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468章 儒学和方学的思想碰撞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这是试探!

    方醒靠在躺椅上,懒洋洋的道:不只是在试探陛下对你我的态度,更主要是在试探陛下能否接受文官的进一步渗透。

    朱瞻基的脸色不大好看,刚得知了今天早上的那一幕后,他马上就赶来了方醒这里。

    解缙默然,因为他自己当年不是试探,而是莽撞。

    德华兄,皇爷爷近年来已然放下了不少事务给他们,难道还不够吗?

    朱棣很勤政,可却无法和他的老子相比,所以在和内阁磨合好后,他也有意识的下放了些权利给胡广他们。

    方醒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权利的甘美和士大夫的抱负,在尝试过之后,谁不想再多掌控一点!

    李善长当年可是左丞相,而且还以文官封爵韩国公。

    他在后期养病时依然得到了朱元璋的信重,并逐渐的变得刚愎自用,不断去试探朱元璋的底线。

    从和胡惟庸联姻开始,当时的朝政已经有些开始失控了。

    至于到底是胡惟庸想谋反呢,还是李善长也参与其中,这一点大概是永远都弄不清楚了。

    不过胡惟庸是李善长提拔的,并且两人还联姻,加上李善长自恃功高,做事多次触碰朱元璋的底线,最终还是免不了合家完蛋。

    而今天胡广的地位就和当年的胡惟庸近似,不过朱棣在位,国本牢固,所以胡广当然不会有谋反的嫌疑。

    他们觉着大明就该由文官来治理,至于君王嘛,垂拱而治就好了,他们修史书的时候自然会加几笔,那还是明君嘛!

    当然是明君,只要你啥事都不管,咱们到时候绝对会给你美言几句,保证后世流传着你的好名声。

    但是

    方醒笑了笑,不屑的道:若是他们搞砸了锅,估摸着那位垂拱而治的君王就是最好的替罪羊,史书上面大概就会多一位暴君!

    朱瞻基闻言悚然而惊,他现在才多大,朱棣根本就还没开始给他讲解这些君臣之道,所以听到方醒的分析,他不禁看向了解缙。

    解缙曾经是‘首辅’般的存在,自然对这种事有经验。

    可解缙却苦笑道:老夫当年只知道做事,不满意就说,不高兴就说,如今想来,当年确实是有些过了。

    但是你要说解缙能有胡广这等心计,方醒和朱瞻基是不会相信的,朱棣也不会相信,不然他不可能从诏狱中活着出来。

    这位就是个愣头青啊!还是个天才愣头青。

    朱瞻基的眸色一冷,问道:德华兄,小弟知道了,不过文官莫非还敢压制住君王不成?

    有何不敢?

    方醒慢悠悠的道:当整个大明,唯有科举才能出人头地,那么从上到下就会形成一个共识

    朱瞻基屏住呼吸,他觉得方醒下面的话大概会让人震撼。

    我教过你一些哲学,是不是觉得和儒学有许多相通之处?

    其实方醒懂个屁的哲学,不过是找到了几本书,囫囵吞枣的转授给自己的学生罢了。

    朱瞻基点点头,方醒这才笑道:儒家讲求的是格物认知修心修身再次齐家,你觉得这是什么?治国之道?

    可若是没有这些,人心如何坚固!如何治学?

    解缙有些不爽的反驳道,在他看来,大学中的这些教诲就是人生真谛,不可更改一字。

    呵呵!

    方醒笑了笑,淡淡的道:可我怎么觉着这是在修道呢?

    解缙勃然大怒,可方醒不给他辩驳的机会,接着道:人生而不同,修心修身确实是有必要!

    解缙面色稍霁,朱瞻基的身体不禁稍稍后仰,因为他知道方醒的手段,这是在先抑后扬。

    可这只是你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方醒冷笑道:所谓修心修身,在我看来,环境影响才是最大的因素,其次则是人心。龙生九子尚且不同,儒家就想凭着那几本书让世界大同吗?笑话!

