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71章 方醒的迷踪拳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全订书友群:540705836,进群验证粉丝值截图。

    这一炮打出去根本就看不到炮弹,只能看到那些标靶噼里啪啦的乱飞,然后然后炮弹就不见了。

    卧槽!

    这要是在密集阵型中的话,这一炮得造成多大的伤亡和恐慌?

    等了一会儿,检查了一遍的朱芳过来禀告道:老爷,未曾检查到损伤。

    这种双倍装药也只有青铜炮敢测试,若是铸铁炮的话,刚才估计已经在高膛压下炸了。

    朱瞻基两眼放光的道:德华兄,这火炮若是装备各处,我大明

    随便,我不是敝帚自珍的人,只要对我大明有好处,这些都不算什么。

    方醒大义凛然的道,丝毫没有趁机表功的意思,让朱瞻基暗自佩服不已。

    学生们放假了,方醒和解缙等人一起回到家中,正准备往内院走,解缙却叫住了他。

    德华,你给学生放假

    解缙一脸我不忍揭穿的模样,黄钟也是忍笑忍的很辛苦。

    方醒坦然道:我说了不敝帚自珍,自然任凭他们选择。

    解缙和黄钟现在对方醒的一举一动都会先打个问号,然后再仔细分析,看看这厮究竟是想干什么。

    可今天方醒突然给学生们放假,而且没交代这事要保密,半路上解缙和黄钟就解构出了他的用意。

    当那些学生回到家中,把那门炮的威力告诉了家人后,很快,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朱高煦感冒了,觉得头晕目眩,于是就准备休息几日。可等他一觉醒来,听到这个消息后,不顾天还没亮,就让人去叫方醒进宫。

    方醒一路揉着眼睛到了东宫,一进去就听到了喷嚏声。

    啊切!

    朱高煦打个喷嚏,看到方醒后,就指指下首,然后就接过手绢擦了一下鼻子,这才舒坦的道:听说德华打造了一门什么炮?

    方醒一怔,然后说道:正是,只是才将打造出来,数量只有那么一门而已。

    朱高炽喝了一口热水,眼睛眨巴着道:听说那是用了方学的学识才造出来的东西?

    方醒眯眼笑道:正是

    朱高炽弥勒佛般的笑着,方醒也是呵呵以对,让梁中在边上满头雾水。

    陛下,臣听闻兴和伯打造了一种兵器,威力甚大,臣为陛下贺。

    陛下,臣听说那东西乃铜制,就是不知耗费几何,能否在我大明军中一体装备。

    朱棣一直在看着下面,而发话的人大多都是武勋,文官只有几人发表了对成本的忧虑,和对火炮效果的真实性的质疑。

    瞻基,你来说说那火炮的威力几何。朱棣面无表情的喊出了朱瞻基。

    德华,威力果真这般大吗?

    太子宫中,朱高炽喝了一碗汤药,然后扶额问道。

    方醒坦然道:殿下,那火炮射程在三百丈以上,挡者披靡。

    朱高炽愕然,他虽然没学过方醒的数学,可简单的算术还是会的。

    三百丈以上,能从他这里打穿远处的墙壁还绰绰有余。

    而为了防御可能的袭击,当初建造围墙时就已经考虑到了袭击者使用弓箭的距离,以及被突入后侍卫救援的时间,这才定下了围墙的位置。

    这

    朱高炽问了青铜炮的重量和体积后,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又问了威力。

    那堵墙能打穿吗?

    方醒对远处的那堵墙倒是有些印象,在梁中狂使眼色的情况下说道:不成问题。

    这样啊

    三百丈。

    朱瞻基说完就退到了边上,任由百官在发呆。

    三百丈?

    吕震觉得自己的膀胱有些憋得慌,昨晚他就得知了此事,只是还有另一事更让他耿耿于怀。

    ——方学,这是利用方学的学识打造出来的东西!

    朱棣看着下面发呆的官员,就问道:此等兵家利器,兵部如何看?

    金忠出班道:陛下,臣以为当多多打造,早日让军中用上才是。

    英国公呢?

    张辅出班道:此物乃我兵家利器,当大兴。

    兵部和军方的两位大佬都赞同此事,朱棣把目光转到了胡广的身上。

    胡广深吸一口气,出班道:陛下,此物于征战有大用,只是铜料

    话还没说完,胡广只觉得背心一凉,他想到了交趾的那个大铜矿。

    方醒,你这是故意的吗?

    陛下,臣以为此物虽利,但终究是靡费太大,且此物并未沙场验证是不是太早了些。

    这话是礼部侍郎说的,说的一脸诚恳,说完还看了夏元吉一眼。

    户部当然有资格发话,所以夏元吉出班道:陛下,此物既然用军中有大用,臣不敢吝啬,当尽力筹谋之。只是交趾的铜矿能否尽快使人去着手,另外

    夏元吉有些纠结的道:若是出了铜走陆路的话,陛下,那铸出来的钱币怕是要亏本啊!

    铜料的供给就是那么多,如果要大批量铸炮,那么铸钱就相应会减少许多,这对户部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而铸币本身就是有成本的,如果加上运输的费用,那么交趾铜料的价值马上大减。

    原先在铜料不大缺乏的情况下,这个运送费用是可以忽略的,可铸炮这个不给户部一个铜板的事情一出来,夏元吉就觉得自己被割掉了一块肉。

    可再难,夏元吉依然是答应了。

    这就是大局观!

    朱棣抚须微笑,觉得自己的这个户部尚书虽然抠门了些,可在大事上从未含糊过。

    胡广看到那些武勋都面带笑容,心中突然飘过一抹阴影,一个念头就钻了出来。

    ——海运!

    那个该死的方醒!

    难道他就不知道海运的风险吗?

    那人不会是早就在谋划此事了吧?

    胡广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冷,可想想又觉得不对,就算是方醒早就在谋划延续海运之事,可交趾的那个大铜矿可是在运河竣工后才发现的。

    除非他能未卜先知,否则这事只能是巧合!

    不过,方学想借此机会上岸,和军方挂上钩

    陛下,臣以为,北方的鞑靼和瓦剌已成对峙之势,南方交趾已然平定,我大明当以休养生息为上,上次夏尚书说户部有些捉襟见肘,何不如缓缓呢,也可让鞑靼和瓦剌人放心的去斗

    若是我大明此时大量打造这种铜炮,陛下,以阿鲁台的狡猾,以瓦剌人的狠辣,他们会不会联手呢?

    胡广侃侃而谈,风度极佳,旁人看了也得赞一声果然是宰辅之才。

    陛下,在瓦剌和鞑靼火并的时候,一动不如一静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