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488章 连续两巴掌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第一眼看到方醒时,苏八维以为自己看错人了。

    那么年轻,而且穿着和一个街头的普通读书人差不多,根本就不像是一位大明的伯爷。

    方醒正和黄钟谈着朝中的事,看到苏八维之后,他微微一笑:苏八维?

    苏八维跪地颤声道:伯爷,小的正是苏八维。

    你这身衣服不错。

    方醒赞了一句,然后问道:谁上了弹章?

    苏八维脸色大变,双手撑在地上说道:伯爷,小的可是本分的生意人,不知道什么弹章啊!

    哦!

    方醒呵呵道:果真不知?

    不知,小的真的不知。

    嘭!

    方醒拍了一下桌子,冷道:果然是大盐商,麾下死士如云,居然敢设局让本伯去钻,你好大的胆子!

    苏八维的身体一震,旋即垂首道:小的不知。

    不知?

    方醒笑了笑:是谁能让你这般的铤而走险,莫不是你知道本伯是来查私盐的?

    苏八维的身体如筛糠般的颤抖着,可却咬死牙关不说话。

    带下去!

    苏八维在被带下去时,几次回首,目露哀求之色。

    不一定是扬州府的弹章。

    黄钟分析道:伯爷,朝中肯定有人在呼应。

    那是当然。

    方醒点头道:先弄个死士栽赃,然后以我部当街杀人为由群起而攻之,想必陛下这几日也得头痛了吧。

    黄钟笑道:幸亏今日伯爷果断拿下了苏八维,不然这事还真不好扯清了。

    方醒说道:苏八维应该是被人怂恿了,做了别人的刀,他背后那人倒是有些意思,不过手段上不得台面。

    很快,苏八维的家就被抄了一遍,光是铜钱就封存了好几个库房,还有那些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古董字画

    伯爷,苏八维在城外养了一班打手,都是亡命之徒。

    可拿下了?

    方醒问道。

    林群安点头道:有一百余人,反抗激烈,最后只生擒了三十二人。

    果然是死士啊!

    方醒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会为苏八维效死,最终只能归结为人心难测。

    其它两家是什么反应?

    很安静。

    是很安静,在方醒悍然抄了苏家之后,整个扬州城都很安静。

    雷斌正枯坐在大堂上,目光一点焦距都没有。

    良久,他端起桌子上那杯早就放冷了的茶水,喃喃的道:开始了啊!

    大人,苏家在城外的仓库被封了!

    门外进来一个幕僚,有些惊慌的禀告道。

    雷斌打起精神问道:赵燕青和马东林在哪?

    幕僚摇头道:不知,两家都很安静,今日也照常进出货物。

    那就好,那就好啊!

    雷斌的精神一振,起身道:走,本官去拜访一下辟显公。

    等雷斌到了刘辟显家时,却被刘山仁拒绝了。

    雷大人,实在是对不住了,家父今日身体有所不适,此时正在静养。

    雷斌一听也就放弃了那个打算,只是笑道:今日客兵在城中生事,不知辟显公如何看?

    刘山仁云淡风轻的道:家父早已不问政事,只想颐养天年,不过在下觉得此事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运河开通在即,扬州府不能乱呐!

    多谢世兄相告。

    雷斌心领神会的起身告辞,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刘山仁看着雷斌的背影微微一笑,还没回转后院,就有人来访。

    大少爷,是赵家和马家来人了。

    刘山仁的微笑马上就不见了,他冷冰冰的道:告诉来人稍安勿躁,且等着京城的信号。

    转过身,刘山仁不屑的道:满身铜臭味的商贾,果然是毫无定力。

    大明的早朝总是能让人昏昏欲睡,哪怕是朱棣在位,可依然有人在偷偷走神。

    陛下,聚宝山卫在扬州府当街杀人

    陛下,扬州府此时已是人心惶惶,百姓关门闭户运河开通在即,扬州府乱不得啊!

    臣敢请召回聚宝山卫,并彻查之。

    可平静没多久,仿佛是有默契般的,接二连三的上奏让所有人都为之愕然,什么瞌睡都没有了。

    这是怎么了?

    有心人发现那几位辅政大臣都在沉默着,只有杨荣面带微怒。

    陛下,臣

    御座上的朱棣冷眼看着下边的臣子,等人说的差不多了,他才缓缓的道:很齐整,这些年来,除去迁都一事之外,朕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般齐整的奏报了。

    啪!

    这话宛如巴掌扇在脸上,刚才出班上奏的官员都垂首不语。

    朱棣的目光缓缓转到了几位辅政学士的身上,淡淡的道:此事兴和伯也上了奏折,来人,念给他们听听。

    牛车当街直冲,军士避开后,车上二人,其一为死士,杀掉同伴后自尽,死前高呼客兵杀人

    有人蛊惑民众,意欲激起民变,扰乱视听。扬州卫先于臣到,威逼臣部军士,若非臣疾驰而至,双方已然火拼。

    那么惊险?

    不知情的人觉得方醒的奏报真是像话本,而且还有什么死士。

    扬州卫离事发地颇远,而臣懒惰,竟然晚到,罪不可赦

    啪!

    方才一脸慷慨激昂上奏的官员再次被抽了一耳光。

    后发先至,这个扬州卫果然是飞将军啊!

    至于懒惰,手下都当街杀人了,方醒除非是脑抽抽了才敢懒惰。

    臣先期派人拦住了死者同伴,得知乃盐商苏某家丁后,已查封其家,围捕死士一百余,激战,生擒三十余人

    太监那有些尖利的声音还回荡在殿内,朱棣面无表情的说道:所谓当街杀人,可那些军士的刀并未遗失,杀人的那边刀是哪来的?蛊惑百姓,这是想毁尸灭迹吗!

    所有人都闭嘴不言,只有杨荣笑了笑后,出班道:陛下,兴和伯率部刚进扬州府就出了此事,可见早有预谋,只是在背后谋划此事的人,他们想要干什么呢?

    朱棣冷哼道:欲盖弥彰,不过是为了掩饰私盐之事罢了。

    私盐?

    在场的只有那几位重臣才知道方醒下去的事,所以闻言都大为震惊。

    敢贩卖私盐,这就是在大明的国库中抢劫!

    胆大包天啊!

    杨荣看了一眼胡广,然后说道:陛下,开中支盐,这是国朝的规矩,只是那些盐商的私盐从何而来呢?

    连续两个问题,按理朱棣该发飙了,可他只是淡淡的道:扬州府的事朕已经交给了兴和伯,至于盐场那边,御史也应该要到了。

    嘶!

    所有人都被朱棣的城府给惊呆了。

    合着刚才这些弹劾在您的眼中就是跳梁小丑啊!

    而胡广只觉得心中苦涩,因为这事朱棣根本就没有跟他沟通,这算是什么?

    不信任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