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35章 杀夫证道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其实方醒说交趾男人都是懒汉肯定是不对的,只不过懒汉的比例不小就是了。

    交趾男人的地位颇高,在家中说一不二,而吴二化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的妻子叫做小娘,这还是问了一位‘大儒’才取的好名字。

    小娘天没亮就出门去劳作,而吴二化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

    刚吃完小娘做好的早饭,小娘就带着一身的疲惫回来了,背篼里还有他们三岁的女儿。

    小娘看到丈夫起床了,就把孩子放在床上,然后去做午饭。

    炊烟渺渺间,孩子开始闹腾了,小娘正在炒菜,腾不出手来,就叫吴二化看看女儿。

    没空。

    吴二化无聊的看着外面,想着下午去哪里去消遣一下,哪有心思管女儿啊!

    等小娘做好菜出来,看到女儿已经跌在床下,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

    方醒和徐景昌去了城外,看了一圈那些荒废的土地后,两人觉得种甘蔗的大业指日可待,于是就乐滋滋的回城。

    才进城,就碰到了来找方醒的方五。

    方五一脸喜色的道:老爷,有个交趾女人打死了他的男人,已经被下狱了。

    果真?

    方醒一脸的喜色让徐景昌摸不着头脑,他试探着问道:方醒,难道那个女人是你看中的?

    扯淡!

    方醒和徐景昌熟稔了之后,两人的关系日渐火热,说话也越来越随便。

    我要是找个交趾女人回去,保证家门都进不了!

    方醒丢下这句话,就迫不及待的去找黄福。

    那你这是想干嘛?

    徐景昌觉得方醒肯定是有猫腻,于是也跟了上去。

    黄福看到方醒急匆匆的进来,就起身笑道:可是找到地方了?

    交趾多年战乱,荒废的土地多不胜数,想种甘蔗多的是地方。

    可方醒却一脸急色的问道:黄大人,那个杀夫证道的呃,那个女人在哪?

    杀夫证道?这是什么鬼?

    黄福想了想,才醒悟方醒问的是谁,他一脸愤慨的道:那女人杀了自己的夫君,还从容的把女儿送回了娘家,这才到了本官这里投案,真是胆大包天啊!

    在儒家的三纲五常中,夫为妻纲,妻子更像是丈夫的附属品。

    所以得知有女人杀夫后,黄福的愤怒是显而易见的。

    维护纲常,这是本能!

    方醒一听事情是真的,马上就问道:黄大人,那个女人是咋回事?她为何杀夫?

    黄福叹道:只是为了夫君没照顾好女儿,就说了几句,然后那男人就动手打了她,最后一菜刀,脖子都砍断了大半,惨啊!

    好!

    方醒不禁拍手叫好。

    兴和伯!

    黄福知道方醒这货有时候不大着调,所以就怒道:这可是杀夫!

    黄大人,我能去问问那个女人吗?

    不行!

    黄福担心方醒会干出什么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来,当然不同意。

    方醒看看左右没人,这才附耳过去说了一番话。

    你

    听完方醒的打算后,黄福哭笑不得指着他:我的兴和伯哎!咱们能不闹腾吗?

    方醒肃容道:黄大人,此事关系到交趾的稳固,咱们还是精诚配合的好。

    黄福苦笑着让人带方醒去看小娘。

    交州府的女牢阴暗潮湿,方醒跟着进去,看到两边都空荡荡的,就问道:没事留那么多地方干嘛?

    伯爷,您别看现在空荡荡的,等到了农忙时节,一间都得关好几个

    那是为何?

    方醒已经看到了小娘,就随口问道。

    小娘长得还算是端正,只是眼神呆滞,听到脚步声才缓缓的转过头来。

    交趾女人凶悍,经常为了抢水或是占地撕打伯爷,她就是小娘。

    方醒的模样看着不像是大官,所以小娘眼中才爆发的希望又湮灭下去。

    这是兴和伯,还不赶紧行礼?

    通译喊了一声,声音在女牢里回荡着,让小娘的眼中多了些生气。

    看着跪倒的小娘,方醒和蔼的道:做下这等事情,你可后悔了?

    小娘摇摇头,一脸的倔强。

    倔强好啊!

    方醒满意的道:你男人好吃懒做,还打骂于你,是不该后悔。

    小娘听到通译的话,不禁吃惊的看着方醒。

    方醒沉吟了一下,皱眉道:布政司对你的事很关注,本伯和黄大人商量了一下,觉得你情有可悯,只是

    大人!

    小娘听到有希望活命,激动的趴在栏杆边上喊道:大人,民妇只是气不过,一时失手犯下了大罪,可民妇还有女儿要养啊大人

    哎!

    方醒微微一叹,就在小娘心中绝望的时候,他突然愤慨的道:好吃懒做,还打女人,这样的男人不死何为?依本伯看啊,就该多杀几个,好好的震慑一番这股歪风邪气!

    小娘呆呆的看着方醒,当看到方醒的眼神有些悲悯时,她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根线被崩断了,拼命的叩首喊道:大人,民妇来生做牛做马回报大人!

    可堂堂大明的兴和伯,哪有那金陵时间来为一个交趾民妇伸冤!

    方醒蹲下来,看着这张因激动而涨红的脸,就像是一个虔诚的布道者,把手伸进来放在小娘的头顶上。

    你确定要为交趾女人的将来而奋斗吗?

    小娘就像是被催眠了般的点头道:大人,民妇愿意。

    你可愿意效忠于大明皇帝陛下?

    小娘叩首道:陛下万岁,民妇永世不忘陛下的恩德。

    在战俘营里,张崇,哦不对,现在他应该叫做黎亮。

    这个名字是方醒亲自取的,张崇觉得很有意义。

    黑暗只是黎亮前的考验,光明就在前方!

    发午饭了,虽然只有一个馒头,可这些交趾人依然是蜂拥而去,只有黎亮独自站在那里冷眼看着。

    黎亮,你不吃吗?

    一个刚认识的交趾男子拿着个馒头喜滋滋的过来问道。

    黎亮不屑的道:我要的是自由,而不是为了一个馒头去打破头。

    自由

    对!自由!

    黎亮肃然道:我想出去,你呢?

    这人馒头都忘记吃了,看看左右道:黎亮,可周围都有骑兵,咱们出不去啊!

    黎亮冷冷的道:明人不会白养活咱们,且等着,就在这几天,肯定有机会逃出去。

    这人一听就激动了,黎亮,咱们出去能干什么?

    黎亮握紧拳头,满脸的坚毅:明人虽然强大,可他们终究是客兵,只要能拉起一支人马,我黎亮保证比阮帅做的更好!

    那我去叫几个相熟的兄弟过来,黎亮你等着啊

    黎亮当然会等着,他笑眯眯的看着这人过去寻人,只是眼中却没有一点温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