

    来人!

    大人,陛下令处死尚云,全家抄没。

    纪纲正在喝酒,看着外面的秋色下酒,倒也觉得风雅。

    可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的手一抖,酒杯落地。

    呯!

    庄敬看到纪纲脸色煞白,不禁也慌了,大人,可是出事了?

    纪纲缓缓的摆摆手,身体微微颤抖着道:无事,你且去把这事办了。

    庄敬迷迷糊糊的去了,纪纲就呆坐在椅子上,窗外的秋色此时在他的眼中满是萧瑟和肃杀。

    陛下啊

    纪纲的眼神晦暗不明,他一把拿起酒壶,就这么对着壶嘴,一口干了下去。

    陛下啊

    尚云被处死,全家抄没,据说抄出了超过万两以上的财物。

    朱瞻基有些愤恨的道:金大人在向皇爷爷免冠谢罪,坚称是自己的错,要皇爷爷把他下诏狱论罪。

    白发苍苍啊!小弟看到那一幕就心中发酸,这人心怎么就不满足呢?

    方醒淡淡的道: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人心本贪,今日是一万两,可最多五十年后,那些官吏就敢贪腐十万两,甚至敢霸占几万亩的良田!

    十万两?几万亩良田?德华兄,这不可能吧?

    朱瞻基觉得这太夸张了,要是他敢占几万亩良田,那些百姓和地方官吏肯定会上告的。

    谁敢告?方醒说道:等上下官吏都形成了一个团体,一个共同贪腐的团体,谁敢告谁就是天下官吏的公敌,千夫所指,无疾而终啊!

    不会吧朱瞻基觉得方醒描述的这个画面太可怕了。

    天下官吏形成一个利益集团,然后大家集体瓜分大明这块肥肉,即便是有清正之人,也会淹没在这股浊流之中。

    那皇帝呢?

    朱瞻基敏锐的发现方醒漏过了最大的老板皇帝!

    皇帝应该不会允许此事发生吧!

    方醒歪一下头道:皇帝当然不允许此事发生,可当天下的官吏都拧成一股绳之后,你确定皇帝能和他们抗衡吗?

    不会吧

    朱瞻基打个冷战,想起自己被百官孤立,形同于孤家寡人般的无助境地,一股怒火就升了起来。

    可令大军哎!不行!

    方醒说道:当然不行,你这是想推倒重来,可你想过没有,不说推倒重来的后果,单论到了那时,军中难道不贪腐吗?

    到了以后,大明空有百万大军,可军心已散。将门们只顾着保住自己的地盘,保住自己的利益。

    至于皇帝,若是没有银子,谁特么的认你这个皇帝啊!

    看到朱瞻基有些迷茫,方醒一把拉起他道:走吧,咱们看看金大人去。

    金忠一回家就称病不见客,可当方醒来时,还是见到了这位执拗的老头。至于朱瞻基,他想了想还是没来,这要是忌讳。

    金忠的脸色有些灰白,看到方醒后,他苦笑道:昨日德华相劝,老夫还不信,今日算是丢人了。

    方醒劝道:知人知面不知心,金大人何必为了一个小人而纠结呢!

    金忠自嘲道:老夫识人不明啊!看走眼了。

    安慰了几句之后,方醒就问了字典印刷之事。金忠一口应承下来,说已经和夏元吉沟通好了,明天工匠就到位。

    那么急?放心吧,你要的是活字,能省不少事。金忠觉得方醒太操切了些。

    在看到那些百姓对着一根铁棍子膜拜后,方醒没法不急,他只觉得胸中有一团火,烧的他没处发泄。

    出了金家,天色渐渐的开始暗下去了。

    快到城门时,一个男子骑马靠近了方醒,辛老七马上喝道:速去!

    男子停马道:兴和伯,有贵人托小的传话。

    方醒的手放在腰侧,目光锁住男子道:藏头露尾之辈,也配和方某说话吗?

    男子一怔,然后说道:贵人说了,兴和伯生财有道,但别堵了别人的路,和气生财嘛!

    方醒眯眼看着男子,突然喝道:商人也敢与本伯搭话吗!滚!

    兴和伯,小的可是代表贵人

    男子还想威胁几句,可辛老七一下拔出刀来,刀尖指着他喝道:十息之内不滚,杀你无罪!

    兴和伯,小的话可带到了,告辞!

    男子策马而去,辛老七恨恨的道:玛德,刚才应该给他一刀。

    小刀笑嘻嘻的道:七哥,我的飞刀可比你快呢!

    一路回家,正好赶上了晚饭。

    一家三口,不,还有一个老头,加上门外的铃铛和大黄,这就开饭了。

    解缙抿一口酒,得意的道:老夫当年可是学过相面之术,德华,看你的面相,今日可是遇到事了?

    方醒看到小白正崇拜的看着解缙,就无辜的道:没有的事,解先生,金大人说明日工匠就能到位,方学字典很快就能面世了,何来的事?

    可等吃完饭到了书房,方醒却把脸一垮,冷声道:有位贵人叫人来传话,让我千万别挡住了他的财路,大家和气生财。

    解缙悠闲的道:老夫说你有事吧,哈哈哈!

    老东西!居然幸灾乐祸!

    方醒不动声色的道:那酒可不多了。

    那人的爵位肯定比你高,不是候就是国公,要不然就是宗室。

    解缙一听方醒要断他的好酒,马上就一脸正色的道。

    废话啊废话!

    方醒苦笑道:这是肯定的,而且那人说了和气生财,那必然就是有利益和我有关系咦!

    想起来了?

    解缙得意的道:你能有什么生意,第一鲜?可那和挡别人的财路不相干,你想想自己还有什么。

    方醒想了想,甚至还在纸上把自己能影响到的事情列出了一个表格。

    难道是交趾?

    方醒想起上次徐景昌说有武勋想去交趾捡便宜的事。

    交趾有什么生意?解缙不解的问道。

    交趾物产丰富,而且若是大权在握的话,甚至可以雇佣那些交趾人去种地,每年的收入也不是小数目。

    以前没人愿意去交趾,可自从方醒把交趾豪族来了个一扫光之后,那里就变成了香饽饽。

    交趾天高皇帝远,正是闷声发大财的好地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