    解缙怒道:胡言乱语!若无儒学修正人心,何来的井然有序,何来的上下尊卑!

    儒家教育我们,天地君亲师,当然,这里面还隐藏着一位官老爷没说。

    平民你得对官吏服服帖帖的,因为这是秩序的需要,更是阶层的自然划分。

    你看,这没说几句就原形毕露了吧!

    方醒笑道:汉以前,秦法严峻,可商君后来惨死,这就是代价。

    董仲舒喊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后以迎合君王为己任,终于成功的让儒学成为显学,高居庙堂,覆盖苍生

    可后来呢?

    方醒讥笑道:独尊儒术之后,几代兴,几代亡?

    儒家统治下的中原王朝,总是陷入到治乱循环中去,概莫能外。

    修身?那些贪官污吏可是修过了?

    若是修过,为何无用?

    人性本贪,此至理也!

    方醒起身,走到桌子边上给每人倒了杯茶,然后踱步道:在我看来,儒学有用,可只能用于辅助,而非治国!

    方醒压压手,示意解缙等自己说完。

    不是人人都能被教授成为大德高士,以其一味的喊口号,还不如踏踏实实的承认自己的不足,引入其它学说来补益自身。

    想起大明开国至今被法办的贪官,解缙默然,显然他也知道,儒学一味在这些方面下功夫,标榜自己的德操,这是过犹不及。

    其后就是文章。

    说起文章,方醒就不禁摇头道:科举取材,用于治理天下,可你们居然认为靠着那些八股文章考出来的学生就能治理天下?

    还半部论语治天下,你们知道怎么打造兵器吗?知道怎么种田吗?知道怎么打造海船吗?

    解缙一怔后说道:那不是有工匠和农户吗?要我等何用?

    朱瞻基已经听出了方醒一番话的意思,所以他只是微微垂眸,心中百感交集。

    是啊!要你们何用?

    方醒看着院子里开始冒出嫩芽的大树,幽幽的道:不懂工匠的去管理工匠,不懂种田的去管理种田,不懂造船的去管理造船,所以说,你们还有何用呢?

    解缙张嘴就想说我们为天子牧民,可想到刚才方醒的话,牧民之人不懂牧民之术,顿时就颓然。

    方醒哈哈一笑,总结道:方学讲求的是实用,学了就有用,而不是虚无缥缈的去钻研什么君子之道,圣人之道,你们说说,是哪个学说更有用?

    这是方醒第一次主动提出方学这个词,朱瞻基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所以他眉间一振,说道:于国而言,只看实效!

    解缙颓然道:可老夫看你开的这些课,这些学生出来后,难道他们就能为官?

    这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方醒摇头道:当然不能!

    还没等解缙露出得意的神色,方醒断然道:我曾经给陛下上过奏折,提议我大明的官员,从出仕开始,必须要从下层起步,也就是说,必须先做吏,然后才能慢慢的根据政绩来提升!

    这不可能!

    解缙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否定道: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所以不管能不能胜任,也得给他个官做,是吧?

    方醒似笑非笑的看着解缙问道。

    解缙愕然不能答,方醒点头暗赞他的不胡搅蛮缠,然后说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话本身没错,可错就错在说的是儒学,读书一定要做官吗?

    不做官能去做什么?

    解缙自己就是个官迷,不然也不会主动来求朱棣虐。

    方醒摇摇食指道:知行书院出来的学生,你说说他们不做官了,还能去做什么?

    解缙想起自己近期看的那些教材,顿时身体一震,骇然的看着方醒。

    你这是在挖我儒家的根基啊!

    学了方学,哪怕你不去当官,可凭着那些学识依然可以轻松的找到自己的未来。

    不管是物理还是化学,乃至于数学政治地理,当学生们学完这些后,任何行业都难不倒他。

    而儒学如果不去当官或是教书,那还得重新学习其它知识谋生。

    朱瞻基在沉思着:难道儒学培养出来的学生就只能当官吗?

    可他们能胜任吗?

    历史的前车之鉴不远,单纯儒学的官员如何,大家心知肚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