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16章 我错了吗?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聚宝山卫的随军医生今日特别的忙,不但要处理本部的伤员,还得分人到金安千户所那边去帮忙。

    金安看到自己的手下被叫去煮布料,而且点名只要新布。

    为啥要煮?

    以往有受伤的伤员,他们的处理方式就是敷药,然后直接包扎,啥时候煮过啊!

    金安忍不住就过去问了问。

    一名医生正在用针线缝合着伤员的大腿,闻言就不耐烦的道:那是消毒,若是不消毒,谁知道那些布上面有没有病毒!到时候包扎上去,你们这是想救人呢,还是想害人!

    医生说话间手没停,而这个大腿中刀的家伙已经服用了麻沸散,所以感觉不到有人在给自己缝身体。

    金安看着那针线在皮肉间穿行,而且还时不时的拉一拉,顿时觉得牙发酸,身上发麻。

    缝完伤口,医生起身对还在麻醉状态的伤员笑了笑:死不了,没多久又是一条好汉!

    而在边上不远处,一个医生刚缝合完伤员的腹部,满是血的手摸出了一个小本子,俯身在伤员的耳边问道:兄弟,可还有什么未了之事吗?

    伤员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半睁开眼睛,微弱的道:我我想吃猪蹄,要肥的

    有兄弟想吃猪蹄,要肥的!

    医生喊道。

    金安一愣,走过去问道:他这是不行了?可营中的猪先前都杀光了。

    医生低声道:他不行了,按照伯爷的规矩,能满足的愿望咱们都得给他满足了。

    金安面露难色的道:营中没猪,专门去卖的话

    在金安看来,这些垂死的军士顶多在事后盯着他的抚恤就够了,专门为他去买一头猪,这有些

    伯爷!

    伯爷

    一片招呼声中,方醒进来了。

    伯爷。

    医生有些不满的看了金安一眼,然后指着只有胸膛在微微起伏的那个伤员道:伯爷,这位兄弟脏器破了,未了之事是想吃猪蹄。

    这名军士是金安的麾下,所以方醒用征询的目光看着他。

    金安悻悻的说道:伯爷,营中没有猪。

    方醒俯身下去,兄弟,坚持住,猪蹄马上就来。

    回身,方醒郁郁的道:去,马上给他做猪蹄!

    金安讪讪的再次重申道:伯爷,营中没有

    那就去买,买不到就去抢!去交趾人那里抢!

    看到方醒的脸色铁青,小刀二话不说,带着人就去了。

    金安站在那里,看着方醒一一去慰问那些伤员,有伤重的,他还会停下来,温声安抚。

    等方醒转过来后,金安凑过去准备认错,哪怕他认为自己没错。

    伯爷,下官错了

    方醒皱眉道:错的不是你,而是军中的规矩!

    这些将士为国征战,可临去前想吃只猪脚都不得,这是哪门子的狗屁规矩!

    方醒压低声音骂道,觉得心中郁闷,就去了外面。

    老七,你在外面守着,不许人进来。方醒进了一个堆放杂物的房间。

    等再次出来时,他的手中就多了一个东西。

    闪开,都闪开!

    外面不远处就是厨房,方醒出来没多久,小刀就带着人回来了。

    他一马当先,手中还拎着一只还在滴血的猪腿。

    等等。

    方醒看到小刀准备冲进厨房,就喊了一声。

    厨房里的厨子在看到方醒后差点吓尿了,他以为自己做午饭时吐口水进菜里的事发作了。

    方醒把手中的高压锅打开清洗了一下,然后吩咐道:去,问问那位兄弟喜欢吃啥口味的猪蹄。

    小刀飞快的跑了一趟,回来就有些为难的道:老爷,那兄弟说想吃白水煮的,要煮的烂烂的,可他

    方醒也不用人帮忙,他飞快的用火燎了猪蹄,洗刷后放进锅里。

    这是什么?

    厨子看到方醒把盖子盖上,然后还在顶上加了个帽子,心中不禁大感好奇。

    大火!

    火苗马上升起,舔在锅身的同时,也照亮了方醒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我不是有意的

    我一定不是有意的

    小刀在边上看到方醒的脸上渐渐的冒出了汗水,眼神好像有些

    痛苦!

    嗤嗤嗤

    一股热气从锅顶冲了出来,那个小帽子也开始了飞快的旋转,吓得厨子几乎惊呼出声。

    可方醒动都没动,眼神依然呆滞。

    你后悔了吗?

    看着那些为了你的战术服务而伤亡的将士,你后悔了吗?

    仿佛是一个世纪,仿佛只是一秒,方醒扬起手,看了看时间,然后把锅端了下来,

    浇水!

    冷水浇在锅身上,等嗒的一声后,方醒把锅打开,用筷子一戳,满意的道:烂熟了。

    可这只猪蹄最终还是没有赶上时间,

    看着那双无神的眼睛,方醒把猪蹄放在地上:把这猪蹄烧给他。

    见惯的生死的金安在边上安慰道:伯爷,您亲自给他做了猪蹄,他若是在地下有知,想必

    后面的话被方醒瞟过来的一眼给堵住了。

    这是什么眼神?

    金安觉得是暴戾和杀戮!

    可一转眼,方醒的眼神又变得波澜不惊。

    回到布政司衙门,朱高煦正在纠结于怎么处理那些俘虏。看到方醒后,他马上就把这件事推给了他。

    本王做不来这等细细的事,方醒,交给你了。

    朱高煦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了一万多的俘虏给方醒。

    方醒坐在椅子上,揉着眉心问道:重伤的都处理了吗?

    方政回道:伯爷,重伤的均已处理。

    朱荣感觉方醒的身上似乎有些冷冽之气,就问道:伯爷,虽然天气不是太热,可那些尸骸终究不好存放,要掩埋吗?

    交趾的土地肥沃,就不要再增加养分了。

    方醒的语气淡淡的,可却让人感觉身上发寒。

    令!

    方醒的手捏住了扶手,用力之大,以至于有些泛白。

    造京观!

    方醒的眼中冷冰冰的道:不必分为几个,就一个,就垒在今日斥候发现的那条小道上。

    嘶!

    方政和朱荣相对一视,都对方醒的狠劲暗自佩服。

    文人狠起来不比武人差啊!

    那条小道后来被证实有交趾人经常走动,当那几千人的尸骸被封在一个大土包里后,那条道估摸着再也没人敢走了。

    方醒看到两人有些愕然,就淡淡的道:前宋时,李朝也曾攻破邕钦廉三州后屠城,本伯不过是立个京观而已,不碍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