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68章 何谓正义之战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午饭后,朱瞻基匆匆的赶来。

    德华兄辛苦,小弟要不改日再来?

    朱瞻基看着长高了些,不过却有些胖了。他知道方醒才回来,但却又心痒痒的想知道交趾的经历,所以才玩了招欲擒故纵。

    到书房来吧。

    方醒笑了笑,没揭穿他的把戏。

    书房里,把交趾之行的重点大致说了一遍的方醒掩嘴打了个哈欠,可朱瞻基却已经在思考其中的曲折,没注意到他这个赶人的动作。

    等朱瞻基把方醒的交趾之行大致有了个印象后,抬头就看到正靠在椅子上打瞌睡的方醒。

    等朱瞻基轻手轻脚的离开后,方醒睁开眼睛,也悄然摸向了两口子的卧室。

    第二天大清早,心满意足,但感到腰有些酸的方醒摇摇摆摆的去了书院。

    昨晚他连续转场,最后妻妾都满足了,他却躺在床上装死狗。

    深秋的书院看着有些萧瑟,外面那些种下的桃李长了些,不过方醒觉得按照这个速度长下去,他估计自己是看不到桃李芬芳的那一天,就得去北平了。

    山长。

    围墙已经修好了,方醒从大门进去,对袁达笑了笑,问道:袁冲还好吗?

    好好好!那小子好得很,每日回家都要点灯学到差不多子时才睡觉。

    方醒和袁达聊了几句家常,然后就慢慢的溜达进去。

    里面的树木看着比外面的要好一些,估摸着是那些学生们在精心照料。

    早操已经结束了,方醒进来的时候听到了郎朗的读书声。

    能够发光叫光源,月亮不是太阳是,光的传播有条件,均匀介质才直线

    哪怕现在没教到这些地方,可口诀是必须要背的,这是方醒的要求。

    走到了教室外面,里面的马苏昨晚被解缙为老不尊的灌醉了,此时还是有些晕乎乎的,看到方醒后就想出来。

    方醒摆摆手,不想打扰正常的教学状态,可有眼尖的学生却看到他了。

    山长

    好嘛,在这声喊之后,教室里的气氛全乱套了,所有的学生都恨不能马上冲出来。

    方醒走进去,站在讲台上说道:和大家分开了半年多,昨晚看了你们的成绩,很让我这个做山长的欣慰,不过不许自满,还需继续努力。

    是,谨遵山长教诲。

    教诲完了,可这些学生却有问题要问。

    山长,交趾人凶恶吗?

    方醒点头又摇头,脑海里浮现了单骑赴死的李成明,交趾人有凶狠的,可同样也有温和的,只不过双方征战,这种时候不单是要看谁凶悍,还得要看操练和兵器的高低,最后才是双方将领的能力差异。

    山长,那我大明征安南是正义之战吗?

    方晓原先接受过儒家教育,年纪又小,所以就突兀的问了这个问题。

    马苏皱眉道:正义与否不在于口头,而是在于利益。

    方醒斜睨着马苏,心中暗喜,就主动下来说道:马苏上去说说。

    老师,弟子无礼,请恕罪。

    马苏觉得自己插话了,方醒却笑道:学无先后,徒不必不如师,赶紧上去。

    方醒把马苏赶上去,垂眸听着。

    战争,征伐,正义与否只是用于鼓舞自身民心士气的手段,宋太祖说过,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酣睡,这可是义战?

    年纪小的都迷茫,大些的都若有所思,方醒也给了马苏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马苏继续说道:利益才是征战的核心原因所在,宋太祖要混元域内,就必须征伐,而这就是利益。

    朱瞻基来找方醒,听到马苏的话也有些兴趣,于是就在门外听着。

    举一个例子,若是我大明缺粮,而邻国多粮,但是两国之间的关系不错,你们说该怎么办?

    去买啊!

    对,去买粮食。

    马苏笑了笑:可若是邻国不卖呢?

    不可能不卖的呀!关系不错怎么会呢?

    对,师兄,既然关系好,就像我大明对待外邦都是有难必助

    马苏摇头道:我们就假定它不卖,那我大明该如何?

    方醒微微点头,对马苏的这个假设暗自叫好。

    什么叫做肯定会卖?扯淡!

    下面的学生都陷入了沉思,第一个打破寂静的却让大家有些意外。

    李二毛起身道:师兄,我认为它若是不卖,那就打进去,不管是灭其国也好,惩戒也好,总之,让我大明的百姓不饿肚子才是正义!

    马苏露出了微笑看向方醒。

    好!

    方醒叫了声好,然后欣慰的道:看看,李二毛才学了多久,可分析事情的能力却是一针见血,这既是天赋,但更多的是刻苦!

    李二毛有些窘迫,方醒示意他坐下,然后说道:你们都要记住,国与国之间,当以本国的利益为先,百姓都要饿死了,你还想着什么正义,那不是君子,而是蠢货!

    方晓有些慌张,方醒对他点点头,安抚一下后继续说道:等你们以后若是能有机会去参与朝政,一定要记住这句话。

    大明的利益高于一切!

    衡量一件事情的正确与否,就以这句话为标准答案。

    方醒对马苏点点头,然后结束了这次教导。

    和朱瞻基漫步在书院内,方醒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仿佛昨天还在交趾。

    可是有事?

    那些交趾女人皇爷爷命礼部处置。

    朱瞻基知道方醒和吕震不对付,所以赶紧来报信,否则他担心方醒会杀到礼部去。

    吕震是个什么章程?

    这些女人是方醒带回中原的,而且含有表率的深意,谁要是拆他的台,他就打谁的脸。

    吕震说准备配给屯田的军户。朱瞻基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屯田的军户其实和农民差不多,相当于是以后建设兵团的性质。

    这不好。

    方醒觉得有失偏颇了:那些专职屯田的军户和农民没啥区别,而战兵却是在拿命去博取钱粮,这才是值得我们关注的群体,吕震想当然了。

    朱瞻基瞥了方醒一眼,看到没有怒色,这才说道:德华兄,要不此事就交给我去办吧。

    好。

    方醒告诫道:大明的人口还不够多,为此以后要想办法引进女人,而这一批女人的安置将会成为以后的标杆和诱饵,千万不可出错。

    是不够多啊!

    大明的人口如果够多,老朱当年也不会弄个女子十四岁就得出嫁的律法来。

    在这个静静等待资本和科技发芽的前夜,人口才是最重要的因素,也是一个国家竞争力的重要指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