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10章 情况不对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马骐的冷喝在寂静的夜里传出老远,方五看了他一眼,哈哈大笑着,带着斥候冲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林群安率人挡在后面,他手握刀柄,垂眸道:此处已由我部接管,马公公请回!

    大胆!

    马骐下马,怒气冲天的道:咱家记得你是兴和伯麾下的吧?是谁让你打开城门的?说,否则咱家让你!

    林群安抬眼道:下官隶属于兴和伯麾下,太孙殿下之亲军,马公公觉得自己已经能凌驾于太孙殿下之上了吗?

    马骐羞怒的道:来人,给咱家拿下这个狂徒!

    林群安退后一步,看着那三十多名侍卫逼近,冷笑道:马公公莫不是想试试我聚宝山卫的斤两?

    哗啦!

    他身后的一百多军士马上就上前几步,长刃林立,冷漠的目光马上就盯住了这些侍卫。

    这些都是南征北战的悍卒,而那些侍卫却是在交趾养尊处优狐假虎威了许久的少爷兵。

    两边的气势一紧,马骐就看出来自己这边落了下风,他厉声道:还等什么?拿下他们!

    有马蹄声!

    这时一名侍卫如释重负的回身喊道,仿佛是躲过了一场杀劫。

    面对着聚宝山卫这些浑身冷冰冰的悍卒,马骐的侍卫未战已先怯。

    马骐狞笑道:那是咱家的援兵,还等什么,拿下他们!

    马公公,好像不是咱们的人

    马蹄声敲打在石板路上,急促而清脆。

    马骐的身体僵立着,直到马蹄声在身后停止。

    见过伯爷!

    当看到林群安和那些军士们都单膝跪地后,马骐才缓缓的回身。

    方醒下马,无视两帮子人剑拔弩张的紧张态势,就淡淡的道:马骐,什么时候中官也能接管城防了?

    马骐涨红着脸怒道:咱家受皇命来交趾,一个城防有什么不能接管的!兴和伯,咱家

    你以为自己是郑和吗?

    方醒丢下这句话,就走到了冲突的中间,对着那些侍卫说道:夜禁时间已至,都滚吧!

    侍卫们面面相觑的,最后都看向了马骐。

    兴和伯

    方醒眯眼看着他,淡淡的道:交趾谁最大?

    当然是咱汉王殿下。

    马骐差点就捂嘴了,若是他敢说在交趾自己最大,方醒只需往朱高煦那里把话一递,一顿鞭子是少不了的,然后押解回京,多半还得挨一刀。

    方醒,你敢阴我?

    错!

    方醒懒得理这种货色,直接说道:交趾最大的还是陛下,滚吧!

    这等货色怕的就是皇帝,方醒的话一击致命,马骐果然是面色大变,急匆匆的带着人跑了。

    你不错。

    方醒拍拍林群安的肩膀,然后冲着在城墙上指挥火枪的沈浩骂道:玛德个蛋!就知道打打杀杀,下次再犯军棍收拾你。

    沈浩嬉皮笑脸的道:伯爷,下官知错了。

    二皮脸!

    方醒交代了值夜的规矩,然后就去找黄福。

    黄福还没睡,见到方醒就赶紧叫人上茶。

    这边火气大,要喝些消火的东西才安生。

    方醒笑着喝了一口,感觉有些苦,但有些回甘。

    是好茶。

    方醒赞了一句后,正色道:黄大人,交趾的叛乱究竟起因如何?

    这是方醒一直都迷惑不解的问题。

    黄福叹道:本官在交趾多年,觉得第一就是民心。

    这是第一次有人说不是马骐的横征暴敛,方醒想了想:可是觉得我大明离得太远,没有归属感吗?

    广西云南此时都还是半开化地区,经济差,条件和交趾比起来也好不到哪去。

    黄福讶然,然后态度亲热了些:正是,这些交趾人认为我大明也就是兵锋强盛,所以一有人蛊惑,马上就成燎原之势,难以彻底遏制啊!

    我明白了,多谢黄大人。

    方醒诚心诚意的拱手,然后回去。

    黄福饱受马骐之苦,可在这种时候,他依然是实事求是的说出了原因,而不是趁机坑马骐一把。

    读书人并不完全都是那种货色,但黄福这等能吏却很罕见。到了大明的后中后期,清官不懂施政,懂施政的不是清官,这种形态很常见。

    第二天,得知方醒令人接防城中后,朱高煦很是满意。

    就该这样,不然城里的那些交趾人本王都想杀个干净!

    当着满堂文武的面,朱高煦杀气腾腾的说道。

    方醒坐在左边并未劝阻,朱高煦此举正合他意,正好震慑一下那些第一次来交趾的将领。

    朱高煦随即坐下,示意方醒说话。

    这是一个只想杀人的主帅,方醒再次确定了朱高煦的想法。

    斥候撒出去,我要情报。

    方醒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会议就结束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朱高煦有些不解的道:方醒,我军兵强马壮,为何不直接杀到镇蛮府去?

    镇蛮府离这里不是很远,也就是大军两日的路程。

    只要大军压过去,加上沐晟的本部兵马,马上就可以展开攻击。

    方醒看了看左右,然后说道:黔国公还没有派人来通气,王爷,这事不对路啊!

    朱高煦不是傻子,他一拍桌子,怒道:沐晟难道敢怠慢本王吗?

    沐晟虽然是黔国公,可面对着朱高煦这位跋扈王爷,他还真是招架不住。

    抽你都是白抽!

    不是黔国公。

    方醒有些迷惑的道:黔国公没那么傻。

    可黄福早就派人去了镇蛮府,就算是走着去,现在也该回报了吧咦!

    朱高煦的面色一沉,接着低声怒道:是谁?

    方醒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既然事情有差,那很简单,等待即可。

    等待?等斥候回来吗?

    对,等方五他们回来。

    向我靠拢!

    方五觉得很倒霉,昨夜他带队出,在凌晨休息了一个时辰后,警觉的暗哨现有敌军接近,就叫醒了他。

    雾气蒙蒙中,那些交趾骑兵吆喝着若隐若现,手中的长刀不住的挥舞着。

    五哥,有三百多人,都是骑兵!

    方七站在马背上,放下望远镜说道。

    方五定定神,他知道镇蛮府那边必然是出了问题,而这个包围圈应该是昨夜就形成的,只是敌人等到了凌晨才动袭击。

    五哥,咱们是前进还是回去?

    所有人都在等着方五的答案。

    敌人是从镇蛮府方向来的,那么是否代表着沐晟的防线被突破了呢?

    瞬间方五就下了决断,跟着我,我们回去!

    手雷被取出来,方五一马当先的朝着来路疾驰。

    轰!轰!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