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64章 遍体生寒的徐景昌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被抓捕的官吏都被关在了军营中,由黄福的人轮流审讯。

    城门打开了,城中的气氛却没有轻松起来,反而更加的紧张。

    听说那些明人的大官被抓了好多,这是在干嘛呢?

    一趾人正在街边蹲着等活,他们今天看到了好多起官吏被军士带走的场景。

    兴许是贪腐了?

    屁!早就贪腐了,这些罪官来到咱们这里,一个比一个狠,一个比一个贪,可你见谁被抓了?我看啊,估摸着应该是内讧了!

    黄大人和那个兴和伯的关系听说不错,只要他们俩不闹起来,谁敢内讧?

    不说这些人弄不清此事的原委,连徐景昌都有些懵了,他闻讯就让人去打听消息。

    国公爷,是兴和伯和黄大人一起联手,抓了好多的贪官!

    卧槽!

    徐景昌一骨碌从凉席上爬起来,赶紧叫人来伺候更衣。

    方醒这是疯了吗?交趾本来就缺人,他还敢跟着黄福那个老家伙一起蛮干,这要是出事了可咋办?

    徐景昌伸手在帮自己穿衣服的小妾脸上摸了一把,义薄云天的道:这小子虽然有些本事,可终究是太年轻了,若不是本国公看在种甘蔗这个主意的份上,真是不想操这份心啊!

    带着这份侠义心肠,徐景昌飞快的来到了布政司衙门,进去时正好遇到出来的陈默。

    天气很热,可陈默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汗渍。

    徐景昌站定后就笑道:你这是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吗?

    换做往常,陈默肯定得赔笑加自嘲,可今天他只是行礼,然后就苦笑道:国公爷,小的刚才差点被吓死了,您先忙着,小的赶紧回去把那个交趾小妾给处理了。

    徐景昌一听就觉得不大对劲,他摆摆手,赶紧就进去。

    而陈默一出来就瘫坐在大门边上喘息,在门外等候的家仆看到后以为他中暑了,赶紧送上解暑的药丸。

    陈默摇摇头,只是接过水喝了几大口,然后才虚脱的道:那个交趾娘们马上就送到布政司衙门来。

    家仆一听就愣住了,那个交趾女人可是很得陈默的欢心,为此正宗的大明小妾都得退避三舍。

    老爷,家里的交趾小妾有十多人,您说的是

    陈默这人虽然做生意不大变通,可对女色却有着非同一般的爱好。在中原就曾经为了争夺花楼的女人一掷千金,为此博得了一个匪号叫做‘抢楼狂魔’。

    都送来,老子一个都不要了!

    至于陈默是怎么被吓坏的,这个连徐景昌都有八卦的兴趣。

    方醒不在大堂,而是在后面小娘的办公地方看书。

    方醒,那陈默是咋回事?哥哥我看他的脸都白了。

    方醒让人给徐景昌泡茶,然后淡淡的解释道:他有一个交趾小妾,乃是一个豪族先前送的。

    那有什么?

    徐景昌觉得方醒真是大惊小怪,他自己就有五个交趾小妾,其中的那对双胞胎最得他的喜爱。

    方醒把书合上,似笑非笑的道:可那小妾的父亲就是那个豪族的主人!

    徐景昌接过茶杯,闻言一怔:那人呢?

    方醒笑了笑:此时正在陈默的田里干活,据说已经开始管事了。

    啧!这就是枕头风啊!

    徐景昌哪会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他不满的道:这个陈默也太轻浮了些,若是给了那些豪族机会,谁知道以后会弄出什么祸事来!

    随即徐景昌就问了官吏被抓后的安排。

    方醒,不是哥哥不关照你,你这事办的太急切了些,要是衙门里混乱起来,那算是谁的罪责?

    看到徐景昌一脸的唏嘘,方醒只是说了一句:那些儒生。

    呯!

    小娘正在查看那些女人的资料,闻声看去,就看到徐景昌的手在虚握着,而原先在手中的茶杯已经在地上粉碎。

    这位可是定国公啊!是何事让他这般失态?

    而方醒也没让人来清扫,只是微微的笑着。

    徐景昌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尾椎处升起,沿着脊梁骨往上走,最后在头顶百会处化为一股冰水,钻进了脑袋里。

    方醒

    想起当初自己的人卡住了第一鲜的鱼鲜供应,以此来逼迫方醒露面,徐景昌不禁遍体生寒。

    不用多说什么,徐景昌就凭着那股子勋戚的敏锐察觉到了端倪。

    方醒,那些儒生?

    方醒和煦的道:对,那些儒生。

    徐景昌笑的有些古怪,得知方醒没事后,他不由分说的就把方醒拉到了自己家中。

    到了徐景昌的住处,这厮马上就叫人送来了那对交趾双胞胎。

    娇小玲珑,关键是长得一模一样,当姐妹俩一起拜下时,说实话,一般人真受不住这等诱惑。

    方醒愕然道:定国公,这是何意?

    现在又不是前宋,大家把小妾当做玩物相互交换和赠送。

    徐景昌得意的笑道:方醒,这对姐妹如何?

    看着含羞带怯的姐妹花,方醒露出了猪哥像,让徐景昌心中暗乐。

    可方醒接着却拍了一下大腿,一脸郁闷的道:可惜了,家中有悍妻,不敢放肆啊!

    纳尼?

    徐景昌瞪大了眼睛,方醒,你可别胡扯,英国公可提起过几次自己的妹子,说是贤良淑德,比他自己的几个女儿强多了。

    呵呵!

    方醒笑道:我那大舅兄的几个女儿可是很难嫁出去的,他这是在让人知道他女儿的贤惠,当不得真。

    这是为了推脱这对交趾双胞胎,连张辅都编排上了。

    徐景昌一愣,然后笑道:此事暂且不提,咱们到花园吃饭去。

    所谓的花园,里面不过是种了些花草树木,一点清幽的味道都没有。

    大树下摆着一张桌子,徐景昌吩咐做饭,然后就和方醒在园子里散步。

    夏季的风吹着都是热的,除去植物感觉良好之外,一切都在高温下煎熬着。

    徐景昌拉断一根细枝,随意的挥动着。他看了一眼方醒,然后问道:方醒,那些儒生是你在出发前就想到的主意?

    方醒摸出两颗口香糖,递给徐景昌一颗,两人开始品味着夏日的些许凉意。

    没有的事。方醒一本正经的道:当时不过是想着交趾的文教不昌,后来在莫愁客栈恰好遇到了那档子事,这才急中生智的想到了这一招。

    老子信你才见鬼嘞!

    徐景昌呵呵着把这个话题打混过去,然后突然问道:那个莫愁,还有那个李祥,应该是你早就开始布下的局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