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500章 吕震,你的脸肿了吗?(第500章,大章感谢大家的支持!)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吕震站在夏元吉的左边,笑眯眯的看着陆飞道:陆主事可是来户部公干吗?可本官怎么记得现在你应该是在礼部收集朝贡的资料呢?

    陆飞的身体一颤,躬身道:大人,下官

    是本伯找陆主事有事,怎么,吕大人,不行吗?

    方醒打断了陆飞的话头,同样是笑眯眯的说道。

    夏元吉一听到陆飞的身份,马上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打个哈哈道:兴和伯经常有些奇思妙想,想必是找陆主事商议吧,吕大人,咱们还是进去说话吧。

    可吕震却盯着方醒道:兴和伯,本官记得我礼部没有你的事务吧,今日这是为何啊?难道是

    方醒看着吕震那张脸,突然觉得很恶心,干脆就直截了当的道:那是因为本伯不想进礼部看到你这张让人恶心的脸,所以才把陆主事请了出来。

    陆飞清晰的看到吕震那张脸从得意转为愕然,最后变得铁青。

    完蛋了!还是辞官回家吧!

    陆飞知道吕震这人阴沉,喜欢小动作整人,今日之后,他怕是没有清静日子过了。

    兴和伯,你这是在侮辱本官!

    吕震平日里对自己的相貌颇为得意和自信,今天当着夏元吉被方醒斥之为让人恶心,顿时就怒不可遏。

    相由心生。方醒叹道:你的心思不正,形于外就是这个模样。

    德华,罢了,各退一步吧。

    夏元吉第一次看到方醒和吕震面对面的对呛,觉得和生死大仇差不多。就劝道:德华,德华,看在本官的面上,就少说几句吧。

    吕震对这些充耳不闻,只是一双丹凤眼在盯着陆飞,那眼中的冰冷让陆飞已经决定了一件事。

    回去就辞官!

    方醒侧身挡住了吕震的视线,然后微微摇头道:果然是小人,不过陆主事本是人才,放在你礼部真是亏了。

    夏大人,我记得你这里好像还缺人的吧,要不就把陆主事调过来?

    夏元吉没想到方醒居然把火烧到了自己这一边,正准备辩解几句,可吕震却剜了方醒一眼后,直接就走了。

    夏元吉苦笑道:德华,你这是在坑本官呢!

    方醒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陆飞,就笑道:夏大人,那吕震小人也,再说了,你还会怕他?

    说怕,那夏元吉还真是不怕,相反,吕震应该忌惮他。

    户部掌管着钱袋子,只要夏元吉使个眼色,把礼部的钱粮拖一拖,估摸着吕震就得要哭了。

    夏元吉只是苦笑,他知道今儿不管怎么样,吕震肯定是恨上自己了。

    方醒对不安中的陆飞道:陆大人无需担心,方某这就进宫一趟。

    等方醒走后,夏元吉看到陆飞面色惨淡,就安慰道:兴和伯在宫中颇有些情面,你的调动应当不成问题。

    这话比较婉转,如果用大白话来说就是:你陆飞不过是六品小官,方醒保证能把你调到别的部门去。

    陆飞此时已是六神无主,只得回了礼部。

    一进礼部的大门,陆飞就觉得所有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

    怜悯同情幸灾乐祸

    陆飞一路疾走,等进了自己的房间,他赶紧把门关上,然后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心乱如麻。

    听说了吗?陆主事被尚书大人冷落了。

    岂止是冷落,刚才你没看到尚书大人的脸色,陆主事若是聪明的话,就赶紧抱病吧,否则

    嘭!

    两个礼部的小吏正在窗户边上嘀咕着,听到身边震响,两人一看,原来是陆飞。

    陆飞在窗户里冷眼看着这两人,他知道,傻瓜才会莫名其妙的和人结怨。

    这两人多半是有人授意来的,不然他们怎敢在陆飞的窗户边说这些怪话。

    看到陆飞探头出来,这两人也不害怕,只是轻哼一声,然后才各自散去。

    有什么来不起的!等着,有你的好日子过!

