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450章 让人震惊的处理方案

作者:迪巴拉爵士更新时间:
    陛下

    朱棣正在翻看奏折,听到喊声就皱皱眉,大太监马上出去查看。

    等回来后,大太监面色难看的道:陛下,昨夜瓦剌使团在离城不远失踪了。

    朱棣放下奏折,捂着额头道:礼部的官员呢?

    被打晕了。

    大太监小心的窥视着朱棣的神色道:陛下,刑部的人说,现场有马蹄印和血迹,数量约在七八人。

    在大太监看来,就算是做做样子,皇帝也会大张旗鼓的搜寻凶手。

    可朱棣却是叹道:瓦剌使团路遇劫匪,着礼部派人前去抚慰。

    这就完事了?

    大太监觉得皇帝好像有些高兴。

    听婉婉说方醒前日出了方家庄

    朱棣的脸上居然挂着些笑意:哪怕是只伸出去一只脚,可也是抗旨。

    拟旨。

    朱棣沉声道:方醒禁足期出门,削他今年的俸禄一百石。

    拟旨的胡广呆滞了。

    什么?

    方醒接旨后,对大太监喊冤道:我一直没出门啊!就跟深闺里的女子般的躲在家里,这是谁在造谣呢?

    大太监鄙夷的道:前日兴和伯在水渠边上跳来跳去的,那边好像是李家吧

    呃

    方醒想起自己昨天确实是有这么一出,就不服气的道:还有人禁足期

    在大太监的鄙夷目光下,方醒讪讪的说道:那可是一百石啊!今年看来要去别人家蹭饭了。

    无耻!

    大太监被方醒的无耻给弄得哭笑不得的,回去就说给了朱棣听。

    那竖子就是这般的无赖,若不是看在他一片赤子之心,朕岂会轻易放过!

    瓦剌使团被强人劫道,导致全灭的消息马上就传遍了金陵城。

    我大明的强人何时这般大胆了?

    张辅有些发愣,随即就叹道:德华果然是言出必践啊!

    薛华敏赞道:当时要不是陛下令人关押了瓦剌使团,二姑爷肯定就下手了,只是没想到,该来的劫数还是躲不掉

    只是陛下的处分好像有些轻。

    这个看法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纪纲就觉得方醒好像挺得圣宠的。

    这事肯定是方醒干的!

    王谦敢打赌,不是方醒干的他就出门被马车撞死。

    当然是他干的。

    纪纲得意的道:方醒带着家丁追去的时候,咱们的人都看到了,只不过本官却没有去禀告陛下,你们说这是为何啊?

    大人睿智。庄敬赔笑道。

    王谦不屑的瞟了庄敬一眼,心中暗骂一声草包后说道:那方醒硬闯诏狱,不过是被禁足半月,可见深得圣宠。

    纪纲的眉间全是自嘲:你们忘记了,陛下的性子可是容不得挑衅,而那个燕娘的遭遇就是在批逆鳞!方醒此举有功无过,明白吗?

    胡广也明白了,所以他只能是苦笑。

    陛下此举终究有失风范,瓦剌得知后肯定会怀恨于心,失大于得啊!

    杨荣却有些不同的看法,由此可见方醒就是个意气中人,我就觉得这事痛快!

    胡广瞟了边上的杨士奇一眼,冷哼道:庙堂之事,武人如何能插手!

    杨荣皱眉道:兴和伯不是武人,至少陛下没有认为他是武人。

    胡广不屑的道:兴杂学,行武事,那不是武人是什么?

    杨荣叹道:兴和伯做事磊落,今日有人不是扯闲话说看到兴和伯带着家丁出去了吗,这就是不避人啊!

    胡广的脸颊在颤抖着,闷声道:他也敢称磊落?笑掉老夫的大牙!

    方某不敢称磊落,可却敢称不亏心!

    方醒的对面坐着吕震,两人都坐直了身体,目光直视,虚空中仿佛在闪烁着火花。

    良久,吕震摸着茶杯道:我礼部吏员遇袭,兴和伯,别人不清楚是谁下的手,可兴和伯难道也不知道吗?

    方醒斜睨着吕震道:可有损伤吗?

    吕震愕然,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无耻了,可方醒的无耻却刷新了他的认知下限。

    你居然承认了?

    虽然大家都猜到是方醒的手笔,可当着方醒的面听到这话,依然让吕震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

    文人私底下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但当着众人的面却是言笑晏晏,仿佛恩怨全无,谁也不会承认自己做过的事。

    可方醒居然堂而皇之的说出了瓦剌使团的死因是自己所为,这是什么意思?

    凡事就喜欢琢磨的吕震有些懵了。

    窗外的细雨在淅淅沥沥的洒个不停,恍惚间把院子里笼罩了一层雾气,缥缈而出尘。

    方醒转过头来,淡淡的道:陛下都削了方某今年的一百石俸禄,吕尚书可有不满吗?

    吕震冷哼道:兴和伯,别仗着陛下的偏爱就肆无忌惮,小心哪天遇鬼!

    滚!

    吕震愕然,指着方醒,颤声道:你你说什么?

    滚!

    方醒指着门口道:你等衣冠楚楚,窃据庙堂,却对百姓的惨事视若无睹,无耻都不足以形容,滚吧,别脏了我方家的地方!

    吕震被气得浑身打颤,正准备呵斥方醒,可想起方醒南征北战未逢败绩,就起身道:我辈高居庙堂,辅佐陛下,调和阴阳,一人之死活难道还能和我大明的外患相提并论吗?无知!

    能!

    方醒起身,鄙夷的道:你看到的是一个人,可方某看到的却是这个人身后的千万百姓!

    朱瞻基一直在门外,和黄钟两人在听着里面的谈话。

    你们常说什么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方醒真的是有些失望了,他失望的道:而燕娘就是一屋,你们今日能坐视她惨死,明日是否就可以坐视江山沦陷!是否就可以欣然给自己换一个祖宗!

    朱瞻基在门外悚然而惊,他想起了方醒以往对文官操守的极度不信任,此时再和吕震刚才的话一对照

    越是表面慷慨激昂,恨不能割股侍君的臣子,他就越是虚伪!

    无耻!

    吕震怒气冲天的冲出来,看到朱瞻基后表情一滞,行礼后就僵硬的道:殿下,臣告退。

    进来吧。

    方醒没好气的道。

    朱瞻基进去就讪讪的道:德华兄,小弟是来看解学士。

    解学士?他现在怎样了?

    方醒这才想起家中住着一位前大学士。

    朱瞻基想起解缙的模样,就叹道:有些颓废,对外物根本就不关注。

    解缙会颓废?

    方醒赶紧拿起一本书去找那位大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