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31章 擒获阮帅,蛊惑人心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方醒就坐在马扎上,那些追兵带着大队的俘虏回来,见到后都会心的笑了。

    这才是兴和伯啊!

    他担心自己的麾下,可却不会像那些将军似的焦躁不安,而是坐在这片大平原的中间,身边都是叛军的尸骸。

    伯爷,小的一人抓了十五个叛军!

    一个军士得意洋洋的指着自己身前的一排俘虏向方醒表功。

    方醒咧嘴一笑,起身拍着他的肩膀道:果然是我聚宝山卫的兄弟,回头喝庆功酒!

    伯爷,到时候您也来吗?

    军士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方醒。

    方醒一怔,随即笑道:好,今晚就庆功,到时候我来。

    伯爷,小的抓到了一个头目。

    好,厉害,晚上庆功。

    伯爷,小的

    方醒笑眯眯的一一鼓励,直到等来了阮帅。

    阮帅是被小刀擒获的,在骑兵追击时,小刀就带着斥候百户冲在了前面。

    老爷,这家伙口吐白沫了。

    看到阮帅被擒之后,方五感觉自己被围的晦气终于是洗清了。

    此时的阮帅看着就像是一只蛤蟆,身体在疯狂的挣扎着,目光疯狂,嘴角的白沫让人看着恶心。

    方醒!方醒求你,我求你

    阮帅看到方醒后,挣扎着,嘶吼着。

    通译在边上把阮帅的话翻译给方醒听,方醒冷笑道:越王殿下,你还好吗?

    兴和伯伯爷,求您了,给小的呃!

    方醒一挥手,辛老七粗鲁的一拳打在阮帅的小腹上,把他下面的话都憋了回去。

    呕!呕

    方醒正准备处理阮帅,可却听到一阵狂呕的声音,回头一看,徐景昌这货正一手扶着自己的侍卫,一手捂着胸口呕吐。

    这是怎么了?

    方醒一脸纳闷的问道。

    方醒,哥哥我呕!

    徐景昌一张嘴又吐了,方醒退后一步,叹道:哎!这难道是感染了时疫?赶紧去请了医生来。

    别呕!

    徐景昌脸色煞白的阻止了方醒,时疫可是会被隔离的,他不过是砍了一颗人头而已,和时疫有屁关系。

    方醒叫人找水和药丸给徐景昌服用,然后回身笑道:越王殿下,交趾被你弄的生灵涂炭,此次抓到你这个罪魁祸首,也可告慰那些逝去的亡魂了,来人!

    伯爷!

    沈浩杀气腾腾的站出来,他把阮帅给恨毒了,恨不能把这厮千刀万剐。

    方醒近前两步,在阮帅的头顶低声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会大明话吗?你以为我不知道阮增华是你故意放出来的吗?甚至是你们已经达成了协议,而马骐那个蠢货不过是上了你的当而已

    阮帅的表情一滞,那些疯狂都不见了,他目露哀求之色道:兴和伯,我

    啪!

    方醒一巴掌抽去,然后吩咐道:堵住他的嘴,免得这厮说出些大逆不道的话来。

    方醒,你不得好死,你呜呜呜!

    辛老七堵住他的嘴后,直接一指头点在他的腋下,顿时阮帅就像是中枪的野鸡,扑腾着被按在地上。

    徐景昌止住了呕吐,惊讶的道:这人真是那个阮帅?啧啧!果然是穷凶极恶啊!

    方醒一脸沉痛的道:此人肆虐交趾南部几年,可怜交趾的那些豪族啊!几乎都被他杀光了。

    所谓豪族,大地主就是这个范畴,家产丰厚者也是这个范畴,甚至曾经的官宦同样也是。

    而徐景昌自己就属于超级豪族,所以他感同身受的道:果然是逆贼啊!

    方醒皱眉道:可这人的手下众多,若是他还活着,免不了会有人打出他的招牌,重新聚众造反,那可就麻烦了,毕竟咱们的甘蔗不能毁啊!

    徐景昌诧异的问道:不能吧,他们难道还能打到交州府不成?

    徐景昌既然都自称老哥了,方醒当然也会主动的拉近关系,所以他鄙夷的瞟了徐景昌一眼道:难道咱们的甘蔗就只在交州府种?

    徐景昌愕然,可还没等他说话,方醒就慷慨激昂的道:知道大明有多缺糖吗?知道这个世界有多缺糖吗?

    方醒单手叉腰,右手挥舞着,气势十足的道:哪怕把交趾全境都种下甘蔗,可依然不能满足这些需求,明白吗?

    徐景昌被方醒描绘的蓝图给吸引了,想想大明糖类的价格,还有郑和船队出海带去的东西,他顿时就热血沸腾了。

    都是钱啊!

    世家靠什么?

    如果说以前还能靠着学识的传承,可现在就只能靠着资源,各种资源。

    而孔方兄就是最大的资源!

    可方醒的演讲还没结束,他作挥斥方遒状,还有那些西方的蛮子,知道他们现在怎么吃饭吗?

    挑衅的眼神反而增加了方醒话里的力度,徐景昌茫然的摇摇头,他连大明都没出过,更遑论什么西方蛮子。

    方醒悲天悯人的道:那些西方蛮子吃饭都是用刀,好容易吃只煮熟了之后居然把鸡汤给倒了,你说说,这等蛮子能感受到甜蜜吗?

    徐景昌摇摇头,觉得这些用刀当餐具的西方蛮子和草原异族一样的落后。

    这不就是了吗?

    方醒笑道:只要交趾稳定下来,咱们就把甘蔗栽满了这里,到时候还怕卖不出去?

    徐景昌脱口道:只要出产多,大不了降价,让那些百姓都买得起。

    哟!

    这货还知道走量和薄利多销的道理啊!

    既然如此,方醒当然会借题发挥,他指着阮帅道:此人可以不用献俘,三日后,在建平府咱们公开把他给处理了,也让那些可怜的家伙在地底下能够安息

    阮帅听到这话挣扎的更加激烈,可在辛老七的手下,他的这些挣扎只是徒劳而已。

    至于献俘那更是扯淡,当年张辅就给朱棣汇报过阮帅作为内应的事,现在内应想反水,朱棣肯定不会让这人活着,免得有损他正大光明的形象。

    所以方醒处理掉已经完成了大半任务的阮帅有功无过。

    陈建平部在哪里?

    阮帅的事情有了着落,方醒就开始关心那位交趾‘义民’了。

    小刀说道:老爷,陈建平的斥候先前曾在附近窥探,后来被我部的斥候驱离了。

    方醒冷然道:都是狼啊!这是在等着分出胜负,然后他才好下注的意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