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466章 且等风云骤起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当马苏读完之后,方醒微微颔首,说道:下面各自回到课堂里,稍后开课!

    其实方醒本不想把弟子规拿出来的,不是说孝悌不好,可他不想让自己的学生小小年纪就变成个小大人。

    不过这也是一种‘学术正确’,如果没有这个弟子规,学生的家长大概只是信服于朱瞻基的存在。

    第一课,方醒给学生们讲解了学科的设立理由。

    你们的运气不错,儒学的总教授是前大学士,解先生。

    果然,听说儒学总教授就是解缙后,下面知道这位前大佬的学生们都两眼放光,盯着站在边上的解缙不放。

    方醒干咳一声道:儒学基础教授是田先生。

    田秀才还在纠结着方醒对儒家的态度,闻言只是干巴巴的笑了笑。

    而后就是数学,大家应该都对此有些了解了。

    在决定要来知行书院就读之前,这些学生大多都买了数学第一册。

    方醒指指边上的徐方达道:这就是我的弟子,徐方达,此后他将担任你们的数学教授。

    徐方达笑得比田秀才还不自然,方醒对此也是无奈至极。

    最后就是物理和化学。

    方醒指着马苏道:这两门功课将由我的弟子马苏授课。

    马苏是方醒的大弟子,而且还是少年举人,这些学生们都没有不服气的。

    方醒最后说道:至于我,将会见缝插针给大家讲讲地理,外洋的风土人情,以及思想品德。

    说到思想品德,朱瞻基就想笑,他猜都猜得出,方醒必然会以给这些学生教授思想品德为名,实则行灌输霸权思想之实。

    方醒缓缓转动目光,一一看过这些学生,然后叫马苏开始点名。

    冯翔。

    见过诸位先生。

    一个有些羞涩的大男孩起立,躬身对教授们行礼。

    方醒看了一下手中的资料,对朱瞻基说道:这孩子才十三岁,家里是做小生意的。

    高景琰。

    这个学生看着比冯翔大些,有些木讷。

    这是农家子弟。

    方晓。

    方晓小大人般的行礼。

    方政家的儿子。

    方醒和朱瞻基在熟悉着这些学生们。

    袁冲。

    虎头虎脑的袁冲让方醒和朱瞻基都笑了笑。

    这是鸡鸣山下的猎户子弟,父母被我安排在书院里帮忙。

    说到袁冲,方醒明显的高兴了不少。

    那年北征,我带着兄弟们在鸡鸣山下扎营,最后和这孩子结缘,送了他一本数学,没想到这孩子还挺有天赋的意外之喜啊!

    解缙看着露出纯净笑容的方醒,不禁沉沉一叹。

    上课吧。

    第一节课当然是方醒的,不过他并未灌输什么思想,只是把数学等科目做了一个总纲似的介绍。

    接下来就该解缙上场了。

    方醒轻松的回到家中,正好碰到几个男子正在门房处拉扯。

    我家的孩儿可是天资聪颖,就算是晚了半日,难道就不能补个名?

    你家的算个屁!我儿子那是三岁熟读唐诗,五岁自己就会作诗了

    方醒冷眼看着这几个男子,等辛老七过来后问道:咋回事?

    辛老七冷笑道:这几人大概是知道了殿下来书院的消息,这不就赶紧来了,想进书院呢!

    方醒摇摇头道:告诉他们,过了就是过了,纠缠也无用。

    方伯爷来了

    这时那几人看到了方醒,加上辛老七的态度,顿时就猜出了他的身份,纷纷扑了过来。

    方醒拱手道:抱歉了,书院今年满额,不再收人。

    别啊方伯爷,咱们可是诚心的,刚才咱们都看过了,您那个书院这般大,多收几个学生不算什么呀!

    对对对!伯爷,您看要不小的回头把家里的小子带过来?

    方醒摆摆手,在辛老七的护卫下进了家门。

    伯爷,其实收下也没什么,反而能起到些作用。

    黄钟知道书院还有空余的地方,所以对方醒这种处理方式感到有些不解。

    方醒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这些都是投机者,书院未来会承受不少外界的压力,投机者不牢靠,所以第一趟车他们注定赶不上了。

    黄钟回头看了一眼那些被拦在门外的家长,不禁为他们遗憾的叹了一下。

    在方醒的布局中,第一波的学生将来的机会和成就肯定是最大的,而这些冲着朱瞻基来的投机者们,注定无法参与其中。

    第一天对所有人来说都很新鲜,所以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由于书院就建在聚宝山下,距离城里很近,所以在书院里住宿的学生很少。

    解先生今日感觉如何?

    由于是第一天,所以方醒就请了解缙等人吃饭。

    解缙夹了一块蘑菇炖鸡,满足的道:虽然灵性不足,可劲头不错,未来可期。

    方醒莞尔道:有此评价,那些学生应该会更加的奋进吧!

    田先生呢,在书院里可习惯?

    田秀才举家搬到了书院里,所以他把那些小纠结都埋在心中,急忙说道:书院不错,在下觉得那些学生们比以前教的懂事多了。

    在正式开学后,田秀才终于是抛弃了自己老黄瓜刷绿漆的自称,改称在下。

    这人以前是教私塾的,所以他的话应该比较可信。

    等问过马苏和徐方达后,方醒这颗心终于是放下来了。

    老爷。

    小刀在门外找方醒。

    你们先吃着,我马上来。

    方醒笑吟吟的起身出来,等到了门外后,他低声道:可有人去了?

    小刀点头道:有,他们去了三个学生家。

    方醒的眼中闪过讥诮:我特地没有嘱咐学生,就是不想掩饰,现在就看他们知道了会怎么着吧!

    于是今日书院里的情况马上就传到了某些人的耳中。

    有人欢喜,自以为拿到了证据;有人讥笑,认为这是大言不惭;有人担心,担心会卷起风暴。

    方学?至为可笑!大言不惭!

    太孙这是铁了心要挺那方醒,且等着吧,咱们看笑话就好了。

    去!速去告诉胡大人!

    儒学只占两成的时间,他方醒这是在公然和陛下作对呢!谁不知道陛下最近叫人修缮多本经典,就是为了我儒家的传承!

    明日,明日肯定会有人去试探,甚至是打压,我等旁观而已,且看风云骤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