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87章 尚云果然先动手了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金忠喝了口茶,舒坦的道:不过是一本字典罢了,老夫做主,问题不大。

    方醒等他缓了缓,才说道:五万本!

    哐当!

    金忠手中的茶杯顿在了桌子上,眼皮狂跳的道:五万本?

    没错,第一批五万本。

    方醒呵呵笑道,心想看你还敢没口的答应不。

    金忠毕竟久经风浪,震惊之后就问道:德华,你可别心大,第一批还是少印些吧。

    这是担心方醒印多了亏本,所以方醒就笑道:金大人放心,方某还是有把握的。

    于是方醒就把自己的打算全盘告诉了金忠,包括什么用活字印刷,尽量用便宜的纸张等等。

    金忠抚须道:你这是想让百姓也买得起吗?

    方醒微微颔首,这正是他的心愿。

    这个年头为什么读书难?

    一是学费,二是家中相当于少了一个劳力,不大情愿。

    最重要的就是科举的成功率太低了,全国那么多的读书人,可光是一个秀才就能让大部分读书人一辈子都考不中。

    而考不中的结果就是家里的前期投资打了水漂。

    而这些投资几乎能让一个普通人家,全家都勒紧裤腰带,就等着考中后跟着享福。

    大明的未来需要无数识字的人,哪怕他只是农夫。只要一代代的学下去,百姓的能力肯定会越来越高,到了那时

    想到大明以后拥有无数识字的百姓,方醒就觉得自己未来的目标真不是难事。

    金忠笑道:好,老夫怕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不过一代接一代,我大明人才层出不穷,到了那时别忘了告知老夫于地下。

    吃饭时,方醒就问了尚云的事。

    金忠放下筷子道:此人平时看着勤勉,和同僚之间也算是和睦,可就在老夫病重的那些时日里,此人上蹿下跳,四处串联,还四处放话抹黑同僚,哎!老夫以往看走眼了!

    方醒了然的道:功名心太过炽热,手段过于龌龊,怪不得此人今日求我向您说情。

    金忠喝了一口方醒带来的好酒,惆怅的道:老夫的眼里容不得沙子啊!

    方醒心中暗自佩服,同时也感叹着这种刚正的官员以后越来越少了,一个海瑞就让整个大明惊骇莫名,可见腐朽。

    金大人,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要动手就快一些。

    金忠一怔:不会吧,难道他尚云还敢背地里使坏?他也没这本事吧!

    方醒淡淡的道:这种人私心太重,喜欢找靠山,既然您这个靠山靠不住了,那他必定会去寻找更厉害的。

    别小看了小人,小人很多时候会坏大事!

    历史浩荡,其中以卑微身份而坏大事的例子不胜枚举。

    方醒觉得尚云这人就是一条毒蛇,笑眯眯不过是在掩饰他的本性。所以在尚云能造成威胁之前,他就会动手。

    若是金忠不同意,方醒也会动手。这无关人性,只是方醒不喜欢如芒在背的感觉,非常不喜欢!

    金忠沉吟道:德华,不教而诛终究太过,且等老夫明日再和他谈谈,若是不谐,老夫

    老爷,兴和伯的家人有事求见。

    方醒起身告罪,出去就看到了小刀。

    两人走到僻静处,小刀说道:老爷,尚云乔装打扮去了纪纲家。

    方醒不动声色的道:呆了多久?

    一刻钟多。

    方醒回到饭桌,金忠还在思考着,看到他后就叹道:罢了,老夫明日就先让他歇息几日,若是他能幡然悔悟,老夫就禀告陛下,给他换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宽厚的决定,可方醒却冷酷的让这份宽厚化为屈辱。

    金大人,尚云去找了纪纲。

    让这样一位宽厚长者被自己的下属打一巴掌,方醒心中有些不忍,可事实就是事实,欺骗和隐瞒是对金忠的侮辱。

    金忠的右手本是想去拿筷子,闻言就停在半空中,然后那张脸涨红起来。

    `

    啪!

    金忠用力的拍打着桌子,干咳着道:混账东西!混账东西!

    方醒赶紧过去给他拍背,劝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咱们可别把自己的身体给气坏了,不然那尚云肯定得意之极,那就是亲者痛,仇者呃!金大人,别再咳了,来人,拿温水来。

    第二天,尚云进了兵部衙门,笑容满面的和那些同僚打招呼,一路进了自己的值房。

    把门关上后,尚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狰狞逐渐占据了他的长脸,昨晚纪纲的话就回荡在耳边。

    方醒此人睚眦必报,你自己斟酌吧,但是本官提醒你一下,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啊!

    尚云想起纪纲的承诺,不禁阴阴的笑道:方醒,你且坐稳了

    方醒坐的不大稳,因为小白正大大咧咧的坐在他的怀里睡觉。

    张淑慧进来看到后就皱眉道:这丫头天没亮就起了,就为了采露水,明日再敢这样,屁股都给她打烂了!

    方醒抱着小白的细腰,赔笑道:淑慧息怒,这丫头肯定不敢了。

    小白在方醒的怀里扭动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打了个小哈欠道:夫人,少爷。

    我曰!咋把我排在后面去了呢!

    方醒心中不爽,就悄然掐了一把。可手感不大对,小白的反应也有些激烈。

    啊

    小白猛的从方醒的怀里蹦起来,睡得粉红的脸蛋更红了,有些脚软的嗔道:少爷

    张淑慧看到小白手捂的地方,狐疑的道:夫君摸你哪了?

    小白的脸几乎红的要滴出血来,她垂首不语。

    方醒干咳道:中午吃啥?

    张淑慧白了他一眼道:天气干燥,花娘说喝一顿菜粥最好。

    等张淑慧出去后,方醒和小白面面相觑。两人都是肉食动物,菜粥怎么行!

    一家三口在打情骂俏,早朝也快结束了。

    朱棣觉得精神有些不济,看到奏事的人没有了,就说道:今日就到这里,诸卿各自回衙。

    群臣正准备行礼,外面却有人送来了奏折。

    陛下,兵部主事尚云有奏折进上。

    在这种时候上奏折,多半是急事,所以朱棣忍着不耐烦接过了奏折,可看了一下后,他就有些恼火。

    去叫了尚云来,还有,让兴和伯也来一趟吧。

    马上就有人出去通报,群臣听到了方醒的名字,马上就明白了大概。

    这尚云居然敢弹劾方醒?

    而且方醒好像还从未面君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