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44章 刺杀方醒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徐景昌回来了,看他那心满意足的样子,肯定是出去撩拨到了交趾女人。

    方醒,哥哥跟你说,交趾女人可真是妙味无穷啊!等明日我带你去寻摸几个。出征啥都好,就是不能带女人,时间就了难免就会

    徐景昌猥琐的模样让方醒不禁失笑,两人闲聊了几句后,方醒就把陈建安被黎利干掉的事告诉了他。

    你干的!肯定是你干的!

    徐景昌打着哈欠,眼睛都睁不开了。他摆摆手道:这事你干的太繁琐,换了我,直接就让他身染恶疾完事。你忙着,哥哥我去睡了。

    徐景昌哼着小曲去了自己的营帐,方醒站在交趾的夜空下,突然问道:黎利可醒来了吗?

    小刀恍如一个幽灵般的从暗处出来,躬身道:老爷,黎利已经醒来了,只是在发呆。

    那就让我去会会这位天命者。

    黎利此时正呆呆的看着帐篷的顶部,他想起了自己的家。

    黎家在清化府算得上是豪族,家中产业甚多,人力和财力都不差。

    在原先的安南,黎家不算是顶级豪族,可等大明打进来后,一切都变了。

    那些豪族自认为自己也可以在这乱世中分一杯羹,于是搭个草台架子就敢称王,最后多半被明军杀的人头滚滚。

    而马骐的横征暴敛正中了那些豪族的下怀。

    名正则言顺,没有一个大义的借口你就想造反,那些百姓不会搭理你,军心士气也不高。

    要是马骐没走的话,那该是多好的机会啊!

    黎利准备在接应了陈建安之后就辞官回家,在家乡,黎家有粮食,有资源,有人力,只需要一个借口,一个大义的名分,他黎利就可以一窥交趾神器。

    可马骐却被解送进京,交趾民间一片欢腾,不少人都说陛下英明。

    那是谁的陛下?

    黎利有些恼怒,然后有些晕沉的脑袋一痛,不禁龇牙咧嘴的骂道:都是一群愚夫!

    噗!

    帐篷被人从外面打开,接着烛光就照了进来。

    辛老七把蜡烛放好,小刀端着一个大盘子进来。

    黎利闻到了烤肉和酒水的味道,他不禁喜道:各位大人,可是查清下官是被冤枉的了?

    辛老七和小刀都没理他,接着外面进来一人,让黎利的心往下一沉。

    方醒看到都摆好了,就说道:你们都出去,老七在周围看看,小刀远一点。

    帐篷被关上,烛光把里面的东西映照在布上,看着摇摇晃晃的,格外诡异。

    方醒过去用刀割开了黎利手上的束缚,至于被捆住的脚,那是不能解开的。

    估摸着我打不过你,所以就先这样。

    帐篷里很单调,方醒坐在黎利的对面,给他倒了一杯酒。然后微微笑道:黎利,听闻你胸怀大志,来,本伯敬你一杯。

    黎利愕然道:伯爷,小的并无什么大志啊!

    方醒也不多说,只是先干了杯中酒。

    看到黎利不敢喝酒,方醒也不劝,喝了几杯后,就拿出一张纸来看着问道:你家在蓝山?

    黎利点头,这不是什么秘密。

    你父亲叫做黎旷?这个名字不怎么好啊,旷工,一听就不是良善人家。

    你母亲叫做郑苍

    黎利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不过还是点头。

    方醒把纸一收,就笑道:听闻你家有上千的从人,你自己曾经在陈季扩的麾下担任金吾将军,堂堂的金吾将军居然曲身于巡检之职,看来果然是亏待了你。

    黎利投降了大明,这才得以担任这个巡检之职,所以方醒的语气有些揶揄。

    伯爷,小的对大明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黎利犹豫着把酒喝了,好像是在喝入伙酒。

    方醒拿起一只烤鸡腿咬了一口,赞道:火候不错,不过亏得我的烧烤酱。黎利,你觉得交趾是大明的吗?

    黎利一脸理所当然的道:肯定是大明的,谁敢说不是,小的第一个不放过他。

    不错。

    方醒几下把鸡腿吃完,然后看看左右,若我说你本该会成为安南的皇帝,你觉得怎么样?

    伯爷

    黎利还能说什么,他的脚下在微微动作着,然后苦笑道:小的哪敢啊!

    你敢的。

    方醒笑道:黎朝的太祖,此后交趾就没有了还剑湖,你功莫大焉。

    黎利这次是真的懵逼了,什么太祖和还剑湖,他根本就不知道。

    可惜了!

    方醒起身注视着黎利道:本伯已经派出了一千骑兵前去蓝山剿灭叛逆,黎利,本伯知道这不怪你,交趾的豪族无不在想着造反,在想着自己成为一朝开国之君,可惜你们遇到的是大明。

    有我的大明,你们将毫无机会!

    哈哈哈哈!

    方醒转身往外走去,黎利的脸色百变,最终还是咬牙大喝一声,然后就从背后飞扑过来。

    那飞扑过来的身影被映照在帐篷边上,外面马上就传来了几声惊呼。

    伯爷!

    老爷!

    在前面的影子猛然回身,手中多出一根细长的东西抽打出去。

    就在飞扑的影子倒地时,辛老七等人也冲了进来。

    帐篷里,方醒手持着一根伸缩棍子,而在他的脚边,黎利的右脸高高肿起,正努力的想爬起来。

    好贼子!

    辛老七上去一脚踢翻黎利,然后拔出刀来就想干掉这个家伙。

    老七且慢。

    方醒看到在帐篷门口的几个交趾官吏,就后怕的道:此贼果然是狼子野心,本伯不过是想问几句话,差点就被他给杀了。

    黎利的背上被辛老七踩着,小刀正在用绳子在捆他,闻言他不禁勉强抬起点头来嘶喊道:陈建安不是我杀的,兴和伯刚才说我以后会是

    会是什么?

    方醒厌恶的道:信口雌黄,满嘴谎言,若不是本伯看到你扑过来的影子,这会怕是已经被你杀了!

    几个交趾官吏都纷纷出言谴责黎利,刚才他们才被辛老七派人去请来,说是准备审讯,恰好看到了那一幕。

    黎利看着在帐篷边上对着自己微笑的方醒,忍不住嘶声道:你,你这个奸贼!你不得好死!

    方醒摇摇头,转身出了帐篷。

    黎利怎敢说出方醒刚才的话,说出去不但没人相信,反而会被认为他在攀诬方醒。

    大明的兴和伯,这是你一介小吏能攀诬的吗?

    黎利被捆成了年猪,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有了两项罪名:杀死归顺大明的陈建安;阴谋刺杀大明兴和伯方醒。

    这两项罪名任意一个拿出来,他黎利都死有余辜。

    可蓝山呢?

    黎家的根基就是蓝山,等大明的铁骑会和卫所突然杀到时,黎利能想到那副场景。

    完了,黎家肯定是完了!

    可方醒为何说我会是什么太祖,还有什么还剑湖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