    若是往常有小吏敢说这种话,陆飞绝对会出去揪住他们,然后治他们一个辱骂上官的罪名。

    可现在的他唯有苦笑。

    把窗户关上的时候,陆飞看到几个官吏在不远处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的,不禁心中愈加沉重。

    事情既然都爆出来了,那多半是吕震的意思,只是没有把他和方醒的会面说出来而已。

    若不是陆运还算是洁身自好,估摸着现在已经有人在清算他的过往了。

    陆飞一直枯坐到午饭时间,然后拉开门。

    门外的过道有不少同僚,大家都面色轻松的准备去吃饭。

    看到出来的陆飞后,大多数人都是在打量着他,肆无忌惮。

    而有相熟的同僚也只能是递来一个同情而又爱莫能助的眼神。

    他完蛋了!

    最好的结局就是能抱病,否则大人会整死他!

    啧啧!大人说他吃里扒外,也不知道是勾结了谁,这不是犯忌讳是什么!

    这人的身上有晦气,咱们赶紧走,免得沾上。

    听着这些冷嘲热讽,陆飞的心中空荡荡的,至于方醒和夏元吉的话,那不过是套话而已,谁会愿意冒着得罪吕震的风险去帮自己调动。

    吏部不可能,没听说方醒和吏部有关系。

    哎!

    这就是天意啊!

    哎呀!

    陆飞正颓丧时,被人在身后撞了一下。他跌跌撞撞的站稳后,回身一看,就看到三个同僚正在他的身后,都是笑嘻嘻的,而且还一脸的无辜。

    虎落平阳被犬欺吗!

    陆飞摇摇头,不想再去纠缠。

    陆大人,这礼部你可呆不了多久了,别急着走啊,多看一眼也留个印象,你们说是不是?

    哈哈哈哈

    陆云垂首,听着这些猖狂的笑声,眼看就要出了礼部,可身后的笑声却戛然而止。

    陆云以为他们还要撞自己,赶紧就闪到了边上,同时警惕的回身看着。

    可他身后的那几人都在看着大门口,礼部的其他人也在看着大门口,一脸的愕然。

    陆云觉得自己的心脏在激烈的跳动着,呼吸有些困难,眼睛还有些发酸。

    他缓缓的回头

    殿下万安

    陆云也跟着行礼,他垂下头去,不想让站在朱瞻基身边的方醒看到自己发红的眼睛。

    而吕震在后面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他用力的握着拳头,心中激愤,恨不能上去一拳把方醒打倒。

    我已经安排好了收拾陆飞的步骤,可这才过了没多久,计划也才将展开,你居然

    吕震看着朱瞻基走到陆飞的身前,笑着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对着礼部的人微微颔首,就和方醒离去了。

    陆飞压下激动的心情,转首看着这些人,大部分人的脸上都是愕然和震惊,少部分人的神色惊惶。

    他怎么会让太孙另眼相看?

    这可是直接调到户部去啊!

    和户部比起来,礼部算个屁!

    户部在夏元吉的统领下,在六部中是最强势的一个部门。

    陆飞去了户部,那以后

    想到以后礼部的事在户部都有可能会被陆飞下绊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吕震的身上。

    吕尚书,今儿大家可是秉承着你的意思才去为难陆飞的啊!

    可吕震已经保持不住风度了,他恨恨的一跺脚,饭也不吃了,转身就回去。

    等吕震走后,这些人才敢低声说话。

    这陆飞可是走运了,居然是太孙殿下亲自来告知他去户部,啧啧!等他到了户部,那日子可是美滋滋啊!

    刚还说他要倒霉,可谁想世事难料,这一转眼就被人家翻盘了,我礼部今日可算是丢人了!

    你们知道些什么!没看到兴和伯也在吗!

    嘶!对啊!我咋没想到呢!这事儿肯定是兴和伯张罗的,也只有他才能请得动太孙殿下。

    这陆大人何时与兴和伯拉上关系了?

    谁知道呢,不过这次大人丢了脸,吃了亏,咱们近日还是小心点为妙,免得触霉头。

    只是今日那几人狠狠的得罪了陆大人,这以后可得小心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那是,幸亏当时本官没去凑这个热闹,否则现在肯定连午饭都不吃不下了。

    人群很快就散了,只剩下今天得罪了陆飞的那几人,他们果然是没有吃午饭的胃口,都脸色难看的在发呆。

    那可是兴和伯啊!

    要是陆飞请动他出头报复,咱们怎么办?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