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39章 我杨建安还会回来的!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朱棣的旨意到了,就在徐景昌溜去建昌府的第二天。? ?

    等传旨的人去了后堂休息,沐晟才艰难的对方醒笑了笑。

    恭喜兴和伯。

    方醒淡淡的拱手道:方某无喜无忧,只能是鞠躬尽瘁而已。

    黄福看着失落的沐晟,心中轻叹,知道这位黔国公的心已经乱了。

    朱棣的圣旨严厉的申斥了沐晟,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处罚,可却令朱高煦马上撤出交趾,去云南平息土司作乱。

    这是在告诉沐晟,若是沐家不尽心于王事,他朱棣大可把云南改封给朱高煦。

    还好圣旨中让沐晟也跟着去,不然他连死的心都有了。

    从沐英开始,沐家就在云南生根芽,也把这里视为沐家的地盘。

    若是这地盘在他沐晟的手里丢掉了,他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祖先啊!

    而沐晟恭喜方醒,其实心中也知道,方醒怕是已经陷入了一个漩涡之中。

    沐晟走了,他一刻都不敢停留,只想让传旨的太监看到自己的勤勉。

    而朱高煦那里已经有人去快马通知了,陈建安侥幸逃过一劫。

    黄福起身叹道:兴和伯,此后交趾就你我二人了啊!

    这话里的含义颇深,方醒暂时抛开那些烦恼的事,笑道:黄大人,晚饭喝一杯?

    黄福挑眉道:有何不可!不醉不归!

    等黄福一走,方醒就叫来了方政,以及军中千户以上的人员。

    王贺已经得知了消息,所以他的表情有些古怪。

    王爷和黔国公一走,交趾只剩下了咱们这一万多人,这就是个坑!

    沐晟撤离时会留下两万多的卫所兵,这些兵丁将会散布在交趾各地。

    可这些卫所兵的战斗力却让人失望,不好好的操练一番连叛军都不如。

    所以方醒没有避讳什么,直接就把目标对准了那些文官。

    此事肯定是金陵有人在作祟,把交趾的情况加倍的往好了说,可若是交趾糜烂,你们可知道后果?

    知道。

    王贺愁眉苦脸的道:若是交趾糜烂,罪责全是咱们的,轻则去职,重则说着他扫了大家一眼,含义不用说,大家都知道。

    方醒点点头,沉声道:交趾和大明相比只是个小地方,可咱们只有这点人马,稍不小心就会顾此失彼,所以,明日出,扫灭陈建安。

    这一战必须打出我大明的军威。

    方醒起身道:我要让交趾人闻风丧胆!

    等诸将散去,王贺留在后面,有些愤愤不平的道:这是有人在搞鬼!

    方醒嘿然不语。

    这当然是有人在搞鬼,而且云南土司作乱的规模估计也被夸大了,目的只有一个,让方醒陷入到交趾这个烂泥塘里无法自拔。

    不过朱棣却对方醒的其它要求全盘同意,这让他有些摸不清这位皇帝的心思。

    陛下兴许是在熬你呢!

    晚上,方醒和黄福两人在喝酒,黄福慢悠悠的道:你还年轻,太孙也年轻,年轻人做事总是毛躁,被教训一次也是好事,且安心吧。

    朱棣当年靖难起兵时,黄福名列二十九奸臣之一,也就是说,朱棣起兵的借口就有黄福这个‘奸臣’。

    后来黄福归顺,频频被猜忌,被贬官,被锦衣卫抓捕。

    等交趾开战,黄福就受命总督军饷,后来就留在了这里。

    这位沉浮多次的老人说的话,方醒还是信服的,所以他举杯邀了一下,然后说道:交趾不能丢,明日出,我准备以雷霆之势摧毁陈建安,震慑那些观望者。

    黄福点头道:正该如此,若是师老无功,或是稍有凝滞,贼势必然嚣张。

    陈建安觉得自己也许是有天命眷顾。

    就在察觉到朱高煦从建昌府一个凶狠的左勾拳包抄过来时,他已经准备要跑路了,而且目标都已经订好了,直接往清化府跑。

    到了那边之后,他就可以左右逢源,大不了继续跑。

    可谁曾想就在他带着手下一万多人准备跑路时,朱高煦却莫名其妙的撤了回去。

    两个女人正在给陈建安揉捏大腿,他舒坦的眯着眼,想着目前交趾的局势。

    作为最大的一股反抗势力,阮帅的灭亡让那些小股叛军人心惶惶,不少都准备解散手下,带着抢掠的财物好生过日子。

    这就是我的机会啊!

    陈建安觉得这正是自己扩张势力的好机会。

    只要多收编一些人,他觉得自己不会比阮帅差。

    阮帅那个傻子,非要和明人硬拼。换了我的话,你来我就走,大不了到占城去。

    而且清化府他还有一位熟人,那位熟人应当能悄然给他找到一条通道。

    沐晟虽然走了,可交趾还有一位兴和伯,不但有一万多人马,而且沐晟留下了两万多人的卫所兵。

    要趁着方醒没有来扫荡之前撤离啊!

    来人,准备出。

    陈建安觉得不能再等了,他一抬双腿,准备去收起自己的那些宝贝。

    大人,明军!现明军斥候!

    一声尖叫惊破了正在集结队伍的陈建安,他呆若木鸡的道:是谁?多少人?

    清化府和建平府的交界处,方醒正在打量着眼前的小城。

    看到城门快的被关上,城墙上也出现了敌人,方醒笑道:陈建安觉得自己很聪明,以为能把我玩弄于鼓掌之间。

    半路和方醒会和的徐景昌有些不爽的道:上次你为何不杀了他?

    方醒道:正所谓是此一时彼一时,若是上次杀了他,那谁来牵制阮帅?

    那现在怎么办?徐景昌看着城墙上的那些敌人,仿佛是看到了一堆堆的银子。

    方醒淡淡的道:陈建安只是察觉到了我军的斥候,若是他胆小,那就该死守,若是他胆大?那最好不过了。

    那些俘虏方醒也舍不得啊!

    陈建安的胆子当然不小,所以他问清只有几骑明军之后,就毅然决定跑路。

    我陈家世代为宦,岂可屈于明人之下!

    大明虽然也找些交趾人为官吏,可那位子多半不好,而且提拔困难。

    总有一天我陈建安还会回来的!

    站在城门外,陈建安回头看看,此时的他眸色深沉,哪里还有在方醒面前的奴颜婢膝。

    中午的太阳高高挂在天上,虽然才是初夏,可依然让人感到了炽热。

    杨建安默默的祝祷了几句,然后拔出刀来,割开手指头把血洒在地上,昂喊道:今日我们离开,但我誓,有朝一日我杨建安一定会打回来!一定!

    打回来!打回来!打回来!

    陈建安的这个举动马上就振奋了士气,看着这些精神抖擞的手下,陈建安笑了。

    我会再回来的!8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