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17章 斩杀不臣,勒石于此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感冒了,扁桃腺发炎,只想睡觉。

    方醒去了战俘营。

    所谓的战俘营,其实不过是用木栅栏包围着的一片空地。

    周围巡逻的军士看到方醒后,都纷纷的报以崇敬的目光。

    今天方醒出击的时机选择的太好了,一下就把叛军包在了里面,颇有些名将风采。

    方醒微微颔首,然后站在外面看着那些被勒令坐着的俘虏,吩咐道:京观还是要让交趾人去办才有警示的味道,希望不是兔死狐悲吧,那样我想那个京观会越来越大。

    栅栏被拉开,十多个通译走进去大声的喊着。

    方政领着一卫的军士在外面守着,而辛老七则带着骑兵在外围游弋,若是有敢跑的,按照方醒的吩咐,直接扔到京观里去。

    问问王爷去不去?

    方醒想去看看。

    等了一会儿后,朱高煦就带着一队骑兵来了。

    当年征战都没搞过京观,方醒,还是你有主意。

    朱高煦显得有些兴奋,就像是个大孩子般的追问着京观的事。

    方醒把回答问题的事交给了辛老七,当时在台州府时,就是他去主持的工程。

    王爷,牛车不够。

    方政苦着脸来禀告道。

    解决这种难题显然就是朱高煦的强项,他指着开始出来的俘虏道:要什么牛车?这里有一万多的牲口,叫他们抬也好,背也好,给本王弄过去。

    命令下达,那些俘虏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麻木的分成两三人一组,然后就这样抬起尸骸,在大明军队的监视下前行。

    看到朱高煦打马当先冲出去,方醒对方五低声交代着。他看着方五回城,脸上浮起了一丝凌厉。

    出城三里多,方醒就叫停了,他令人砍掉大道左边的树林。

    伯爷,砍多远?

    砍到那条小道。

    于是那些俘虏们气喘吁吁的又开始了伐木。

    朱高煦摸着胡须,满意的道:不错,这样就可以让那些交趾人看到了,也是一个震慑。

    方醒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觉得这货的画风好像正常了。

    可画风正常的朱高煦不讨人喜欢啊!

    不过本王觉得京观还是在大路边最好,方醒,你认为呢?

    好吧,这句话马上就暴露了这位王爷的本色。

    面对恢复本色的朱高煦,方醒解释道:虽然有土封,还会撒石灰,可京观铸在路边的话,不小心就会引发疫病。

    呃

    朱高煦再草包,可对疫病却不陌生。

    大灾之后有大疫,战乱同样是诱发疫病的重要因素。

    看到方醒的嘴角有些阴测测的翘起,朱高煦低声道:要是大明撤离交趾了,你说弄些疫病怎么样?

    不怎么样!

    方醒看到那些俘虏砍树的动作和慢动作差不多,就挥了一下手臂,然后对朱高煦说道:除非我大明能把广西云南两地边境给封锁住,否则这种招数迟早会返回到大明。还有,王爷,你不怕被那些文人骂吗?

    我怕个屁!

    看到小刀过去指挥人抽打那些不肯卖力的俘虏,朱高煦有些欣赏的点点头,随即就瞪眼道:那些腐儒敢骂本王吗?

    他们当面不敢,可你别忘了文人有个习惯,或者说是有些名气的文人都有一个习惯。

    什么习惯?朱高煦满不在乎的道。

    他们喜欢留文集。方醒纠结的道:当面也许不敢骂你,可背后记在文集里,传到后世,王爷,你的名声就臭大街了。

    这不是假话,当你在大部分文人的心中是一个渣渣时,那你百分之百的会被记录在各种文集之中,留待以后遗臭万年。

    朱高煦诧异的道:那你呢?本王觉得你也好不了吧!

    我不怕!

    方醒淡淡的道:结论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最后的胜利者绝不会是他们!

    朱高煦懵逼,表示听不懂。

    噗!噗!噗

    一具具的尸骸被堆积上去,那些俘虏从刚开始的漠然,到后面有些畏惧的不敢靠近那变高的尸堆,最后在刀枪下被逼着继续干活。

    当这个大京观成型时,那些俘虏都跪在地上,涕泪横流的嚎哭着。

    方醒,他们这是在伤心还是恐惧?

    朱高煦从未见过京观,所以感觉有些奇怪。

    恐惧和畏惧!

    方醒下马,问朱高煦:这个碑是你写还是我写?

    你来写。

    朱高煦觉得京观不过是如此,一点兴趣都没有。

    方醒一挥而就,这个京观就算是完成了。

    此时天已经开始阴了下来,大队人马开始回城。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风吹过,从京观上吹起了土灰,一个没有被掩盖好的脑袋被吹出了原貌,那双泛白的眼珠子直挺挺的看着那块京观石。

    今夜的月光有些昏暗,能见度不高。

    几个男子正脚步匆匆的朝着这边走来,其中一人在前面突然咦道:路被堵住了。

    后面的几个男子跟上来,借着些许月光,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土堆。

    谁干的?这条道可是咱们的小道!

    难道是明人发现了我们的踪迹?

    不可能,咱们精通大明话,哪能被抓住!

    我去看看啊

    一个男子走过去,结果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差点来了个狗啃屎。他骂骂咧咧的转身看了看,原来是一块石碑。

    点起火把。

    火把点起,一个男子一边把火把往石碑上递过去,一边用手摸着那土堆上冒出来的圆形东西。

    蹲在地上的男子借着火把的光亮仔细看着石碑,嘴里喃喃的念道:交趾虽称不毛然大明必有雷霆之怒

    斩杀不臣,勒石于此,以为后来者诫!

    啊

    男子看到这里时本就浑身汗毛直立,身后又传来了一声尖叫,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叫什么?

    啊

    身后的男子发出了更尖利的叫声,然后他就冲着黑暗处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

    他疯了吗?

    男子捡起地上的火把,皱眉就往土堆凑过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黝黑的脸,和那些交趾农夫一样的肤色。

    目光上移,一双泛白而冷冰冰的眸子正无神的看着他

    男子大口的呼吸着,他捂着胸口,目光缓缓转动

    那几个男子也走了过来,惊疑不定的跟随着火把看过去。

    由于土堆太大,所以能看到不少伸出来的东西。

    几个人跌跌撞撞的顺着看过去,其中一人摸了一把,然后惊呼道:是手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