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453章 那不是正义之战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父亲

    婉婉一边挥舞着小拳头给朱高炽捶背,一边嘟嘴抱怨的看着方醒。

    方醒无奈的道:殿下,朝鲜不断侵蚀建州卫的地盘,这就是狼子野心啊!

    朱高炽举起镇纸,想了想还是放了下来,指指自己的对面,示意方醒坐下。

    连朱高炽这等好性子的人都要发火了,方醒只得小心翼翼的坐下,不过屁股没坐实,随时都准备开溜。

    朱高炽叹道:当年父皇还在潜邸时,现在朝鲜王还是靖安君,多次来我大明朝觐,甚至还在北平和父皇交谈甚欢,你懂吗?

    这个方醒还真不知道,因为现在的李朝就是托了前朝不知天高地厚的福,对大明要求归还开元路的要求不但置之不理,反而令李成桂进攻大明。

    结果是悲惨的,李成桂借机造反,自立为王,此后对大明明着恭谨,可暗地里却不断在侵蚀着东北地区。

    可好景不长,李成桂在挑选继承人上引发了一场叛乱,就是那位和朱棣关系不错的李芳远发动了叛乱。

    李芳远叛乱成功后,利用老熟人朱棣同样是刚靖难成功上位的机会,申请承认。

    陛下为何要封他作国王呢?

    方醒不解的道:当年他爹李成桂都只是被大明册封为权知朝鲜国事呢!

    朱高炽喘息平定后,没好气的道:女真人也在那处,难道我大明就为了那点地方,还得远征一次吗?

    可是在女真和朝鲜的交界处有铁矿!

    方醒看到朱高炽不相信,就举手道:臣发誓,那里一定有个大铁矿,而且开采容易。

    那可是亚洲储量最大的铁矿之一啊!

    而且那里现在还在大明的治下,只是有些女真人在那放牧而已。

    朱高炽看到方醒一脸的庄重,就叹道:就算是开采出来了,到哪炼铁去?

    先占了再说!

    朱高炽回去了,一直到宫中才想起方醒居然没说那个大银矿具体在倭国的哪里。

    真是无赖子啊!

    太子妃听到这话就问道:殿下可是遇到事了?

    朱高炽笑道:有人给父皇进言,说瞻基整日在想着打朝鲜,打倭国,方才本宫去了一趟方家,结果那惫懒的小子顾左右而言他,倒是让本宫吃了一次闷亏。

    太子妃捂嘴笑道:能让殿下吃亏,兴和伯也算是能干了。

    朱高炽拿起纸笔,叹道:这事还得给父皇分说一二,否则那小子迟早还得被禁足。

    等朱棣看到这份奏折时,只是默然片刻,然后就把它锁进了那个木箱子中。

    伯爷,说句犯忌讳的话,当今陛下靖难时说违反祖制。

    黄钟有些犹豫的道:安南是侵扰我边境,屡教不改,陛下这才兴兵,可朝鲜却是我大明藩属的典范啊!

    典范?

    方醒不屑的道:典范就是李朝不断侵蚀我大明的地方吗?

    黄钟无奈的道:陛下当年的原话是,朝鲜之地,亦朕度内,朕何争焉?

    方醒对黄钟竖起大拇指,兴奋的道:那更简单了,既然连李朝都是我大明的,那到时候咱们横推过去就是了,名正言顺啊!

    黄钟无奈的道:伯爷,李朝并无恶行,近些年朝觐不辍,朝中大多对李朝是有好感的。

    方醒的脸上闪过一抹狰狞,那咱们就给他创造一个不恭谨的机会,至于恶行难道不简单吗?那些大儒是干嘛的,随便捏造一个就是了。

    黄钟苦笑道:建州三卫均在那边,此后如何安排?

    方醒淡然的道:既然借我大明的地方休养生息,那当然得为我大明出力,比如说为王前驱什么的。

    这就是炮灰!

    可黄钟却觉得方醒的这个愿望不一定能实现,至少在李朝没有明显的反心这个前提下,大明从上到下的人都不会觉得征伐李朝是正义之战。

    书院的建设在火热的进行中,而天公也作美,太阳高高挂起。

    终于结束禁足期的方醒被憋坏了,一大早上就带着妻妾去天界寺。

    春雨滋润着大地的同时,也让天界寺的台阶上布满了青苔。

    绿色的青苔充满了生命力,方醒踏足时都刻意的避开了些。

    兴和伯果然是与我佛有缘呐!

    明心站在上面,指着方醒避开青苔的脚,一脸的宝相庄严。

    张淑慧心中一惊,随即就躲在方醒的身后去。

    我可不是那等人,只是觉得这青苔至少没有机心。

    方醒顶着明心进了寺里,然后低声道:最近生意不错吧?

    明心还是那副模样,合十道:兴和伯,贫僧看你眉间隐现杀戮之色,当远行。

    你就忽悠吧!

    方醒没搭理他,然后在寺里逛了一圈之后,就去了老和尚那里。

    见到姚广孝的时候,方醒不禁一惊,然后急忙就换了个表情。

    老夫身体不佳,所以你不必掩饰。

    姚广孝的脸有些瘦削,而且泛白,他伸出布满老人斑的右手,把案几上的书稿收起来,然后坦然道:老夫大概还有几年活头,你在高煦的事情上处理的不错,可有需要老夫帮手的?

    方醒摇摇头,少师,您觉得我大明真需要不征之国吗?

    哈哈哈哈!

    姚广孝先是一怔,然后就大笑起来,惹得门口的小沙弥频频探头进来查看。

    哪来的不征之国!

    姚广孝的三角眼中精光一闪,不过是当年太祖高皇帝的心思罢了,这些不征之国就是我大明的篱笆墙,外敌来时,必先越过这些篱笆墙

    方醒正色道:少师,若是这些篱笆墙把墙上的荆棘对准了大明呢?

    姚广孝楞了一下,旋即皱眉道:小国寡民,难当我大明一击!

    哎!

    方醒低叹道:少师,当年的蒙元人也只是个小部落而已,可后来却一发不可收拾,世事难料啊!

    至于倭国人后来和大明,以及更遥远的事,方醒是绝对不会说的。

    眼前的这个老和尚别看垂垂老矣,可刚才眼中的那一缕精光可没瞒过方醒的眼睛。

    永乐朝的奠基者,朱棣的命中贵人最重要的谋士

    若是方醒告诉他,要不了多久,那些倭寇就会成群结队的冲上大明的海岸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而万历三大征中的远征朝鲜,那更是提都不能提,否则姚广孝一定会建议朱棣干掉他。

    若说对永乐朝的感情,方醒相信这位老和尚不会比朱棣的少。若是他认为除去方醒会更好,那么方醒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家人跑路。

    姚广孝垂眸道:若是如此,那也是天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