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473章 你咋不上天呢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梆梆梆梆

    朱芳的工坊里,几个工匠正敲打着才从模子里出来的细钢棍,把尾部扩大的圆锥体检查一下,递给了下一道工序。

    而朱芳正在做板牙。

    方醒提供的高强度丝锥缓缓的转透了圆盘状的板牙中间,周围的排屑孔早就完工。

    反复钻透几次后,朱芳检查了一遍,满意的在板牙的外圈锉了两个半圆。

    细钢棍被夹在虎钳上,朱芳用锉刀把前段锉出一个锥度,然后用板牙套上,轻松的向右旋转着。

    最后就是在尾部用锯弓拉出一条直沟,这颗沉头螺丝就做好了。

    方醒接过沉头螺丝,用它固定住了燧发装置,试了几次后,满意的道:很稳固,而且枪身的重量也减轻了不少,这有利于我军的持久作战。

    朱芳摇头道:老爷,小的总是觉得配方有问题,所以出来的钢水不稳定,不然还可以在韧性上再进一步。

    方醒安慰道:莫急,小批量慢慢的试验,就算是出来的钢差些,咱们也可以卖给别人,亏不了多少。

    朱芳轻轻一叹,忍住眼泪,回头喊道:都快些,咱们尽快把营中的火枪都给换完。

    原先的燧发枪由于材料的原因怕炸膛,所以壁管做的很厚。

    现在钢材有进步,经过多次测试后,安全性能有保证,所以方醒今天就是来验收的。

    嘭

    把新式火枪夹在虎钳上,然后装药,用一根绳子拉住扳机,等人离远后拉动。

    连续试了多枪,等枪管烫的不行后冷却,然后再次测试,最后还测试了最大装药量。

    很好!

    方醒满意的接过炸膛的火枪,刚才的装药量差不多有两倍多,而且是在长时间射击后的测试,所以他真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至于后膛枪,他一点头绪都没有,光是一个金属弹壳的生产就足够他犯晕了。

    不过有了定装弹后,方醒部的火力密度已经能满足此时的战争要求。

    除去对人数太少有些不满之外,方醒已经再无他求。

    方醒憧憬了一下几万人的火枪阵列后,叹息着回家。

    老爷,书院外面有好多人在围着

    多少人?

    方醒轻叹一声,知道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这应该就是开胃菜吧!

    都别进来啊!我家老爷可是说了,这里是私人地方,进来打死都白搭!

    方五拍拍刀鞘,警告着前方的人群。

    由于围墙才刚开始建造,所以整个书院四处漏风。

    刘明躲在人群中喊道:我辈读书人哪里不能去?若是考中了进士,那是连皇宫都去得,难道一家书院比皇宫还难进吗?

    那你们进来试试看?

    小刀笑嘻嘻的摸着刀柄,好像是在开玩笑。

    可在边上有些懵的袁达却知道这不是玩笑,因为他刚才亲眼看到小刀一脚把一个冲进来的读书人给踢飞了出去,那人现在还躺着呢。

    一百多人,看着乌压压的一片,可却对小刀有些忌惮,几次涌上来后又退了回去。

    老爷来了!

    方醒是来了,怒气冲天。

    他跳下马来,看着这些兴奋莫名的读书人,淡淡的道:本人方醒,你等为何在此?

    唰!

    那些读书人一听这人是方醒,想起他的‘赫赫战绩’,不禁都集体退了几步,让刘明的心中大急。

    兴和伯,你轻我名教,诱人邪路,难道你就不怕万夫所指吗?

    刘明还是顶了上来,他正义凛然的喝问道。

    咦!这人咋滴和我的路数有些像呢?

    你何人?

    方醒还是淡淡的,完全视这些人为无物。

    刘明的眼珠子转动着,最后害怕被方醒调查报复,所以只得吐实道:学生刘明,顺天府举人。

    北平府?方醒失笑道:那就是来参加春闱的吧?

    正是!

    想起方醒不能参加科举,刘明就得意的道:学生近日听闻兴和伯这里兴办杂学,敢问伯爷,这是要和我大明的千万儒生决裂吗?

    方醒看看那些神色有些担心,可却跃跃欲试的读书人,摇摇头道:别逗了,你们代表不了千千万万的儒生,至于杂学,难道春秋时儒学就是显学了吗?

    如果今天来的只是几个人,方醒绝不会说什么道理,直接打出去就是。

    可方醒觉得自己应该争取一下,让这些学生们知道道理不能这么说。

    当这些来金陵参加春闱的学生们各自归去后,就是方学的最佳宣传员。

    笑了笑后,方醒大声的说道:在前汉,儒学成功从多家学说中脱颖而出,成为显学,可大家想过没有,在儒学成功之后,那些杂学呢?它们到哪去了?

    能到哪去?全都被儒家给打压了!

    今日我不论学问的长短,只问一句。

    方醒轻蔑的道:难道儒家就能包治百病吗?若是能,那为何前朝崩塌,汉人惨遭杀戮。那个时候的儒家在哪?

    这个问题让人深思,刘明马上就喊道:那是朝中有奸臣!前宋之乱,首先是蔡京!

    蔡京?

    方醒不屑的道:蔡京难道不是儒生吗?那熙宁三年进士及第的是谁?

    刘明辩驳道:此贼狡黠,万中无一也!如何能以偏概全!

    这种辩论的手法方醒根本不屑于搭理,他看着这些学生道:当今我大明正是蒸蒸日上之时,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这才是盛世之兆。

    从汉到前宋,儒学高高在上,若有些杂学出现,很快就被打压。我想问问,你们在害怕什么?

    方醒怒喝道:你们到底在害怕什么?凭什么别的学问就是邪门歪道!凭什么?难道你儒家就无所不能?那你们咋不上天呢?

    那兴和伯您能让人上天吗?

    刘明阴测测的问道,很是得意。

    那有何难!

    方醒丢下这句话后,继续自己的宣传。

    若是儒家无所不能,那你们还要医馆做什么?还要农户作甚?还要工匠干什么?全都赶走,因为他们都是杂学!

    医学农学工学

    方醒冷笑道:你等且去,此后只管抱着四书五经过日子!

    这话有些恶毒和挤兑,可偏偏这些人都是儒学的精英,所以就有人说道:那些如何算得上学问,兴和伯别把我等和那些人相提并论!

    觉得他们低贱是吧?你祖上也许就是农民!

    在经过蒙元的杀戮之后,实际上大明接手的这个国家根本就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世家。

    方醒这话刺激的这些学生都义愤不已,可回头想想自己家里的情况,一时间大部分人都为之哑然。

    至于说上天

    方醒笑了笑:若是真上了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