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69章 想固宠的徐景昌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深秋的金陵颇有些景致值得去寻幽探胜,刚回家的方醒想着弥补妻妾一二,于是就架起马车,一家人出游。

    秋,是收获的季节。

    那些年轻男女都趁着寒冬到来之前,赶紧展示自己的青春和活力。

    马车到莫愁湖边时,徐景昌已经等候多时了。

    方醒把张淑慧扶下马车,正准备去接小白,可她却俏皮的一跳,轻盈的落地。

    徐景昌笑眯眯的道:德华可是稀客,今日徐家开放了莫愁湖,游人不少。

    方醒看到张淑慧在帮小白整理面纱,就问道:怎么想着开放了?

    徐家以前很霸道的封住了莫愁湖,只是允许一些渔民交了鱼税之后进去。

    徐景昌低声道:不瞒你说,陛下那边对徐家开书院一事很不满,这总得做个姿态吧。

    可你这个姿态做错了呀!

    徐家此举算是与民同乐,肯定会赢得不少口碑。

    方醒打个哈哈道,然后就欣赏着莫愁湖的秋色。

    上了船,缓缓离岸。

    秋水微波,湖里的十多艘小船里传来了欢声笑语。

    画舫分成了两处,方醒和徐景昌在后舱,女眷在前面。

    进入后舱,方醒才发现里面有两个女人。

    国公爷,伯爷。

    两个女人福身,声音娇滴滴的,让方醒觉得满身的鸡皮疙瘩。

    徐景昌察言观色,就挥手道:且去下面等着。

    等两个女人幽怨的下去后,徐景昌才啧啧称奇道:在交趾你说家有悍妻我还不信,没想到啊!

    按理被人说是乾纲不振是件丢人的事,可方醒却面不改色的坐下,恍如未闻。

    坐在后舱就能看到那些小船,方醒摸不清徐景昌今天特地来陪的原因,所以一直在敷衍。

    喝了几杯酒之后,徐景昌就试探着说道:德华,太子的身边最近少了几个女人。

    哦!是吗?方醒漫不经心的道:这种事我是不关心的,你

    不对头!

    方醒直视着徐景昌,皱眉道:定国公,此事绝无可能!

    徐景昌纠结的道:出了五服也不行吗?

    不行!

    方醒隐住鄙夷说道:太子断不会接受。

    哎!勋戚难啊!

    徐景昌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不靠谱,可听到和太子一家关系亲近的方醒断言不行时,依然有些颓丧,于是就酒到杯干,没几下就去找那两个女人。

    方醒也乐的不用他陪,于是就去了前面。

    夫君快来。

    张淑慧正和小白站在外面看风景,方醒含笑过去,三人一起居高临下的游览着秋季的莫愁湖。

    一艘小船从后面跟了上来,一对年轻男女站在船头。风吹过,女子悄然靠近了男子,曼声而歌。

    风送杨花满绣床,飞来紫燕亦成双,闲情正在停针处,笑嚼残绒唾碧窗。

    歌声缠绵,张淑慧听了心动,正准备偷瞥一眼方醒,小手已经被他握住了。

    小白也靠在方醒的肩上,煞风景的道:少爷,应该带着铃铛和大黄来的。

    方醒莞尔一笑,也握住了她的手,一家三口就这样站在前方,风吹过,衣袂飘飘。

    看着那对男女情热却又不敢亲近的画面,张淑慧和方醒脉脉相看,然后轻声唱道: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妻子的歌声动人且羞怯,方醒不禁伸手揽住了她的纤腰。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哪怕秋风微凉,可方醒依然感受到了春意,耳鬓厮磨间,交趾的战争渐渐远去。

    礼部,吕震正堆笑着把朱瞻基迎进来。

    殿下有事唤了臣去就是

    两人坐下后,朱瞻基也没耐性和他周旋,就直接说道:那批交趾女人,可否分给那些戍边征战的将士?

    吕震的笑脸一滞,然后强笑道:殿下,此事已由陛下定夺,下面的那些卫所都已经上书在抢着要啊!

    朱瞻基的眸色一冷,不容拒绝的道:那些屯田的卫所难道还比得上戍边的将士们辛苦?此事我自会去找皇爷爷分说,可你这里不许放人出去。

    说完朱瞻基起身就走,他实在是无法心平气和的与吕震相处。

    殿下

    吕震满脸恼色的赶紧追出去,一路殷勤的把朱瞻基送出大门。

    朱瞻基上马,英气勃发的道:此事要抓紧办,分发的时候一定要一视同仁。

    只要这事传出去,朱瞻基在军中的名声就会上一个台阶。

    宣府等地的条件比较差,一般姑娘都不乐意嫁给那些军士,等他们得知朱瞻基居然会为他们考虑到媳妇时,一条道路就已经开始建造了。

    方家,方醒去找解缙,可侍候他的小厮说老头去秦淮河了。

    这老头难道是耐不住寂寞了?

    可等解缙回来后,方醒却看到了一脸的怅然。

    不用问,方醒叫人摆上酒菜,两人默默的喝了半醉,解缙才自嘲道:那些小人,往日殷勤,今日却避之而不及,真真是小人啊!

    方醒默然。

    去秦淮河的文人不少,以前作为文坛老前辈,而且还是首辅大学士,解缙走到哪都是众人瞩目的中心。

    可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被开除,并且被监视居住的老头,而且还和儒学的叛徒方醒搅在一起,没被扔砖头就不错了。

    老夫无事。

    解缙笑道:在诏狱几年,其实心早就死了,只是还存着重返皇城的一点小心思,今日算是彻底打消了。

    方醒叹道:功名利禄之心谁都有,所谓的圣人还比不过乡间的老农豁达,解学士,恭喜您解脱了,得大自在。

    何谈大自在,不过是觉得日升日落,老夫已是斜阳,不如日日有美酒,有学生的快活。

    看到解缙自我开解后,方醒才问道:解学士,您可知吕震和其他官员的关系如何?他可会去刻意经营吗?

    解缙想了想,了然的道:可是他建议让汉王去云南的?

    方醒点点头,解缙才说道:那人善于钻营,现在不知道,不过以前他倒是经常会送礼。

    那就好。

    方醒也不解释自己的目的,解缙也不问他想干嘛,两人聊起了书院下一期招生的事。

    要多收些吗?

    解缙现在对书院的事很关注,看来是准备要培养弟子了。

    方醒摇摇头道:不能,会犯忌讳。

    解缙叹道:除非你的方学能登堂入室,不然这种忌惮会一直在。

    方醒微微一笑:总会有办法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